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直播之工匠大师 > 第75章 悬崖上的花【为空大国王舵主加更!】

第75章 悬崖上的花【为空大国王舵主加更!】

    陆子安也感觉胸口梗得难受得不行,做这件事情的时候,他并没觉得有什么稀奇的,他不过是在一步步提升自己的技艺,专心致志地做着自己的事情,却从未想过在别人看来是怎样的感受。

    在看这个视频的时候,他感受到了那种悲痛传统技艺逐渐失传却又无能为力的挫败感。

    虽然很不愿意承认,但国之精粹正在逐渐消失,这是一个不容争辩的事实。

    可是当他看到这么多人为此而惋惜、悲叹,甚至直言想为此传出一份努力的时候,他心里涌起的更多情绪,是自豪,以及感动!

    是的,虽然很多技艺都已经失传,很多人都不愿意再学习这些传统技艺,但是有更多的人在为传扬华夏文化而奋斗着,他并不孤独!

    陆子安深吸一口气,忽然对自己的未来有了更清晰的认知。

    文化的价值在于使用,只有使用才是传承的最好方式。

    华夏文化源远流长,如果能让让这些失传的技艺重现于世,那对国外现今涌入华夏的各类艺术必然会形成巨大的冲击!

    传统文化的复兴,将会造成怎样的轰动?

    想想华夏文化百花齐放的情景,他感觉浑身的血液都在沸腾,心中万丈豪情油然而生!

    他要做的,就是好好利用邹凯的视频造出的声势,再宣传一波,然后他再推出一件让人拍案叫绝的作品,吸引众多工匠的注意力!

    然后与他们一同努力,实现这个现在看来还很遥远的梦想!

    而眼下刚好有这样一个好机会——敦煌展览主办方跟他邀的作品。

    那么现在他需要思考的就是,这件作品要怎样才最能吸引所有人的目光。

    等他们的木料送到,他便可以着手开始制作了……

    正在他深思的时候,旁边突然伸出一只手,递了张纸巾给他。

    陆子安疑惑地转过脸,发现沈曼歌正在默默地擦眼泪。

    “……”陆子安哭笑不得:“我没哭。”

    沈曼歌努力透过朦胧的视线看了他一眼,鼻音浓重:“哦。”

    看她哭成花猫样的脸,陆子安安抚地拍拍她的肩,失笑道:“别哭了,你当时也在现场,怎么还会被弄哭啊?”

    “我,我忍不住。”沈曼歌抽噎了一下:“别看我,丢脸。”

    “……”陆子安这下真是忍不住笑了:“好,我不看。”

    刚好也到楼下了,两人上去放了行李,沈曼歌第一件事就去洗脸。

    出来后感觉好些了,就是眼睛还是比较红。

    陆子安拍拍沙发:“来,坐,我有件事情要和你说。”

    他还没说完,沈曼歌的脸色刷地白了,猛然站起来,瞪大眼睛不敢置信地道:“你说,段家人去了我买的中伊山水城那套房子?”

    见她气得浑身都在发抖,陆子安连忙安慰道:“是,但是你别担心,张律师说已经取证了,如果你愿意的话,我们现在就过去把他们赶走……”

    “走!”沈曼歌掉头就走,一边冲一边吼道:“我要报警,他们这是强盗!”

    陆子安拦了辆车带她过去,在车上通知了张律师,张律师听了沈曼歌的意思后,建议他们直接报警。

    于是他们到中伊山水城的时候,警察也已经到了现场。

    他们正准备去敲门,沈曼歌拦住了:“我来!段家人可会演戏,你们在的话他们肯定不会露出马脚的!”

    张律师想了想,也赞同了她的说法,让所有人都躲在了台阶下,顺便录音,保留一份证据。

    没了后顾之忧,沈曼歌早就按捺不住了,直接一脚踹在门上,墙都抖了一抖。

    因为放假了,今天又是周日,所以段家人全都在。

    她连着踹了几脚,里面传来一个女人的怒骂声。

    “哪个遭瘟的死戚类,踹我家门找死啊!”刘桂花一路骂骂咧咧,开门见到是沈曼歌脸拉得老长:“又是你这死妮子,不是不要我们养吗?又死回来作死啊?”

    “这是我的房子!你们凭什么住进来!”沈曼歌气得嗓子都有些破音了。

    “你的房子!哈!你的房子!你xx还在我肚子里的房子里住了十个月呢!我住你一套房子咋啦!”刘桂花知道她来者不善,死堵着门根本没有让她进的意思。

    沈曼歌丝毫不退让:“我告诉你,你这是犯法的,你最好赶紧给我滚蛋,别逼我把你们告上法庭!”

    “哎哟个遭瘟的要赶亲爹亲娘走咧,这是要我们去死啊……”刘桂花一路哭爹喊娘,嚷嚷得整栋楼都听到了,不少人望向这里,看到有警察又缩了回去。

    里面的段光伟也走了出来,跟着她一起骂沈曼歌。

    眼看段光伟还想动手,陆子安一个箭步冲上去将她拉在身后,直接一脚把段光伟踹得摔了个倒仰。

    世界突然安静了。

    刘桂花迅速反应过来,想还手,警方直接上来,将他们全都控制住了。

    陆子安带着沈曼歌退后,冷眼看着段家人在看到警察后突然就变得畏畏缩缩可怜兮兮的嘴脸。

    “警察同志,是他们打人类,你们抓他们啊,抓我们做啥子……”

    张律师面无表情地通知他们将起诉他们的违法行为,得知自己可能会坐牢,刘桂花跟疯了似的,直说这房子是沈曼歌的,他们是沈曼歌的亲生父母,有资格住进这里。

    “根据国家法律规定,你们对年幼的沈曼歌造成了遗弃罪,而沈家收养了她以后,你们与她的权利义务关系已经消除。”

    这种复杂的内容刘桂花根本听不懂,但是那个关系已经消除她还是明白了。

    “啥?她是我生的,丢了她是她没用,现在不是捡回来了,咋还能消除呢?你消除就能说我不是她娘了?”刘桂花一脸茫然。

    他们十六岁的儿子窝在沙发里看电视,眼睁睁看着他们被带走,脸上尽是幸灾乐祸的微笑,看到沈曼歌竟然还舔着脸上来叫姐。

    沈曼歌直接把他也赶了出去,心痛不已地看着面目全非的房子。

    “曼曼……”

    沈曼歌愣了半晌,忽然往里屋冲,里面的房间也一团糟,到处都是污渍,她直接跨过去,伸手打开衣柜。

    衣柜里原本放着的沈爸爸沈妈妈的衣服已经全都被扯掉了袋子,显然都被穿过了,原本满满当当的衣柜已经只剩了一小半。

    但是她已经顾不上这些了。

    她一边哭,一边在衣柜里面摸索,用力将里面那块板子推向了另一侧,露出了一个巨大的空洞。

    沈曼歌颤抖着伸出手,把里面放着的箱子打开。

    全都是一些零碎的东西,有些是木雕,有些是玩具,还有几个布娃娃。

    “还好,还好,你们还在……”沈曼歌哭得肚肠寸断,爬进衣柜抱着箱子不肯撒手。

    她哭得天昏地暗,最后抱着箱子哭着睡着了。

    陆子安刚开始还劝,后面便只默默地给她擦眼泪。

    平时习惯了她坚强又俏皮的样子,这样的沈曼歌让他觉得心疼。

    她曾经也是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小姑娘,如今却会做各种美味,会玩游戏是住过网吧,成绩好是迫不得已只能提前学会,腾出更多的时间赚钱……

    别人只看到她比同龄人成熟,只看得到她的优秀,却看不到她为此在背后流过的泪水和汗水。

    见了段家人的嘴脸,就不难想象她曾经吃过多少亏。

    如果不是她心性坚韧,恐怕早就被吃得骨头都不剩了。

    她就像在悬崖上长出的杂草,一阵风吹过就会摔下深渊,她却偏偏顽强地生长,开出了最美的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