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直播之工匠大师 > 第72章 东林失传绝技【为蓝心斑舵主加更!】

第72章 东林失传绝技【为蓝心斑舵主加更!】

    除了他去过的地方都精细雕刻了以外,其他他没去过的地方他都采用了虚实相间的效果。

    远方似有袅袅雾气笼罩着不真切的楼阁,望着那边朦胧的景色,仿佛已经身临其境,静听着流泉拨清韵、古槐弄清风。

    陆子安意在刀先,逐渐镂雕出楼阁门窗和栏杆等等,每一根线条都精细入微。

    慢着。

    卓老爷子忍不住挺直了脊背,微微向前倾身,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的手。

    这工艺,怎么那么像东林木雕船技艺中已经失传的微工制模?

    不,不止,甚至还出现了镂空锼花!

    陆子安持刀的手轻柔而沉缓,逐渐在栏杆上锼镂出各种花纹,冰裂纹、灯笼框、盘肠、角菱花、六方菱花、正搭斜交等,让人目不睱接。

    更难得的是他完全没有画线,镂出来的花纹却都端端正正,没有一处歪斜。

    尤其是那门窗,陆子安还雕出了榫卯的结构,他甚至是直接将门打开再进行的里面细节的雕琢!

    卓老爷子的呼吸都有些急促起来,他绝对没有看错,这就是微工制模!

    这是东林市已经失传的绝技,他绝对不会认错。

    他年轻的时候也曾试图研究,但却总是领悟不到其中的精妙,虽然也能做出船模,但是门窗却都只是装饰,并不能拆卸,顶多拆些别的零部件。

    陆子安到底是何等怪才?

    他不可能是跟陆云敬学的,陆云敬根本不知道东林绝技,而且之前陆子安的作品中最多的也就是冬阳木雕技法,怎么突然之间……

    等一下。

    他有些僵硬地转过脸,看向正看得认真的韩哲:“陆子安有没有去阁楼?”

    “嗯?”韩哲怔了一下,笑了:“当然有啊,不是之前你和我说的?让他全看一遍,没准能突破,瞧,他真突破了。”

    岂止是突破,他这很明显是顿悟了!

    “阁楼上,有一艘东林木雕船,对不对?”卓老爷子第一次感觉自己有些紧张,手指头都有些颤抖。

    韩哲点了点头:“是,有一艘,是当初楚大师在一位藏家手里买回来的。”

    这就是了。

    卓老爷子激动地喘着气,望着桌上逐渐成型的木雕,心中油然生起一种激情:陆子安这个怪才,不,他不是怪才,这是鬼才!

    只是看了一艘木雕船就能有如此进益,如果他再看到其他技艺呢?

    会不会,他也能将那些技艺都重现人世?

    一想到有这个可能,他感觉浑身的血液都沸腾了,仿佛自己瞬间年轻了好几岁。

    【我去,大师这个木雕厉害了。】

    【好想买啊,放在家里一定超赞!】

    【大师卖吗卖吗?开个价啊啊啊啊!】

    【你知道沉香有多贵吗?】

    【你知道沉香木雕有多贵吗?】

    【刚去找了度娘,我受到了惊吓,有钱人的世界我无法想象。】

    这时陆子安已经在开始雕琢外墙,这一刀连绵不绝,沿着外墙缓缓起伏勾勒出纹路。

    当最后一笔收尾,陆子安就着沈曼歌的手喝了口水,立即开始进行打磨。

    等到华灯初上,屋外的雪都停了,这个耗时整整七个小时的沉香木雕也总算是完成了。

    陆子安吁了一口气,随即屋子里众人也跟着吁了口气。

    大家环顾四周,看着各自脸上如出一辙的放松神情,不禁都笑了。

    精雕细琢而成的沉香木雕,没有金的浮夸,没有银的绚丽,古朴浑厚,深沉润泽,别具风韵,透着一种沉稳而大气的气场。

    所刻的假山层峦叠嶂,奇石错落,映衬着曲径回廊和池沼,逶迤生姿,景色十分幽致。

    竹林树梢微微倾斜,仿佛给房间捎来了一股山野之风,不过是这般安静欣赏,便已觉清雅。

    看上去好像是取法自各家技艺,但是在某些细节方面的处理上又有陆子安全新的突破。

    比如那凌厉却又内敛的檐角,与周围景色完美地融合在一起,只有你在盯着蹲在飞檐上的瑞兽看的时候,才能感觉到扑面而来的磅礴气势,仿佛它下一秒便要扑上来一般。

    动静结合,虚实得体,陆子安真正领会了那画中的意境。

    没有一个人说话,这样的作品已经不需要任何夸赞,只需要静静地观赏即可。

    直播间也没有再刷屏,过了很久,才有人默默地发了一句:【我终于知道什么叫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了。】

    其他人都表示非常赞同。

    卓老爷子用力地拍了拍陆子安的肩:“技艺心境均已大成!悟性不错!”

    陆子安接过毛巾轻轻擦了擦手,微微一笑:“谢谢……不过我感觉还不够熟练,有些线条其实还可以更圆滑一些……”

    “已经很难得了。”卓老爷子并不吝啬他的赞美,只是到最后也没有说别的。

    他不想给陆子安太大的压力,等他再熟练一点吧,揠苗助长可不是什么好法子。

    沈曼歌突然想起瞿哚哚昨天说过她也会来,好像一整天都没看到啊,她不禁发了条信息给她。

    过了几分钟,瞿哚哚才回复:【我妈身体不大好,我们全家都赶回长偃了。】

    啊,沈曼歌没想到会这样,连忙回道:【没事吧?】

    【检查结果还没出来,应该没什么事吧,曼曼,我先不回了啊,我要去买饭了。】

    【好,你小心点,祝阿姨早日康复。】

    瞿哚哚没有再回复。

    因为时间挺晚了,所以韩哲说请大家吃晚饭,这个提议立即一票通过。

    都挺饿的,所以直接找了个最近的酒楼,也没怎么挑档次了。

    众人纷纷去取车,陆子安和沈曼歌站在门口等着韩哲开车过来。

    身后突然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子安?”

    陆子安回过头,见是陆建丰,皱了下眉,但还是点头打了声招呼:“丰叔。”

    “你们在这干什么?这么冷的天。”陆建丰从大门出来,搓了搓手:“没车?走吧,我车停那边了,去哪?我送你们一程。”

    他的态度这么好,陆子安神色也缓和了些:“不用了,谢谢丰叔,我们在等人,他去车库取车了。”

    “哦,那行,那我先走了,哎哟冻死了。”陆建丰笑呵呵地跟他们摆摆手就走了。

    陆建丰怎么也来书社了?刚才明明没看到他……

    不过转念一眼,这园子这么大,没准只是机缘凑巧没碰到罢了,也没什么稀奇的。

    陆子安这念头只在脑子里转了一圈就没想了,刚好韩哲车子过来了,他连忙领着沈曼歌上了车。

    坐在车里,沈曼歌却皱起了眉头。

    刚才那个男人,她怎么好像在哪里见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