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恐怖小说 > 绝命手游 > 第8章 家的温暖

    “有什么在这里说就行了。”金轲并没有打开防盗门把洛毅放进来,雪儿的安全是最重要的。

    “雪儿睡了?”洛毅无奈,只得隔着小门向金轲问了一声。

    “嗯。”

    “小床安全吗?你和我说话不在旁边守着没问题吗?”洛毅又向金轲确认了一声,他妻子一年前为他生了个儿子,小孩子的调皮他是知道的,大人看护不好,随时可能出问题。

    “小床是洛叶买的,最安全的那款,四周都有护栏,我们去上课的时候,没有人在旁边看护,雪儿都很安全。”

    “雪儿才五个月大吧?”

    “六个月。”金轲其实也不是很清楚雪儿几个月大,他和洛叶是根据女婴月龄身高体重标准反推的。

    “五、六个月大的婴儿,最好是有人能全天看护,你这里显然没有这种条件。”洛毅继续说着。

    金轲没搭他的话,如果有可能,他当然想要全天24小时看护雪儿。

    “你能猜到我为什么找你吗?”洛毅见金轲不答话,这才转入了正题。

    “为洛叶和雪儿的事情。”金轲不傻,听说了洛毅的身份之后就知道他是来做什么的了。

    “你今年多大了?”

    “十七岁。”

    “十七岁,再过一年就成年了,看得出你的心智应该已经很成熟了,所以,有些话我也就不拐弯抹角,直接和你挑明了说吧!”洛毅深吸了一口气,似乎是在控制自己的情绪。

    “说吧。”金轲一脸无所谓的表情。

    “我不知道你是用什么手段骗了叶儿和你在一起的,甚至让她为你生下了孩子。你在做这一切之前,你了解过洛家是什么背景吗?你知道这么做的后果吗?你知道你和她之间的差距有多大吗?有件事我希望你明白,你和她并不合适,就算你们有了孩子,未来也不可能在一起,你最好别对她抱有任何幻想。”洛毅语气严厉了起来。

    “你是洛叶的哥哥?”

    “是的。”

    “你今年多大了?”金轲向洛毅问了起来。

    “二十五。”洛毅皱起了眉头。

    “二十五,我想很多人生道理你应该都明白了,就比如你妹妹想和谁在一起,不想和谁在一起,这是她自己的事情,做哥哥的似乎不太适合干涉过多。还有,有些事情你根本没调查清楚,就胡言乱语一通,似乎也不太合适吧?”金轲抱起双臂靠在了门背后。

    “这么和你说吧,因为一些原因,叶儿几乎可以说是我一手带大的,长兄如父,就这一年多的时间,我忙于其他一些事情,对她疏于管理,没想到她就出了事。现在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我也不想再追究什么,我会给你一些补偿,无论是钱、还是其他的东西,你提出来,只要我能办到的,我都可以给你。在这之后,你不能再去找叶儿。另外,雪儿我也会带走,我会给她一个幸福的童年,让她未来能接受良好的教育。”洛毅向金轲提了出来,一副不容置辩的语气。

    “关于我和洛叶的事情,你回去好好和她沟通一下,弄清楚事情是怎么回事再说。关于雪儿,谁也别想把她从我身边带走,这一切没有条件可谈。雪儿是我女儿,抚养雪儿的钱我自己会想办法去挣,不需要你来操心。”金轲立刻回绝了洛毅。

    “这件事你可要想清楚了,从今天开始,家里已经断绝了叶儿的所有经济来源,她不可能再在你身上花钱了,你从她身上也得不到更多的了。以你现在的条件根本没有能力抚养雪儿。答应我的条件,至少可以让你后半生衣食无忧,雪儿也会得到很好的照顾,拒绝我,我相信你的人生很快就会走上绝路。”洛毅语气很轻,但威胁的意味不言自明。

    “不管是什么路,我只走自己选择的路。”金轲淡淡地回答了洛毅。

    “你……”洛毅一拳砸在了防盗门旁边的墙上,显然很有些生气。

    两人陷入了沉默之中,好几分钟都没有再开口说话。

    “金轲同学,你还在吗?”洛毅向小门里问了一声,看起来他已经平静了自己的情绪。

    “在。”

    “你刚才一定在想:‘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对不对?或许你看多了网络小说,认为‘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对不对?你认为你未来一定会很了不起,一定会成为一个超级大人物,然后进洛家的门当面打我的脸,对不对?呵呵,网络小说都是这样的套路。可惜,我现在对你说的一番话,很可能会击碎你所有的幻想。”洛毅开始了长篇大论。

    金轲没吱声,只是静静地听着。

    “我们这个社会,阶层实际上早已经固化了,没有好的基础,穷苦人家的孩子想成为下一个马云根本就不可能。你现在的年龄,正是充满了各种幻想的年龄,一旦你走上社会就会撞得头破血流!不是我看不起你,就算给你十年的时间、二十年的时间、三十年的时间、一百年的时间,你都无法配上我家叶儿!更何况叶儿根本就没有那么长的时间等你!如果你爱她,为了她的幸福,你要学会放手;如果你对她心怀不轨、另有所图,哼哼,我劝你还是拿了好处赶紧走人!叶儿好糊弄,我可不是那么好糊弄的!”洛毅继续长篇大论着。

    金轲还是没吱声。

    “好了,我说完了,你表个态吧,是拿了我的钱和好处放手,还是继续对叶儿纠缠不休。”洛毅沉默了半分钟后又开了口。

    “我和洛叶的事情,一切由洛叶决定,其他人无权干涉。”金轲冷冷地回答了洛毅。

    “好吧,明天我会安排人过来给雪儿做亲子鉴定,之后的事情,就交给法律处理吧!”洛毅也不再多说什么,转身向楼下走了下去。

    看着楼下一辆造型彪悍的军用SUV绝尘而去,金轲立刻回到房间拿起装着雪儿尿不湿、奶粉、奶瓶、衣服、包被等物品的大背包背在了背上,然后关上了房间的水闸电闸。

    父母过世之后,金轲一个人在这里生活了五年的时间,这五年的时间,有四年多他都是孤身一人,冷冷清清,直到雪儿和洛叶的到来,才让这个家重新有了生机、让他重新感受到了家的温暖,让这个家真正地成为了一个家。

    但是,今晚,这个家散了。

    “雪儿,叶儿,这个家,我一定还会回来的。回来的时候,也是我们一家人团聚的时候。”金轲目光骤冷,最后看了一眼家门,然后抱着雪儿快步下了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