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逍遥小地主 > 第293章 线装书

    中渭桥印刷坊里的工匠都是熟练的,这些人本就是李家印刷坊的工人,经过债券印刷练手后,如今都是熟练工人,写版师、雕版匠,不但熟练,而且数量不少。

    更别说印刷工、装订工这些操作工人本就不需要太多技术含量,有几个熟练工带着,然后有新招募的大量工人,各道工序分开,一人只需要做好自己那道工序的事情,这种没半点技术含量的事情,只用极短的时间就能学会操作并晋级为熟练工。

    在李逍的这种流水线作业模式下,甚至都不太用担心技术外泄。

    毕竟几个重要的工序都是分开的,分成了各个不同的工棚作业,而印刷里比较关键的还是油墨,这个油墨却是印刷术本身没有的技术,印刷油墨得由李家的油墨作坊单独生产,然后供应给印刷坊。

    写版、雕版这些都是能够一看就会的,但制作油墨,以及调油墨这些却是看不会的。

    为了打消陈老道他们这几个大金主的疑虑,也是为了向他们证实印刷坊的实力,李逍在玉濑长公主那里听到了楼观道的远大目标后,立即决定带他们现场参观印刷坊的生产作业。

    上万卷道经啊,这要是能拿下这单,这可是大买卖。

    陈老道有些意外,这印刷坊不应当是不让外人观看的吗?

    “无妨,我们是为你们印刷经书,你们是书主,当然可以参观。参观的同时,你们也可以提些要求的。这也是为了让你们得到满意的经书,让顾客满意,是我们印刷坊的宗旨。”李逍笑着说道。

    所谓中渭桥印刷坊,其实相当简陋。

    砍伐的木头粗粗搭起一长排的棚子,外面盖着树皮茅草这些为顶,下面其实就是个大棚,粗略的用木板隔开为墙,地上也是简单的平整了一下而已。

    “用这个纸印刷吗?”陈老道进入印刷坊,处处带着新鲜好奇,走哪都要打量探究几眼。

    李逍也不怕他看,其实说到底,雕版印刷这个东西一面世,本就不可能一直保持技术垄断,雕版印刷又不是什么难事,说到底不过是写版雕版印刷装订这几道工序而已。

    现在李逍手里的油墨技术,也瞒不了多久,别人一样能够研究出适合雕版的油墨,只要工坊里肯往这个方向投钱,有专业的匠人研究,其实都不是事。

    “嗯,这批道德经我们采用竹纸。”李逍拿起一张纸,这是竹纸,采用的是嫩竹制造,质地良好,具有纤维细长,光滑柔韧,拉力强,摩擦不起毛茸,张片均匀,清晰透度,印刷易干,墨迹经久不褪,经久不被蛀蚀等特色。

    这种纸的颜色淡黄,类似于黄麻纸,但成本却远低于黄麻纸。黄麻纸是朝廷衙门官吏的办公用纸,价格较高,以蜀中所产为上。

    而李逍这种纸,是从江南道采购来的,以嫩竹为原料,里面没有加麻、皮等,这种纸没有抗水性,托墨吸水,对于需要用油墨的雕版印刷来说,这种纸远远强于价格更高的麻纸、皮纸。

    而另一方面,这种竹纸可远不如麻纸光滑贵重,成本甚至不及黄麻纸的十分之一。

    “竹子制的纸?”陈老道也是听过江南竹纸之名的,这种纸可向来是以低价闻名的。“为何不用麻纸?”

    “道长,麻纸的价格你也是知道的,可不便宜,尤其是蜀中所产的黄麻纸,那可是供应官衙宫廷都来不及呢。再说,价格贵的并不一定就是好的,竹纸用来印刷书籍,其实远比麻纸强,一会道长亲眼所见就知道了。”

    老陈带着怀疑的态度,接着又问出一个问题,“这纸怎么都裁成这么小一张?如此零碎?”

    这里涉及到了唐朝时期书籍的式样,在此时,是还没有后世所常见的那种线装书籍的,如今的书籍主要有两种形式,一种就是册页式,也就是电视里常看到的那种奏章样的,折叠起来合为一本书,一拉开就是长长的一条。

    或者为卷轴式,就是如画卷一样,也是长长的一张纸,两头装上卷轴,看的时候打开,收起的时候就卷起成一个轴。

    把书弄成单独的一页一页,然后装订成本这种样式,还根本没有出现呢。

    “这是为了方便装订,我们采用新的线装书式样,比起册页式和卷轴式,更坚固,也更方便阅读。”

    当然,对于李逍来说,采用线装书形式,还能节约降低成本。纸张越大张自然成本越高,小张的纸制造相对容易,浪费少,成本低。而且对于雕版来说,也不是版越大越好。

    老陈再次将信将疑。

    他总有点不太好的预感,五百贯三千本道德经,似乎不太可靠。

    李逍带着他们走到下个车间,那里已经是印刷车间。

    印刷工人站在操作台前,把一张张裁好的纸蒙在雕版上,然后如拓印一般······

    一张印好的纸揭下来,放到一边干墨。

    老陈拿起一张,他细看之下,发现这张不大的纸上分为左右两面,各印了十来行字。

    字倒是挺清晰的,雕版印出来的字体有些呆板,但很清晰工整,只是他细读了下,发现左面的这十来行字,跟右面的这十来行字,并不是上下连续的,这完全是不相连的两段内容。

    “李秘书,是不是雕版写错了?”

    李逍呵呵笑着解释,“没有错,我们这书是线装的,但并不是一页一页的印,而是一次印两页,然后按页码叠起来,穿线,最后再折叠包封。”

    这种方法一次是印的两页,并且这两页并不是关联的两页,这种方法是后世印书的普遍装订方法了,李逍指着那页纸下面的一个小符号。

    “这就是页码,你看这是一字,就是第一页。”

    一本道德经总共三十二页,李逍采用的是双面印刷法,因此一张纸其实是四个版,总共八张纸就能印成一本书,八张三十二页。

    同一张纸的同一面,正面右边是第一页,而左边那页的编页却是三十二页了,两页的内容当然是联系不上了,但印刷完成装订之后,就没问题了。

    这样弄,其实也是为了节省点纸张成本。

    毕竟不论是传统的册页还是卷轴式书籍,都只是抄写一面的,另一面是空白。而李逍印书,当然没打算只印一边空一边的,如果两边都印,那自然就是节省了一半的纸张成本了。

    一面印完,放着晾干,然后再反过来印第二面,反正这又不是彩色套印,并不复杂。虽说这种两面印要印两次,一面印坏就可能整张损失,甚至第一面印好后,第二面印坏了,那前面也白印了,可总的来说,纸张的成本是节约极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