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恐怖小说 > 绝命手游 > 第9章 世上还是好人多

第9章 世上还是好人多

    天已经黑了。

    抱着雪儿,金轲走在刚刚亮起的街灯下,他一边走一边向四周张望着,担心被人跟踪。

    一位过路的老太太很疑惑地看着金轲,一个十七岁的少年抱着个婴儿东张西望,一脸鬼鬼祟祟的表情,确实很令人怀疑。

    不会是人贩子吧?

    街灯很亮,雪儿很好奇地四处张望着,金轲拉了拉雪儿的帽子,用帽沿遮住了她的眼睛,以免她的眼睛被街灯的强光刺伤。

    雪儿眼睛被遮住之后摇晃了一下脑袋,想摆脱帽檐的遮盖,但很显然是徒劳的。过了一会儿之后她大概是觉得天黑了,于是闭上眼睛很快在金轲的怀里睡去了。

    到了公交车站不久,一趟前往火车站的公交车便停在了站台上,金轲再次回头向四周看了看,然后抱着雪儿刷卡上了车。

    这里去火车站很有些远,拦出租车的话至少要三、四十块钱,够给雪儿买小半罐奶粉了,坐公交车只要两块钱,所以能省则省。

    公交车里的座位全都坐满了,金轲没地方坐,他身体力量很差,背后一个超大的背包,还抱着雪儿走了百余米的路来到公交车站,这会儿已经有些脱力了,不得已他只好原地蹲了下来,以减轻身体的负重。

    “这么多人全都坐着一动不动,就没有人给抱小孩儿的让个座?什么素质啊?”一位五十多岁的大伯向蹲下身子的金轲看了一眼,然后向车厢里大吼了几声。

    “来这里坐吧!”一名年轻女子站起了身向金轲招呼了一声。

    “谢谢!谢谢!”金轲连忙向大伯和年轻女子表示了感谢,他走过去很有些艰难地解开背后的大背包放在了地上,然后抱着雪儿坐在了年轻女子让出的座位上。

    这世上还是好人多啊!

    ……

    公交车转火车,折腾了三个多小时,金轲才来到黄鹤市。

    下火车之后已经晚上十一点多钟了,绝大部分公交车都已经收班了。

    去哪儿呢?

    这还是金轲第一次来黄鹤市,在这里他举目无亲,人生地不熟。

    站在火车站广场外,抱着雪儿,看着清冷的街灯,金轲一时之间有些茫然。

    “去哪儿?”一辆出租车停在了金轲身边,司机探出头问了他一声。出租车生意夜里不太好做,司机要主动出击才行。

    “那个……去蔚蓝家园大概多少钱?”金轲犹豫了片刻向出租车司机问了一声,现在他暂时没有别的地方可去,总不能和雪儿露宿街头吧?不如先去侦察一番蔚蓝家园别墅小区究竟是怎么回事,周边安不安全,再决定下一步的计划。

    “很有点儿远,要绕大半个市区呢!这样吧,不打表四十块钱送你过去。”出租车司机向金轲提了出来,他这出租车是套牌的,表也是假的。

    “二十。”金轲和出租车司机讨价还价起来。

    “开玩笑!二十?绝对不可能。”司机摇了摇头。

    “那算了。”金轲向司机摆了摆手。

    “好吧好吧!就当我做善事了!”司机很不高兴地答应了下来。

    虽然黄鹤市很大,但蔚蓝家园并没有司机说的那么远,出租车只跑了二十几分钟就来到了蔚蓝家园的小区门口。

    下车之后,金轲把一张二十元的钞票递给了出租车司机。

    “还差十五。”司机把二十元收下之后,拉住了金轲的背包。

    “不是说好的二十块钱吗?”金轲皱起了眉头。

    “二十块钱是车费,还有十块钱的汽油费、五块钱过桥费。”司机理所当然的表情。

    “出租车还另收汽油费?你过了哪座桥?天桥吗?欺负我是外地人?”金轲有些怒了。

    “坐车不给钱,想吃霸王餐?”司机另一只手从车子里抓了一把铁扳手,一脸凶恶的表情,好象随时准备动手一样。

    “你……”金轲担心怀里的雪儿受伤,并不敢和这司机斗狠。

    “你们怎么回事?吵什么呢?”一名和朋友一起正要进小区的男子看到这边发生的争执走了过来。

    男子是个大块头,光头,夜里还戴着副墨镜。

    “打车前谈好二十元送我到蔚蓝家园,下车的时候说还要再收十块钱的汽油费、五块钱过桥费,不给就耍狠。”金轲向光头男子解释了几句。

    “切!大半夜里二十块钱把你送到蔚蓝家园?你做梦吧?”司机有些忌惮地看了光头男子一眼。

    “你在什么地方上的车?”光头男子摸着自己的光头向金轲问了一声。

    “鹤口火车站。”

    “鹤口火车站到这里来,你收他三十五?打表也就十五块钱吧?”光头男子看向了司机。

    “你少管闲事!”司机挥了挥手中的铁板手。

    “看到没?那边,派出所,好几个民警值夜班呢,耍狠?和我到那里去耍耍?对了,你这出租车怎么象是套牌的?你哪家公司的?我打个电话问问。”光头男子取下墨镜向司机和他的车打量了一番。

    “少特么扯淡!”司机看了那边的派出所一眼,感觉着情况不对,放开了抓住金轲背包的手,准备回车子里离开了。

    “别急着走!找钱啊!”光头男子却是一伸手抓住了这司机的手臂,光头男子的手臂很粗壮、力量很大,抓住司机手臂之后,司机根本没办法挣脱。

    “找什么钱?”司机色厉内荏地看着光头男子。

    “从鹤口火车站到这里也就十五块钱,你收了他二十,不该找回五块吗?你不找钱也行,我们一起去那边派出所里聊聊。”光头男子不依不饶地看着司机。

    “算你狠!我记住你了!”司机只得从身上摸了五块钱零钱递给了光头男子,光头男子这才松开了司机的手臂,司机如蒙大赦,连忙加起油门跑得没了踪影。

    “哈哈哈……我这人最不怕被人惦记!”光头男子大笑着转身把五块钱递给了金轲。

    “谢谢。”金轲没想到自己这一路过来遇到这么多好人,心中对光头男子的仗义相助很是感激。

    “客气,我最见不得欺负外乡人的了。”光头男子瞅了瞅金轲怀里的雪儿,但并没有多问什么。

    “这小区附近的治安环境怎么样?”金轲借机向光头男子打听了一番。

    “小区对面就是派出所,过一条街是区公安局所在地,区政府也在那边,你说这里的治安好不好?”光头男子呵呵笑了几声。

    “哦,谢谢你了。”

    “客气。”光头男子转身向小区里走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