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直播之工匠大师 > 第73章 谁主张谁举证

第73章 谁主张谁举证

    因为时间确实不早,所以韩哲索性在半路定了菜单,进包厢就开始上菜。

    沈曼歌一直在琢磨着自己在哪见过这个丰叔,所以吃饭都有些心不在焉的。

    “怎么了?菜不合胃口?”陆子安给她夹了一筷子剁辣椒炒鸡胗。

    这酒楼的菜还算是不错,鸡胗洗得很干净,也没有什么异味,吃起来嚼劲十足,味道还是挺好的。

    沈曼歌咬了一口:“不是,我只是在想一件事……”

    陆子安正准备问她在想什么事,卓老爷子他们已经倒了杯,他想了想,也就接了,敬了老爷子一杯。

    一顿饭吃得宾客尽欢,本来韩哲还想送陆子安他们回酒店的,但是因为他喝了酒,邹凯就应下了这件事情。

    开车的时候,他恍若不经意地道:“曼歌,怎么今天没见着哚哚?她不说今天要来吗?”

    沈曼歌还在想事呢,随口回道:“哦,她妈妈好像出事了,她已经回长偃市了。”

    “……哦,是这样。”邹凯不说话了。

    到了酒店,陆子安感觉酒劲有些上来了,晃晃头:“曼曼你自己玩,我去睡会儿。”

    沈曼歌嗯了一声,忽然又叫住他:“子安哥,你今天遇到的那个丰叔,有儿子吗?”

    “嗯?有啊。”陆子安打了个哈欠:“叫陆皓,就上回在刑家……哦,对,刑家拜师大典你没去。”

    “刑家……是我们回宁霞县的那次吗?”沈曼歌感觉自己的心跳有点快,她记起来了!

    陆子安半眯着眼睛点点头:“是啊,那回陆皓脑子进水了,扔了块紫檀木,丰叔还带他来我家道歉来着……”

    这就对了!

    当时就是在陆子安他家门口,她遇到的那一老一少,其中一个就是今天遇到的这个丰叔!

    只是当时不过是扫了一眼并没细看,所以印象不是很深,但是他们说的那些话她却还是大概记得的。

    遗嘱……房子……

    “唔,我真得睡了,你想知道什么我以后再跟你说。”陆子安感觉头都有些晕乎乎的了。

    沈曼歌连忙点点头:“嗯呐,你快去睡吧。”

    她坐在沙发上,手机在指间慢慢转动着。

    这件事情,很有可能跟子安哥的爷爷有关,事关遗嘱,应该不是小事,她该怎么和子安哥说这件事情呢?

    真相到底是怎样的?子安哥能接受吗?他如果知道了会怎么样呢?

    一整晚,她都辗转反侧,难以成眠。

    到八点半的时候,她听到了外面传来的动静,知道陆子安醒了。

    还是告诉他吧,不管怎么样,这是他的家事,应该由他自己决定怎么做。

    下定决心后,她洗漱过后便走了出去,一见面陆子安就吓了一跳:“哇,你修仙了啊?这黑眼圈浓的。”

    沈曼歌摇摇头,很严肃地道:“子安哥,我有件事情要跟你说。”

    她的神情太过肃穆,仿佛要开会似的,陆子安也就正色看着她:“好,你说。”

    “我曾经见过你叔叔。”沈曼歌一点停顿都没有,语速飞快:“当时是在你家门外,我回去的时候看到他们在门口争吵,说到了遗嘱和房子什么的,其中一个男的就是你叔叔,另一个年纪轻的应该是他的儿子。”

    一口气说完后,她整副心神都放松下来,困意袭卷:“我说完了,我再去睡一会。”

    看她这样就知道她昨晚肯定被这事烦的一晚上没睡好,陆子安虽然很惊讶,但还是温和地点点头:“嗯,你去睡吧。”

    他坐在沙发里点了支烟,思绪万千。

    当时出了紫檀木的事情,丰叔来找他,他说过让他卖房子,那只是一个拒绝帮忙的借口,当然最后丰叔也并没有卖房子。

    他只以为他是舍不得,难道,其实房子并没有过户给他?

    可当初明明爷爷死后律师拿了一份遗嘱出来,他虽然没有亲眼见到,他爸却是见过的,他爸总不至于连爷爷的字迹都认错。

    那么,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

    遗嘱……

    陆子安百思不得其解,索性打了个电话给他爸:“爸,我跟你说个事……”

    更令他奇怪的是,他爸听了后只是沉默了一会儿,就道:“这个事情,我知道,等你回来我再跟你说吧,电话里面说不清楚。”

    “你知道?”陆子安简直要被气笑了:“爸,你有没有搞错,这么大的事情,你都不吭声的啊?陆建丰做出这种事情,你还替他瞒着?妈知道这事吗?”

    “那是你二叔。”陆建伟的声音难得地严厉起来:“他这么做自然有他的道理,你妈这边我会去说,你有什么疑问就回来找我,我会跟你讲。”

    陆子安感觉气得胸口疼:“好,我这就回。”

    “哎,等下。”陆建伟迟疑了一下,才道:“小沈的事情,我已经办好了,我联系了张律师,把她的事情单独做了一份报告,张律师是说没问题了,具体的情况我记不清,你跟他联系一下吧。”

    陆子安顿时来了精神:“好,你把张律师联系方式给我下。”

    这件事情他从带沈曼歌回家后就一直着手在办,后面是他爸说他出面可能更好,所以就交给他爸了,现在终于有眉目了。

    张律师很快就接了电话,言简意骇:“沈曼歌的情况,我做了一份书面说明,证明了她被遗弃又被沈家收养的事实,根据《婚姻法》第二十六条规定和《收养法》第二十三条规定,沈曼歌与生父母及其他近亲属间的权利义务关系,因收养关系的成立已经消除。”

    虽然并不清楚这两条法律的内容,但陆子安最关注的还是另一个重点:“但是她四年前养父母去世,她又被段家带回去了,会对结果有影响吗?”

    “嗯?”张律师顿了顿才道:“但是段家并没有将她的户口转回去啊,我这边也没有查到任何相关证明,除非沈曼歌亲自出面证明他们履行了养育她的义务,否则她与段家依然是没有任何关系的。”

    这样就太好了!

    陆子安连忙道:“那太感谢你了,张律师,还有一件事情就是这几年沈曼歌在外面工作时段家人一直骚扰,不让她工作,就是想逼她回段家,但是前三年她住在段家的时候他们也一直是找她要了钱的,这些对结果有影响吗?”

    “我说过了,这边没有证明,他们也没有备案,法律讲究的是谁主张谁举证,除非他们能证明自己履行了抚养义务,否则对结果还是不会有影响的。”

    张律师翻了一下文件,才继续道:“只是现在有一件事情可能得转告沈小姐一下,就是她之前托律师买的一套小产权房子,里面好像是她用来存放东西的,现在已经被段家人占据了,我这边已经采集到了证据,具体处理操作的方式可能得问一下她本人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