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直播之工匠大师 > 第78章 原创漆线雕【为傾逸舵主加更!】

第78章 原创漆线雕【为傾逸舵主加更!】

    这特么就很尴尬了……

    陆子安咳了一声,转移了话题:“我下午会先在别的木雕上试手,得确定万无一失才会做到飞天木雕上去,大家如果有空的话可以留下来一起研究研究。”

    这话是真的很给面子了,众人眼睛一亮。

    虽然不是很乐意自家捂得严严实实的技艺就这么任人看,但是想想陆子安说的确实也有道理,没有师傅带,这门真没这么好进,而且现在陆子安愿意当着他们的面做的话,也许有不懂的还可以请教一下,倒是两全其美了。

    楚会长也不蠢,略微思索片刻与其他人交换了一下意见,很愉快地同意了。

    于是瞿哚哚打开直播,陆子安随便挑了几块木料用来练手,一字排开摆在桌面,然后便开始备料。

    将矿物颜料、砖粉等多种材料混合在一起,陆子安开始了捶打。

    这个捶打的过程是非常枯燥的,但也最能体现匠人功底,力度和时间要拿捏得恰到好处,直至形成像面团一样软硬适中,可搓、可塑又富有韧性的“漆线土”,这个工艺才算是完成了。

    他捶打的时候没有人说,但是等他弄完了,开始准备搓线了,就有人提问了。

    “那个,陆大师,我想问一下,你中间加的这些调料,是油漆吗?”有人指尖轻轻拈了一点,放在鼻尖闻了闻,感觉又好像没有油漆味一样……

    陆子安摇摇头:“不是油漆,这是我买的矿物颜料。”

    矿物颜料?

    矿物颜料即是无机颜料,属于无机性质的有色颜料,一般是用天然矿石经选矿,粉碎,研磨,分级,精制而成,保存时限长,而且色彩鲜艳明丽,用来制作工艺品确实是极好的。

    只是……

    楚会长皱眉道:“但是我们荃州漆线雕不是用矿物颜料的,我们是最后贴金箔……”

    “对,相似但不相同,这是敦煌壁画所采用的颜料,我做的是飞天木雕,自然要与之相呼应。”陆子安将手擦干净,神情淡然:“所以我说就算别人看了也没有关系。”

    反正他们的核心技术仍在,他不过是借用一下方法而已。

    “……”

    想起之前他们还质疑他,众人脸上不禁一阵火热。

    好在陆子安并没落井下石,仿佛只是随口一说便开始搓线了,众人吁了一口气的同时也不禁暗暗感佩他的胸襟。

    搓线是漆线雕中非常重要的一关,因为漆线雕的所有图案都是靠一条线来完成,线的粗细及匀称度关系到整个图案的精美度。

    陆子安拈起一团漆线土,左手控制漆泥的滚动,右手则用木块来回搓动,双手配合用力,搓出来的线竟然又细又均匀,最重要的是一直到手里的漆线土用完也没有一点断裂。

    他将漆线土缠绕在光滑的木棍上,然后用刻刀一点一点地将其盘绕在木料上。

    非常繁复的花朵在他指下悠然绽放,漆线在他手里仿佛有了千般变化,无论是舒展的花瓣还是微皱的叶子,都非常清新自然。

    他连着试了三条,渐渐有了手感,随手将这三个样品往旁边一搁,便开始搓他真正需要的线了。

    趁着他在忙着搓线,其他人轻轻地将这三个样品拿了起来仔细观摩。

    在灯光下的花瓣极为立体,颜色非常鲜艳,仿佛真的是在木料中开出来的一般。

    楚会长端着一朵牡丹仔仔细细地看,当他看到一处不明显的凹痕的时候,顿时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情。

    他将目光转向陆子安,这时陆子安正在专心致志地将漆线紧密地盘绕在一个捧花的飞天仙女木雕上,原本平整无起伏的花篮里顿时出现了层次丰富色彩明艳的各色花朵。

    在创作的过程中,陆子安不是以线为主,而是线、色并用。

    这是一个非常浩大的工程,工序上由原来简单的条、雕、刻发展到条、盘、缠、堆、雕、镂等十种纯手工工艺流程。

    大量用颜色铺排,加上飞天仙女身上的裙子纹样繁复,重重叠叠,几种色彩排列出火焰纹样衬托,显得光辉烂漫,极富想象力。

    这样的漆线雕简直是闻所未闻,不仅省去了表层贴金这个复杂的步骤,而且因为一步成型,线条优雅而舒展,完全没有了荃州漆线雕贴金箔前经常出现的气泡。

    一条条色彩鲜艳的漆线慢慢勾勒出飞天仙女头戴宝冠,隆胸细腰的优美身姿,她凌空在祥云中盘旋,手中的花盘上一朵朵鲜花欲坠未坠,色彩艳丽热烈,视觉效果极为强烈。

    【哇,厉害了,这才是真正的漆线雕吧?】

    【我只见过金光闪闪的漆线雕木雕,这是新出的吗?】

    【感觉是大师的原创,感觉好牛。】

    【这届的敦煌展览会门票会飙升吧吧吧吧?】

    【是的会涨价,但是不怕,乖女儿,爸爸买给你。】

    陆子安太过聚精会神,汗水粘在他眼睑上,他左手拿着漆线右手拿着刻刀,根本腾不出手,甚至他也没办法开口说话,甚至只要再眨下眼,汗水滴到漆线上就完了。

    还好沈曼歌细心地看到了,连忙用毛巾给他擦干净,才避免了功亏一篑的惨状。

    陆子安抿着唇继续将最后几条飘带缠绕上去,玄光雕刀或雕或缠,或精细地镂空,将一个无拘无束在空中飞舞的仙女描绘得淋漓尽致。

    干净利落的一刀将漆线斩断,陆子安吁了口气:“成了。”

    这个仙女散花的木雕总算是完成了,在灯光下,这个木雕极为立体,她只凭借飘曳的长裙,飞舞的彩带而凌空翱翔,姿态优雅,生机勃勃。

    陆子安用这种独特的漆线雕手法,真正表现出了那种无拘无束,任意飞翔的状态,完美地表现出了那种动感和生命的活力!

    不知是谁轻声呢喃:“心在一艺,其艺必工。大师果然是大师。”

    陆子安放下刻刀,微微一笑:“很好,漆线土刚好用完,明天继续。”

    临走前,楚会长深深地向陆子安鞠了一躬:“谢谢你,陆大师,我悟了。”

    陆子安怔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