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直播之工匠大师 > 第71章 一点即通

    像韩大家这种身份的人,就算有求于人,也会先将自己的诚意摆上台面。

    他们说话讲究留一半,并不完全点明,留回绝的余地,不会让人感到为难,这才是说话的艺术。

    原来是这样……

    陆子安指尖微动,轻轻抿了一口茶水,神情坚毅地道:“韩大师,如果可以的话,我想试一试。”

    对于他们的帮助,他非常感激,刚好他也想知道心境开阔之后,对自己的木雕技艺有多少提升效果。

    韩哲立刻就笑了起来,拍拍他的肩:“我就等着你这句话呢,你们休息一下,我去给你拿工具上来。”

    “好。”

    沈曼歌想了想,站起来走到他旁边:“子安哥,我给你看个好东西。”

    “什么?”

    她把手机伸到他面前,上面是她同学发的朋友圈,一只奶萌奶萌的小猫咪正在喵喵叫。

    猫!

    陆子安汗毛都竖起来了:“你你,你别告诉我……”

    “嘿嘿,我可以养一只嘛,我同学家的猫咪生宝宝了,她妈妈说没人要就要扔掉,感觉挺可怜的……”

    “不行,养猫是不可能养猫的,永远都不可能养猫的。”陆子安正色严辞表示拒绝:“它会抓墙,会挠门,再好的木雕到它手里也活不过三天,不养,不能养。”

    记忆最深刻的是曾经有只野猫跳进他爷爷的书房,抓坏了他的书桌腿还砸了他的砚台,家里闹得鸡飞狗跳,所以陆子安对猫这种生物的记忆只有恐惧。

    “哦……那好吧。”沈曼歌恹恹地坐了回去,手指头戳着屏幕上猫咪的小脑袋叹了口气。

    明明这么可爱,子安哥为什么不喜欢呀,哎……

    韩大家再上来的时候,书社的人也全都跟过来了,邹凯苦兮兮的扛着摄像机提着工具箱走在最后边。

    他们把沉香木搬到桌上,椅子都拖开,周围清出来一大块空地以免影响陆子安发挥。

    静室焚香,陆子安以铜盘净手,沈曼歌递来素净的毛巾擦干水渍。

    他指尖缓缓从木料上划过,心神宁静。

    沉香。

    沉香极其珍贵,被誉为“植物中的钻石”。

    不过沉香和沉香木性质完全不同,就像牛黄和黄牛一样,价值天差地别。

    没有结成油脂之前,沉香木只是一般的的瑞香科乔木,结成油之后,油脂部份称为沉香,才真正具有了价值。

    沉香质地坚硬,对雕工的技艺要求很高,其难度远大于其它木材。

    这是因为沉香凝聚了油质和木质两种特征,质地不均匀,外表和内里的油脂走向不易拿捏,所以不易下刀。

    陆子安正伸手去取刻刀,一旁摆弄着摄像机的邹凯冷不丁地道:“陆大师,要不要开直播?你直播间都快炸了!好多人要给你寄刀片!”

    唔……陆子安点点头:“可以,曼曼你拿我手机开吧。”

    于是邹凯认真拍摄,沈曼歌便开始直播。

    她的操作非常简单粗暴,打开直播间后就关了声音,一句话都不说,将手机调整到合适的角度,摄像头对准陆子安就算完事了。

    不过哪怕是这样,直播间的观众们也已经很感动了。

    【呜呜呜,老公人家想死你了!】

    【大师你终于开播了!今天雕什么呀!这是在外面嘛?】

    【哇!以老夫多年经验来看,这应该就是传说中的沉香啊!】

    【大师大师,我是沉香,请问我该怎么打败我舅舅?】

    【楼上的,你可以正月里洗个头。】

    【裁判答题,稳中带皮。】

    一众疯狂刷屏的家伙。

    陆子安眼里心里只有跟前的木料,根本看都没看这边一眼。

    刀锋落于木料表面,用刀不疾不徐,但准确无比,刀身仿佛粘在木料上一般,沿着右侧缓缓沉下,微微起伏数次,便将这一面削得光滑而平整。

    有社员不安地看了韩哲一眼,意思不言而喻:怎么削这么平,不会弄砸吧?

    韩哲神色如常,淡然地端起茶杯喝了一口。

    看到他这么淡定,其他人也就纷纷松了口气,他们还是相信他的眼光的。

    陆子安换了柄刀子,从顶端开始慢慢削减,力通腕指、气贯刃尖,力浮于锋线,偏偏勾勒出的线条却极为温润内敛。

    他凭借内心从容不迫自由无羁的状态发散创作,整个人仿佛遁入了绝对自由的境界在写意。

    随着木屑纷落,一座座亭台楼阁逐渐显现出形状。

    众人也就不由自主地跟着慢慢……歪起了脖子。

    【卧槽,感觉脖子断了。】

    这同时也是在场的所有人的心声。

    是的,因为陆子安雕出来的楼阁全都是横着的,连竹林都是歪的。

    当雕刻告一段落,陆子安吹了吹木屑,伸手轻轻将木料掰正。

    除了之前搁置在桌面的那一侧还没有进行雕琢外,其他地方已经变成了亭台楼榭,林木掩映的美丽景色。

    亭子小巧玲珑,却不显得小器,这小,是别致的,是妙处横生的静。

    亭台楼阁映在青松翠柏之中,明明陆子安只是走过一遍,却竟然一座未差地将其重新描绘了出来。

    假山怪石,奇石林立,一条曲折蜿蜒的长廊将各个景色完美地串连起来,匠心独具。

    陆子安用刀也非常巧妙,普通勾勒时以刀身平削,精细雕琢时刀尖微挑,一刀两式,一明一暗,这种精湛雕工的展现简直让人叹为观止。

    【忽然感觉大师的技艺又进益了,是我错觉吗?】

    【不,我也有这种感觉。】

    【而且感觉刀锋也内敛了很多,但盯着看的话还是能感受到气势。】

    【原来大师不开播是去修炼了啊……666】

    随着时间的流逝,直播间的人也渐渐增多了。

    陆子安专心致志地雕琢着,轮廓勾勒完毕,他换了柄刀开始进行精细加工。

    到了这一步骤,所有人都下意识屏住了呼吸。

    竹林在陆子安的刀下层层分离,他以掏挖工艺将里面半掩的藏书阁雕琢出来,这个过程非常精细,稍有不慎便会功亏一溃。

    最难得的是,因为之前他是侧着雕的,所以竹林微微倾斜,看上去好像正被微风吹动一般。

    韩哲忽然听到一些轻微的响动,侧头一看,卓老爷子在他旁边坐了下来。

    随着陆子安刀下藏书阁的雕刻一层一层深入,卓老爷子唇角渐渐扬起了笑容。

    果然是一点即通啊,不再局限于冬阳木雕的技艺,仅这一层阁楼陆子安便用了黄杨木雕、荃州木雕等几种手法,取众家之长,却又融合了自身对技艺的见解,大胆地运用背光处理手法,创作出精致、大胆的视觉效果。

    看来长偃市又要出一名大师了……

    这下他总算是可以将陆子安介绍给各位老朋友了……

    正在他沉思的时候,陆子安已经将其他的楼阁也雕琢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