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网游小说 > 我的前世大有问题 > 第三章 眉间血

    “小怜没有说谎,今天真的找到爸爸了!爸爸真是个大骗子,哼,这次一定要十只……不,一百只冰淇淋作为补偿!”

    铺满晚霞的街道之上,小萝莉气得小嘴嘟起,看来还是为先前宁夜的欺骗,将她独自丢在警察局之事耿耿于怀。

    在小萝莉的身旁,站着一名身着月白色长裙的女子,肤若凝脂容貌倾城,只是那双翦水秋瞳中,仿若十里冰封的霜河,掀不起半点的情绪波澜。红唇粉嫩,却无一丝倾国之笑,这冷若冰山的气质,无不宣示着生人勿进。

    可令人奇怪的是,这等赏心悦目的组合,出现在繁华的街道之上,就算没有胆大的男性上前要号码,但最起码也会引得路人频频注目才对,可是街道上的行人就像是看不见这两人般,没有投以任何关注目光。

    “不过还好小怜聪明,之前悄悄拔了爸爸一根头发。妈妈,我们一起去找爸爸吧!”小萝莉转过头来,得意洋洋地扬着手中的发丝,望着身旁的那名绝色女子,一副邀功寻求夸奖的模样。

    原来这名冷若冰山的女子,竟然是小萝莉的妈妈。

    不过说真的,比起母女,这两人更像是一对姐妹,因为这做妈妈的,简直年轻漂亮得不像话。

    若是宁夜在此处,估计要汗颜死,毕竟在他先前的想象中,小萝莉那会收账的母亲,可是五官粗犷肌肉发达,手持一把西瓜刀的女汉子黑老大形象。这形象反差,简直堪比云泥。

    冰山女子望着手边女儿开心的笑颜,似乎想起了什么久远的往事,神情略微有些失神,尔后轻声道:“小怜你认错人了,快和妈妈回去吧。”

    “那就是爸爸!妈妈也是大骗子,小怜要找爸爸!”小萝莉也表现出了执拗的一面,直接一屁股赖在了地面上,怎么都不肯走了。

    冰山女子正欲说些什么,却感知到那根发丝正在飞速消逝的生命气息,一对柳叶秀眉微微蹙起,察觉到了不对劲。

    “那……便去看一眼那人吧。”

    说完,她便牵起小萝莉的手掌,向前踏出了一步,繁华市街的场景一阵扭曲。

    一步之距,下一秒两人直接出现在了别墅二层的房间,脚下便是失血过多,连呼吸都要停顿的宁夜。

    “妈妈!快救救爸爸吧,不然小怜又要没有爸爸了!”

    见到这一幕,小萝莉直接扑倒在宁夜的身边,也不管之前的欺骗事件了,望着胸口那血肉模糊的伤口,心疼地眼泪眨巴眨巴地往下掉,声音都急得带着哭腔。

    感知到屋内的残存妖气,冰山女子顿时了然这里曾发生过什么。

    望着脚边重伤濒死的宁夜,她双眸缓缓闭合,当再次睁开之时,竟然变成了纯粹的黄金竖瞳,如同灭世的君王。

    一滴通体璀璨的金色血液,自她的眉心而出,滴入宁夜受伤的胸口。

    在这滴金色血液离体后,女子的面色稍稍苍白了一丝。

    被贯穿的血肉模糊伤口,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短短十秒便恢复如初,就连疤痕都未留下。

    做完这一切后,冰山女子随手一挥,将宁夜胸前破损的衣物都恢复如初,然后纤纤玉指凌空一划,一条金色通道浮现脚下。

    “道盟的人要来了,小怜和妈妈回家吧。”

    “不要不要!”小萝莉将头摇得像是拨浪鼓,坚定着抱住宁夜的大腿,如同腿部挂件般,叫囔道:“小怜要和爸爸在一起!”

    “这人类不是你的爸爸,以后也不要去见他了!还有,这世间的男人,没一个是好东西!”

    说完,也不管女儿的哭喊,冰山女子直接动用武力,隔空将小萝莉给摄了过来。

    而此时,呼吸逐渐恢复平稳的宁夜,也逐渐恢复了些许意识,尚在昏迷状态下的他,无意识一直呢喃着“静怡”这个名字。

    已经半只脚踩入传送通道的冰山女子,想起了那头被自己气息吓走远遁的小妖,于是多看了地面上的宁夜一眼。

    这对母女离开后,屋内再次恢复寂静。

    过了数分钟,这里又迎来了数名新客人,正是先前冰山女子口中的道盟中人。

    “找到两具尸体,身份确认为这间房屋的屋主夫妇。”一名女子检查后说道。

    “发生这样的严重事故,看来今年的年终奖是打水漂了。”一位青年男子痛苦地揪了揪头发,一脸忧愁道:“唉,原本都答应了女朋友,等发了年终奖就给她买全套限量版口红的,现在看来又要跪榴莲了。”

    “咦?这里还躺着个小子,看这模样,莫不是被妖怪给吓晕过去了吧。”终于有人注意到了躺在地面上的宁夜。

    为首那名西装革履的中年男子,发号施令道:“不要闲聊了,按照规矩流程,先从这小子开始处理吧,然后尽快解决这件事带来的负面影响。”

    先前那名敢于跪榴莲的青年勇士,终于从悲痛中走了出来,从怀中掏出一架黑框眼镜,开始勘测房间内残存的妖气强度。

    这眼镜自然不是寻常的眼镜,而是数年前的问世的新型物品,结合了道法与科技的时代产物,只戴上它便可以显示妖气的具体数值,类似于战斗力一样的存在。

    “嘭!”

    刚一戴上这架眼镜,还未来得及准备,眼镜就直接爆掉了。还好有防护机制,青年男子眼睛没有受到损伤。

    爆……爆掉了?

    望着地面上四零八落的眼镜部件,众人面面相觑。

    “难道是超过侦测数值,所以超负荷了?”有人提出了合情合理的猜测,因为除此之外,还未曾听过眼镜会因其他原因而爆炸,最多只是不用使用而已。

    为首的西装男子,面色凝重地从怀中掏出同样的一副眼镜,然后不负众望的,也直接爆掉了。

    众人一齐倒吸了口凉气。

    “如……如果我没记错,这眼镜的侦测上限,乃是S级别的妖王吧。”青年男子声音有些颤抖地问道。

    场面一片寂静,所有人都不说话了,都明白这意味着什么。

    ……

    ……

    意识自无边黑暗回归。

    宁夜猛然坐起身子,面色煞白呼吸急促,后背的衣衫被汗水全部浸湿。

    清晨略带暖意的旭阳照入屋内,窗外传来隐约的汽车鸣笛声,眼前的房间陈设无比熟悉,正是家中的卧室。

    坐在床上的宁夜,下意识地低下头去,望向自己的胸口处,并没有什么恐怖伤口,光洁一片。

    一场噩梦?只是这梦境的经历,实在太过于真实些吧。

    尤其是胸膛被贯穿的巨大痛苦,哪怕是现在都让他心有余悸。

    揉了揉酸胀不已的太阳穴,他起身去到洗手间,准备先洗把脸冷静冷静。

    也不知是不是自恋的错觉,在照镜子时,宁夜总觉得今天的自己,似乎比以前帅出了很多高度,尤其是那一双眼眸,此刻就像是深邃而神秘黑曜石般,有着莫名的吸引力。

    嗯……这大概就是所谓的人逢喜事精神爽吧,毕竟今天可是人生初次约会的大日子。

    在对着镜子自恋了长达十分钟后,宁夜终于想起了正事,开始了约会前的准备工作。

    他先是亲自下厨,下了碗香喷喷的面条,并且奢侈得加了两个鸡蛋进去,毕竟都已经是有女朋友的人了,营养得彻底跟上才行。

    端着热气腾腾的面条来到客厅餐桌,电视中正在播报着早间新闻,女主持人依旧是一如既往的漂亮养眼。

    “嗯,也就比我家的江静怡差个一百倍而已。”宁夜在心里默默点评了一句,活脱脱一副小人得志的炫耀嘴脸。

    毕竟当单身狗当了这么多年,如今得偿所愿找到了十全十美的女朋友,自然是得好好嘚瑟嘚瑟才行。

    “本台晨讯,在刚刚过去的周日中,毕业于蓝翔挖掘机专业的王先生,在挖掘工作时找到一块古董青铜牛头,并充分展现了新时代的拾金不昧精神,第一时间将之上交给国家……”

    电视中传来女主持字正腔圆的播报声,而正在吃面的宁夜,像是受到了莫大的惊吓,一呛之下面条直接从鼻子出来了。

    连喝水都顾不上了,他抬起头来,望向电视机屏幕,上面显示今天已是周一。

    这是什么情况,今天不应该才是周日么,电视台把时间弄错了?此时的他脑子里一团浆糊。

    宁夜颓然的坐在床边,经过再三的确认,今天确实已是周一。

    那么现在问题来了,本该是约会的周日去哪里了?

    难道那些恍若真实的记忆,并不是一场幻梦,而是真切发生过的事?

    可是,又该如何去解释,自己仍活蹦乱跳站在这里。毕竟在那梦境中,胸口可是被贯穿,然而现在却连伤疤都没有?

    也许……是我睡了整整一天也不说定,宁夜终于找到了个相对来说合情合理的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