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网游小说 > 我的前世大有问题 > 第五章 你这是在玩火啊

第五章 你这是在玩火啊

    以身体不适的理由,宁夜翘了今天的课程。

    因为今天的反常行为,班主任也自然没有阻拦,相反还叮嘱宁夜回去多喝热水好好休息,千万不要有太大的精神压力,毕竟身体才是一切的根本。

    走出学校的大门,宁夜并没有走回家的那条路,而是折向另一个方向,准备去寻找真相。

    现在这种情况,已经不是可以用科学道理去解释的了。

    沿着记忆中熟悉的路径,他终于来到了此行的目的地。

    望着眼前这栋熟悉的双层别墅,宁夜内心的某些想法也得到了验证,因为这正是江静怡的家,如果先前的一切只是自己的幻梦,那么自己根本不可能找到这里。

    “这位大哥,请问您认识这间屋子的屋主么?”

    这时,隔壁邻居家的中年大叔,正巧从屋内走了出来,宁夜连忙走上去前询问道。

    身为邻居的中年大叔,皱了皱眉头道:“这间屋子不一直没有人住么,都闲置了十多年了。”

    “好的,多谢您了。”

    意料之内的回答,宁夜丝毫不觉得意外,毕竟除了自己之外,就连班上的同学都不记得江静怡了,就连她存在的证明都被神秘力量尽数抹去。

    但也正因为如此,他也更加坚信了内心的想法,自己的记忆是曾真实存在的。

    早从学校开始,宁夜就觉得很是疑惑了,班上的同学说从来都有过江静怡这个人,还说教室前排的课桌一直闲置着,没有人使用。

    然而,这种说法本身就是个悖论,因为按照班主任一贯的尿性,这么绝佳的课桌座位,别说一学期了,哪怕一周没人使用,就会有新的优等生被调过去。

    还有现在眼前的这栋双层别墅,在现在房价飞涨供不应求的江城,除非是屋主脑子被磨盘磨过,否则怎么会将之闲置十多年这么久,就算不出售,拿去出租出去也是一大笔钱啊。这世上,还有谁会嫌弃自己钱多不成,至少宁夜这辈子还从没有见过。

    当然,也可以说屋主财大气粗,不在乎这些小钱,所以一直没有处理这套别墅。但这些,都不是最诡异之处,最令宁夜觉得不解的,是屋外墙壁上贴着的复合瓷砖,这是数年前的最新研发出来的,拥有着驱虫隔音等效用,绝不可能出现在一栋闲置了十多年的房屋上。

    明明有这么多明显的BUG漏洞,可是宁夜却发现除了自己外,周围所有人就像是被一叶障目般,选择视而不见。

    站在别墅前的宁夜,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朝里走去,接下来,他要验证另一件无比重要的事情。

    今晨大汗淋漓醒来时,他以为一切只是一场梦,只是梦境中的经历太过于逼真罢了。但是,当后面知晓周日神秘消逝,并且就连刚刚恋爱一周的女朋友都不见时,面对这些超自然的神秘力量,宁夜不得不怀疑这仅仅只是一场幻梦,而是曾真实经历过的现实。

    至于验证这一点,也很是简单。

    以前宁夜虽然护送过江静怡回家,但却从没有进过她家参观过,而在昨日那场可能是梦境的记忆中,自己曾经进去过遭遇了一些可怕的事情。如若进去后,见到屋内的陈设和记忆相同,那就足以证明一切为真。

    想起那鲜血淋漓的骇人场景,还有形如怪物袭击自己的江静怡,宁夜现在只希望一切真的只是一场梦。

    原本都已经做好爬窗准备的宁夜,却发现别墅的大门竟然没有锁合,轻轻一推便进入了屋内。

    虽然是正午时分,外面艳阳高悬,但是屋内的窗帘都被拉合,一丝光线不透,宛若暗夜。

    而进了屋的宁夜,见到身边的熟悉陈设,尤其是注意到脚下地面上,那一大滩已经凝固成黑紫色的血迹,整颗心不由像是坠入冰洋的石子,无底下沉着。

    他可是清楚记得,在那场血色记忆中,自己就是在这里被江静怡父亲的尸体绊倒。

    现在一切都得到了验证,不是虚幻梦境,而是真切现实!

    突然,一只脚已经踏上去二楼台阶的宁夜,身体一顿,想起了一件令他细思极恐的事情,整个后背的衣衫被冷汗湿透。

    从进屋至现在,他都没有开灯或者拉开窗帘,屋内还是一片黑暗,可是他的视线却丝毫没有受到影响,将周遭的一切都尽收眼底。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在很小的时候,宁夜就从课本上知晓,这世间有很多诸如猫头鹰、狼等动物,可以不受黑暗的影响而狩猎,拥有夜视功能。可是自己,什么时候也变成这样的怪物了?

    还未等他从惊变中回过神,身后便传来“吱呀”的开门声。

    有人,进来了!

    ……

    ……

    隔着这么近的距离,加上开门又如此突兀,就算宁夜有心想要躲避,也已经彻底来不及了。

    事已至此,也唯有顺其自然了。

    而且宁夜心里有种朦胧预感,能够这种时候来到这里的人,身份肯定不简单,说不定就是一切诡变的幕后黑手。怀着忐忑的心情,他转过头去望向大门处。

    走进来的有三人,两男一女,穿着普通看似平平无奇,年龄望上去和宁夜相仿。

    三人望见屋内的宁夜,也俱是一怔。

    “这位道友,也是接了除妖任务过来勘测现场的吧?”那三人中红发飘逸的少年,率先开口打招呼道。

    道友?除妖任务?这到底是什么鬼,这三人难道是沉迷修仙的中二病晚期患者么?还是说……这背后另有隐情。

    “……嗯。”

    原本还在想着该怎么解释自己来历的宁夜,虽不知对方为何会这样称呼自己,不过为了探查真相,便顺着对方话语的意思,含糊不清的应了一声。

    红发少年不疑有他,因为在这栋房屋的周围,设有道盟的法阵结界,普通人是完全闯进不来的。

    他露出和善的笑容,自我介绍道:“我姓赵名阳,道号炎日,擅长控火之术,不知道友又该如何称呼?”

    说着,他还炫耀般展示了下自己的绝活,一团烈焰凭空自掌心涌现。

    望着那团烈焰,宁夜一脸懵逼,就算隔着这么远的距离,他都能感受到空气中炙热的气息,可是对方的手掌却丝毫无损。

    感觉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秘密,崭新的世界向他展露了其中一角。

    宁夜强作镇定,心想这三人明显不是正常人,要是自己不小心暴露了身份,岂不是要被这些人先奸……呸呸呸,被杀人灭口毁尸灭迹。

    “我叫楚夜,至于我的道号嘛,便叫做……”

    先是随便编了个假名,然后宁夜故意拉长了说话的尾音,脑中十万火急想着该编一个什么道号才好。

    这个道号还不能胡乱编,一是要取得文雅点,否则你胡诌个“日天尊主”出来,第一时间就被人识破了。二是要似是而非才行,否则指向性太明确,例如先前那擅长玩火的红发少年,对方让自己当场表演一发那可就GG了。

    急中生智的宁夜,在千钧一发之刻,脑中灵光乍现,终于编出了合适的答案。他双手负立,做出一副世外高人的装逼姿态,徐徐开口道:

    “道初!”

    听到此道号,先前还一脸淡然的三人,俱面露惊骇之色,宛若见到了什么传奇人物般,投射过来的目光中满是尊敬与仰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