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直播之工匠大师 > 第80章 反弹箜篌伎乐天

第80章 反弹箜篌伎乐天

    与撒花仙女不同的是,吹笛仙女这种富有动态感的木雕其实是最不容易做的,因为不仅要保证它的稳定性,还需要将木雕人物在动作时牵到的衣服的纹路都考虑进去。

    陆子安通过切、旋、削、戳、刻等手法,让那些颜色艳丽的漆线在他手中变成了仙女身上飘扬的长裙、舞动的飘带。

    原本浅黄的横笛用漆线轻轻包裹一层后,经过陆子安的精细雕琢,碧绿中隐隐泛着玉一般的光泽,玲珑剔透。

    这个过程非常细致,耗时自然也极长。

    有些人觉得厌烦,退了出去,但同时却也有更多的人涌进来。

    他们的问题也一个赛一个刁钻。

    【为什么不用透雕?是他不会吗?】

    【哚哚哚:陆大师使用透雕的时候你还没进来。】

    【我觉得不应该用颜料,不仅褪色而且也不是真正的荃州漆线雕了。】

    【哚哚哚:这是矿物颜料,不会褪色,而且陆大师并没说这是荃州漆线雕。】

    陆子安心无旁骛,漆线与刻刀齐飞,刀法娴熟,通过圆雕、平雕、透雕、镂空雕等表现手法表现得出神入化,令人眼花缭乱。

    原本简单到显得有些单薄的木雕在他手下逐渐丰满,面容秀丽的吹奏横笛的仙女渐渐完整起来,尤其面容以深浮雕刻画,层次分明,耐人细赏。

    最妙的是,当吹笛仙女雕琢完成的时候,众人才发现她周身的祥云竟隐约与昨晚做的撒花仙女木雕首尾衔接。

    看上去好像连在了一起,但仔细看的时候仿佛又是两个单独的整体,这不禁让人大感好奇。

    【会不会所有木雕做完以后全是这样的啊?】

    【对啊,如果能动就太好玩了!】

    【我宣布!我特么要请假去敦煌了!】

    【加我一个!就为了大师的这木雕我也要去!】

    【楼上+1】

    做完吹笛仙女,陆子安并没有停下来,漆线还有很多,他直接继续下一个。

    这个是反弹箜篌伎乐天,位于隋莫高窟276窟窟顶北坡,这也是敦煌壁画中唯一一例反弹箜篌的仙女。

    背身弹箜篌,这个动作有悖于人体自然规律,实属想象中的艺术造型,可想而知陆子安想将其变为实物有多困难。

    陆子安的刻刀在木雕上轻轻划过,一条条漆线自然地粘在了木雕上,化为她身上华丽的衣裳,飘带飞扬,动作自然流畅。

    头束双髻,反弹箜篌,斑斓的色彩成了极富韵律的音符,尤其那扭动的腰肢与欲露不露的纤腿,虽然还未完成,却已经让观者充分感到到了那种强大的震撼力和感召力。

    陆子安并不像前两个木雕一样将其身体完全勾勒出来,而是为了强调箜篌的存在而通过飘带和祥云去渲染和烘托。

    他以线条极尽精微地表现出卷云、柔水、繁花、缠草,用明暗效果烘托出仙女皎好的面容和优雅的舞姿,在仔细盯着她看的时候,你仿佛能听到隐约的箜篌声。

    有极个别的人鸡蛋挑刺地说仙女没有腿,但是立刻有人反驳。

    【没看到那露出来的膝盖吗?那不是腿吗?】

    【就是,其他的掩在裙子下面了好吧!】

    【但是我确实是没看到它的腿啊!】

    【那你实在好奇不如自己去掀开看?】

    【……小妹妹,叔不是坏人,但也经不起你这样的诱惑。】

    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陆子安基本上都是处于这样的拼命状态,一个个飞天仙女在他手下逐渐完整,当最后一个完成时,他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澡都没洗,倒到床上就睡了过去。

    【我来的时候大师已经开始,我睡的时候大师还在继续。】

    【心疼,这样超负荷的工作,给我再多钱也受不了。】

    【我也觉得,感觉大师简直是超人。】

    沈曼歌给他洗脸洗手,仔细地清理完指甲缝里的污垢,给他盖好被子才轻轻地走了出去。

    瞿哚哚以葛优躺的姿势瘫在沙发上,生无可恋地看着她:“陆大师没事吧?”

    “不知道。”沈曼歌忧心忡忡:“我看还是得给他补一补,咦,邹凯呢。”

    “在里面鼓弄电脑呢,大概是在做视频。”瞿哚哚感觉腰酸背痛,但还是艰难地翻身坐起来:“我陪你一块去买菜吧。”

    “不用啦,你休息吧,我很快就回来了。”好像这些天里最轻松的就是她了,他们三个一个个都累得要死。

    结果她刚出去,就在楼下碰到了风尘仆仆的卓鹏。

    “沈小姐,你出去吗?去哪,我送你吧?”卓鹏面上难掩疲色,却还是保持着风度。

    沈曼歌摇摇头,有些奇怪地道:“不用了,我就去买个菜就回,卓先生你是来找子安哥的吗?”

    “嗯,是啊,有件事比较棘手,我拖了好几天,今天看到陆大师终于做完了就赶过来了。”卓鹏望了楼上一眼:“陆大师睡醒没?”

    “没有呢。”沈曼歌想了想,把钥匙递给他:“要不你先上去休息吧,他们三个都累瘫了,到时你给我开门就行。”

    卓鹏想了想,觉得她和陆子安关系好,告诉她没准还能有额外收获,索性道:“我跟你一起去吧,刚好我有车,也省得你提回来。”

    沈曼歌推辞了几次他都坚持,她也就同意了。

    在路上的时候,卓鹏便把事情经过跟她说了一遍。

    原来问题还是出在了那个沉香木雕上面。

    因为当时陆子安完全是凭心意雕刻的,并没考虑太多因素,于是雕出来的木雕大部分用的是荃州木雕工艺,然后门窗又是用的东林木雕船的技艺,于是两个市就闹矛盾了。

    荃州方面觉得这个木雕既然采用了他们的技艺,那他们拿出来做宣传是没问题的。

    于是趁着邹凯的视频热,荃州方面发布了铺天盖地的通稿,全是宣传荃州木雕的,还顺便带了一波旅游热,带动了全市gdp。

    年长的觉得宣传了传统文化,年青的觉得倍有面子,尤其还有钱赚,每个人都美滋滋的。

    结果东林市人就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因为他们这突如其来的一手,把东林市还没发出去的稿子堵死了。

    图片,一样的,文字,差不多,连木雕都是同一个,宣传的却是两家技艺两个城市,这算怎么回事?l0n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