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网游小说 > 我的前世大有问题 > 第二章 穿过胸膛的红绳

第二章 穿过胸膛的红绳

    在警察局做完繁琐的笔录,宁夜便以百米冲刺的速度,气喘吁吁跑到约定的街心公园。

    掏出手机看了看,距离约定的时间还有十多分钟,差点就迟到了。

    之所以如此,还是小萝莉实在太黏他了,一见到他要离开,就哭得肝肠寸断伤心欲绝,最后还是宁夜用了出去给她买冰淇淋的理由,才成功脱身。

    午后静谧的街心公园内,见到江静怡还没到来,宁夜不禁长舒了一口气,要是第一次约会都迟到,那可真是太失礼了。虽然以江静怡的温柔性格,不会在意这些小事,但是自己心里肯定会过意不去。

    坐在长椅之上,午后略带暖意的阳光照射下来,有种岁月静好之感。

    就算已经过去整整一周了,但面对江静怡已经和自己成为恋人这件事,宁夜至今都有种做梦般的不真切感,最初的两天都不敢入睡,生怕一觉睡醒一切都不复存在。

    在江城一中,江静怡可以说是万千男生完美的梦中情人,不仅长相漂亮多才多艺,而且性格温柔待人大方,考试成绩总是名列前茅,就连各科的老师也衷爱这样的优等生。

    在她转学来的第二天,课桌抽屉里便开始出现各年级男生的情书,还有各式各样示好的小点心小礼物。而相比起来,身为同班同学的宁夜,就显得很是平凡不起眼了。

    距离约定的下午两点,已经超过了十多分钟,可宁夜却依旧没有等来江静怡。

    他掏出手机,可屏幕上并没有显示新短讯。

    “听说女生出门打扮什么的很麻烦,估计她是太重视这次的约会,所以打扮什么的耽搁了吧。”心里这样幸福地想着,宁夜也安下心来。

    以前总听那些言情剧中,说什么“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之类足以酸死人的情话,当时的宁夜总是对此嗤之以鼻,认为这太过夸张与煽情,但现在真正落到自己身上时,却是感同身受。

    明明才一日不见,思念就泛滥成汪洋了,连梦境都尽是她。

    时间又过去了半个小时,她依旧没有出现。

    宁夜再次掏出手机,屏幕上依旧没有来自她的短讯,点开编辑栏,刚输入了几个文字,想了想又被他给全部删除了。

    “现在发短讯过去,是不是有点显得我太过于急躁了。也许她是路上堵车了呢,还是再等等吧,反正也没什么事情。”他在心里如是宽慰着自己。

    一分钟、五分钟、十分钟……

    近一个小时过去,依旧不见赴约。

    这下子,宁夜终于坐不住了,他倒没想过自己是被放鸽子了,只是担忧江静怡会不会遭遇到了什么麻烦,才不能赴约。

    打开短讯的编辑栏,输入发送了过去——“静怡,你还好么?要是今天没空的话,那我们就下次再一起来看音乐会好了,不碍事的。”

    因为知晓江静怡喜欢乐器,宁夜花了一个月省吃俭用的积蓄,买了两张音乐会的内场门票。不过现在看样子,这张昂贵的门票是赶不上用场了。

    短信石沉大海,毫无回讯。

    胡思乱想到一些不幸祸事的宁夜,整颗心也沉了下去,他拨通了对方的手机,可直到铃声结束都无人接通。

    他霍然起身,面色凝重地朝街心公园外走去。

    ……

    ……

    暮色四合。

    茜红的霞光丝落而下,将落照下的整个世界都镀上了一层血色金边。

    宁夜终于抵达了目的地,还好先前曾经送过江静怡回家,所以知晓地址。

    不来看一看,他实在放心不下。

    再次拨通备注着“女朋友”的手机,二楼靠街的卧房窗口内,传来微弱的熟悉旋律声,正是她的手机铃声。

    听到手机铃声,宁夜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大半,看来江静怡还在家中待着,只是因故没有出门赴约罢了,先前自己胡思乱想的“车祸”之类的惨剧,并没有发生。

    难道是生病了?前几天就听她说身体有些不舒服。

    既然来都来了,宁夜索性走上前去按响了墙壁上门铃,准备以同班同学的身份拜访一番,正好看看江静怡的情况。

    门铃响了数次,却无人来开门。

    正准备再按一次门铃的宁夜,却听到屋内传来一声含糊不清的奇怪呜咽声,如同什么野兽一般。

    之前听静怡说过,她家里养了一只萨摩耶犬,是她小时候最好的玩伴,应该就是刚刚屋里叫的这只了吧,只是这狗吠声也实在太过于新奇了吧。

    “请问有人在么?我是江静怡的同学宁夜!”认为门铃也许声音不够大的他,索性采用最原始的方式,用手敲门喊道。

    “吱呀!”

    在手掌的拍击下,大门应声而开,露出一道黑暗缝隙。

    这时候宁夜才发现,原来房门根本就没有上锁,先前只是虚掩着罢了。

    “打扰了!请问有人在么?”

    宁夜走进屋内,虽然知道这样擅闯民宅不好,但是还是担忧女朋友的忧虑心情占了上风。

    已是残夕将尽的黄昏,昏暗的房屋内没有开灯,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奇怪的腥腻味道。

    在黑暗中摸索着前进的宁夜,正准备掏出手机用以照明,脚下却突然被什么柔软的事物绊到,整个人扑倒在地,手掌触摸到一摊粘稠液体。

    额……什么东西?

    借着手机屏幕上的微弱灯光,宁夜视野一片殷红,地面上、墙壁上还有自己的手掌之上,到处都是鲜血,而那绊到了自己的柔软物体,却是一具胸膛被破开的尸体。

    宁夜是认识这具尸体的,他曾经在江静怡的手机屏保上,见过她们的合照,这正是她的父亲。

    人生首次遭遇这样的血腥场景,只是一名普通高中生的宁夜,只觉得胃部强烈的恶心感将要翻涌而出。而这时候,二楼又传来那奇怪的模糊不清呜咽声。

    这一次因为距离的关系,宁夜也终于听清楚了,这并不是什么狗吠,相比起来更像是人声。

    事已至此,只要是个脑子还正常的人,都已经明白了事情的不对劲。如果遇到这种情况,最保险也是最安全的做法,自然是赶紧退出这间屋子,然后拨打报警电话才行。

    宁夜自然也明白,他强忍住胃部的恶心感和身体的不适,从血泊中站起身来,拿起手机拨通了报警电话,迅速告知了凶杀案的地址。然后,便随手操起一旁散落在地面上的高尔夫球杆,踏上楼梯,以一往无前的气势,朝着呜咽声传来的方向冲去。

    他自然明白,自己这样的行为会带来怎样的后果。

    他很是清楚,自己可能会遭遇些什么,也许在二楼之上,有杀人如狂的匪徒正在等着自己。

    他也同样了解,自己确实不够理智不够聪明,在这种时候最有利最安全的做法,便是赶紧逃离这间屋子。

    可是……这世间的很多事情,并不是可以用简单的利弊去衡量的。

    聪明人有聪明人的活法,而愚钝者有愚钝者的坚持,哪怕这是以卵击石。

    无关对错,无论生死。

    宁夜此时此刻,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便是一定要救下江静怡。这也是他当初表白之时,曾经所立下的誓言,今生今世一定会好好保护她不受伤害。

    每多拖一秒,她生的希望就少去一分。

    让身为男朋友的他,在这种场合临阵退缩逃跑,看着自己所爱之人遭受最无助的侮辱,哪怕这是最正确最稳妥的做法,但他依旧做不到。

    不想不愿不忍不能!

    只是,他猜中了这开头,却没有猜中这结局。

    二楼之上,并没有什么杀人如麻的悍匪,也没有什么预想之中的污秽场景,只有眼前的这一人,如果……这还能称作人的话。

    一具摩萨耶犬的残缺尸体,正在被趴在地面上的那人大口啃食着,先前那奇怪的呜咽声,正是从对方口中发出。

    宁夜怔在了那里,手中紧握着的高尔夫球杆也无力掉落在地,因为他认识对方身上沾满血污的衣物,那正是自己的女朋友,江静怡的衣服。

    就在前一天晚上,两人进行情侣间甜蜜夜话之时,她还发过身穿这套衣服的照片,说明天约会的时候,自己会穿这套衣服,让宁夜不要牵错女朋友。

    “静……静怡?”他不敢置信地轻声唤道。

    对方停止了进食,缓缓抬起头来,将头颅转向宁夜的方向。

    那是怎样的一副恐怖面庞,满口的锐利尖牙,眼眸是纯粹的黑色,充斥着阴冷和暴虐,满是血污和内脏碎块的面庞上,纵横交错着黑色的斑纹。一双手掌布满黑色鳞片,尖锐的指甲透着寒光,已经完全脱离了人类的形态。

    而宁夜在见到对方手腕处的那串红绳时,也终于确定,眼前这形似怪物的存在,正是自己的女友江静怡。这串红绳,是两人的定情信物。

    他朝前踏了一步,刚想开口说些什么,就觉得胸口蓦然一凉,之后便是难以言喻的巨大痛楚……

    低下头,宁夜见到那只带着红绳的手掌,将自己的胸口贯穿,鲜血从中汩汩流出。

    “静怡,我……”

    面对取走自己性命的恋人,他嘴唇轻轻嗫嚅了几下,似乎极力想要说些什么,可是因为伤势太重,只说了几个字便再也没有了声音,意识开始溃散,黑暗如同潮水灭顶而来。

    双眸缓缓闭合,整个世界陷入永寂黑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