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直播之工匠大师 > 第79章 缺憾也是一种美

第79章 缺憾也是一种美

    楚会长却没有细说,只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就走了,下楼的时候脊背挺得笔直。

    他来的时候并没有想过此途会有收获,只是想着不能让陆子安太过肆意妄为,但是没想到他竟然真的因为这个比他小了两轮的青年而突破了禁锢他十年的关卡。

    那个浅浅的凹痕,如果换成他,一定会停下手来精心雕琢,直到将其修改到完美无缺才会继续下一步。

    可是陆子安却反其道而行之,有了一点点缺陷,他直接将其做成了一个小缺口,一眼望上去仿佛像是小虫子啃的一样,浅而小,不仅不影响美观,反而让花朵显得更真实,仔细欣赏时会忍不住为这种匠心独具的创意而惊喜。

    他卡在这个瓶颈整整十年,为总是无法做到完美而遗憾,却从没想过,缺憾也是一种美。

    站在楼下往上望,他轻轻叹了口气:“长江后浪拍前浪,如今果然是青年人的天下了。”

    “我也觉得他挺不错的。”旁边一人也感慨万千:“我以前就没能学会漆线雕,今天看了陆大师露的这一手,我感觉我好像还没入门。”

    线与色运用自如,种种技艺切换起来完全不需要停顿,这种能力根本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做到的。

    虽然不愿意承认,但也不得不接受陆子安的技艺远比他们精湛的事实。

    众人都善意地笑了起来,倒都是坦然地承认自己心服口服。

    “这么厉害还这么努力,不成功才是真的奇怪。”楚会长哈哈大笑:“走吧走吧,吃饭去。”

    关上门,陆子安还在思索楚会长悟了什么,沈曼歌已经头痛了。

    她左手撑着下巴,有些忧愁地看着桌上这一大桌的饭菜:“他们怎么都不肯留下来吃饭,可我都已经准备了他们的份了啊,我们四个怎么吃得完呀!”

    他们来的时候可是想着要找茬的,后面又有所受益,怎么好意思留下来吃饭。

    陆子安听了这话不由笑了:“下次有人来你别急着做饭,像今天这么多的人,你做起来也太累了,就直接出去吃。”

    “不累啊。”沈曼歌指了指桌面:“菜都是直接在私房菜馆点的,我就给你炖了补汤。”

    听到补汤两个字,陆子安就觉得一个头两个大,连忙转移了话题:“哚哚和邹凯呢?”

    “在里面呢,邹凯好像在做东西,哚哚去叫他了。”沈曼歌说着舀了碗汤,特地还把底下的墨鱼也舀了一大勺递过来:“来,喝吧,今天的是墨鱼汤。”

    墨鱼……

    陆子安其实以前还挺喜欢墨鱼汤的,但是这几天真的,吃腻了。

    听着这个名字,都想吐。

    硬着头皮接过来,他镇定地道:“天太冷了,再等下去菜都凉了,我先去叫他们,等会再喝。”说完便准备把碗放回桌上。

    “哎,不急。”沈曼歌挑挑眉,指尖压在他腕上:“你喝,我去叫。”

    陆子安:“……”

    “喝啊。”沈曼歌说着就起了身,一边走一边看着他。

    知道逃是逃不过的,陆子安只能咬咬牙一口灌了。

    屋里的邹凯正在电脑上做东西,一副全神贯注的癫狂模样。

    瞿哚哚扫了几眼,发现根本看不懂,斜睨着他:“刚才直播间说是我爸爸的人是你吧?”

    “我没有,不是我,别瞎说!”邹凯依然紧盯着屏幕。

    “是么……”瞿哚哚对此表示怀疑:“好啦,先吃饭吧,等会菜都凉了。”

    邹凯咬着牙:“我不会凉!我一定要做完!”

    “这一时半会做不完,你难道还让陆大师他们一直等着啊,他们都还饿着呢,你可长点心吧!”

    “点心?什么点心?”

    “……”

    等到沈曼歌过来叫了,邹凯总算是停下了动作:“好啦,基本做完了,我先保存下。”

    一顿饭吃得个个肚皮溜圆,战斗力极强的四人竟然把菜都吃得七七八八了。

    “嗝,感觉吃自助餐我都没这么饱过。”

    邹凯却一扫平日吊儿郎当的模样,眼睛放光地盯着陆子安:“陆大师,你今天晚上还做吗?还是说明天早上才继续?”

    “唔。”陆子安看看时间,都已经十点半了:“今天就不做了,早点休息吧,明天早上早点起来做。”

    “好!”

    沈曼歌和瞿哚哚一起洗碗,沈曼歌忍不住问道:“哚哚,怎么我觉得,你这几天对邹凯态度有所改善啊。”

    “嗯……他帮我妈转了院。”瞿哚哚也有些后怕:“当时结果没出来,我妈也没什么感觉,但是情况挺严重的,医生说再晚些开刀恐怕我妈会有生命危险。”

    原来是这样,沈曼歌若有所思:“那他还挺好的。”

    “是啊,就是嘴贱了些,心倒是不坏。”瞿哚哚笑笑:“所以我决定以前的事情一笔勾销啦,以后他不惹我我就不拿绝技玩死他了!”

    “……”原来你还记着啊。

    “对了,曼曼,陆大师说你以前住过网吧,可你不是有套房子吗?”

    沈曼歌顿了顿,无奈地笑了:“段家人一直跟踪我,我怕他们知道那套房子的存在,所以一直没回去过,只是没想到,他们还是知道了……”

    瞿哚哚抱歉地看着她:“对不起……”

    “没事啦。”沈曼歌擦干净手:“都过去啦,我现在已经没事了!”

    听着厨房里传来的笑声,陆子安感觉眼皮越来越重,索性冲了个澡就睡了。

    第二天刚吃完早餐,他就开始了新一天的创作。

    瞿哚哚一打开直播间就受到了惊吓:“我的天哪,怎么这么多人。”

    直播间的人数短短几分钟的时间就已经飙升到了三万,而且还有往上升的趋势。

    旁边摆弄着摄像机的邹凯斜了她一眼:“不然你以为我视频白做的啊。”

    他昨晚可是连夜把昨天拍的漆线雕工艺精减一番,做了一个优质的宣传短片,有官方相助,不仅袭卷了微博,还顺便上了趟电视,影响力是绝对足够的。

    【微博观光团打卡。】

    【嘀,观光卡。】

    【嘀,萌妹卡。】

    原来是这样,瞿哚哚便点点头跟直播间的人们打了声招呼:“老规矩哦,关声音啦,不过大家有疑问可以提问的。”

    【我们提问了,陆大师就会回答吗?】

    “你误会了。”瞿哚哚理直气壮:“我的意思是,如果我知道的,我就会帮着回答,我不知道的,那就是我没看到。”

    嗯,可以的,屏幕上一片666。

    谈笑间,陆子安已经调好了漆线土,正在开始搓线了。

    昨天的仙女撒花木雕已经完成,今天要做的是与它相连的吹奏横笛的飞天仙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