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网游小说 > 我的前世大有问题 > 第六章 毫无成就感的套话

第六章 毫无成就感的套话

    “原来是道初前辈!”

    这三人恭敬地朝宁夜行了一个晚辈礼,哪怕他们的年龄相差无几。

    之所以如此,因为在道盟中,不是按照年龄来划分辈分,而是按照修为实力。而敢以“道”字作为道号之人,尽是每一辈中的翘楚天骄,对自己的实力修为有着强大自信。

    在道盟中,有个不成文的规定,凡是以“道”字为道号者,则默认接受所有同辈修行者的挑战。没实力的要是敢这么嚣张,估计没几天就被人打断腿了。

    虽然宁夜不清楚,为什么自己情急之下瞎编出来的道号,会引起面前这三人如此大的反应,不过内心已经有种不妙的预感。

    自己装的逼,含着泪也要装完,况且要是露出马脚,可是有可能会被这三名怪胎给杀人灭口的。

    于是,宁夜从三人口中的道友,一下子跃升为了修为高绝的“高人前辈”。

    “道初前辈,不知您最擅长之道术是什么?”场中一身粉裙的少女,望向宁夜的眼眸中尽是崇拜的小星星。

    经过简短的接触,宁夜也知晓了另外两人的道号,比如刚刚问自己问题的这名少女,道号为霞云。而另一位穿着蓝衬衫的男子,道号为明真。

    貌似这些人在私下接触之时,都喜欢以道号相称,若不是先前那红发少年露了一手,宁夜百分百要把这些人当做中二修仙病患者。

    “我没有最擅长的道术。”宁夜背脊挺直如松,完全带入了前辈大能的角色中。

    这番回答落在三人耳中,则代表着另外一种意思——没有最擅长的道术,因为所掌握的每一门道术都擅长。

    不由更加恭敬起来。

    一行人登上了别墅二楼,在这过程中,宁夜秉承着沉默是金少说少错的金玉良言,双手负后一言不发,高冷无比。

    而这时候,他才发现,那擅长玩火道号炎日的红发少年,就是个话唠加逗逼,这短短十分钟的时间,他的嘴就没有停过,并且思维很是跳跃,上一秒还在说上次除妖时的艰辛,下一秒就直接跳跃到晚上到底是吃烤肉还是火锅。

    不过也得益于他的**叨,扮演着高冷前辈的宁夜,也大概了解了他们此行的目的。

    通俗点来说,就是有个叫道盟的组织,发布了除妖任务,想要赚外快的他们便接了这个任务,类似于一种组队刷BOSS的概念,并且BOSS只有一只,谁先打死谁拿任务奖励,于是他们便先来到了这里,想要寻找与之相关的线索。

    “连道初前辈你这种大能都出手了,看来我们这次又白跑一趟了。”红发少年长叹了一声,显得异常绝望。

    宁夜面沉如水,听到那所谓的除妖任务,在结合昨日见到时宛若怪物的江静怡,让他不禁有种不妙的预感。

    “其实我只是听到昨日这里发生的事后,过来随意转一转而已。”宁夜整理着言辞,准备之后便开始套话之路。

    “我就说嘛,以前辈的修为何必接这种报酬极低的小任务,原来是因为昨天的那件事啊!”

    炎日又开始暴露起了话痨属性,喋喋不休长篇大论道:“现在这件事已经成了个笑话,在整个道盟都传开了。那几名执法者见侦测妖力的眼镜炸裂,以为是S级别的妖王作乱,当场就吓得屁滚尿流逃了,回去后立马联系了道盟长老说要增派援兵前来围剿,闹得人心惶惶,连闭关的太上长老都被惊动了。最后发现只是虚惊一场,原来他们所侦测的妖力,不是那只叫江静怡小妖的,而是那位大人的。唉,不过这也算他们倒霉,谁能想到那位大人竟然会路过这里呢。”

    套话还没开始,便已经彻底结束了。

    和这种你举一他能反一万的话唠套话,还真是毫无成就感可言呐。

    “等等!你刚刚说什么?”

    宁夜整个人霍然转身,心情激荡之下,目光如炬望向眼前的炎日。

    “那……那位大人……会路过此地?”似乎被吓到了,炎日的声音有些颤抖。

    “不是这句,前一句!你刚刚说那只妖叫什么?”

    “江……江静怡啊。”

    “好的,我知道了。”

    得到了所求的真相,宁夜收回了目光,退坐到一旁,一副心灰意冷的模样。

    而炎日后背的衣衫,已经被冷汗湿透,呼吸急促面色苍白。

    在他的视角中,在自己提到那个叫江静怡的小妖之时,眼前道初前辈整个人气质都变了,眼眸异变成了暗金色,夹带着无与伦比的强大威压。

    在被这目光注视的一瞬间,炎日感觉自己的心跳似乎都停止了,宛若面前站着的是一头灭世凶兽。

    道初前辈真乃高人也,竟如此深藏不露,只需一道目光便让我承受不住了!炎日暗自在心里道,同时也庆幸着自己先前没有得罪对方。

    不过为何前辈听到那小妖的名字,会有如此大的反应,难道……

    炎日凑上前去,态度相比于之前越发恭敬:“道初前辈,难道你认识那江静怡?”

    宁夜一脸颓然坐在地面上,怎么都想不通,为何自己一向温柔漂亮的女朋友,竟莫名其妙变成了所谓的妖怪。回想起记忆中她微笑的甜美模样,对比昨日见到的那只骇人怪物,两者完全无法联系到一起。

    见前辈沉默不言,并一脸哀伤之色,一向懂得察言观色的炎日,自然也明白了问题的答案。

    “前辈请节哀,也无须自责,毕竟这种极其稀少的血觉妖化事件,谁都无法提前预知。”

    “血觉妖化?什么意思?告诉我!”

    此时此刻,宁夜也不顾什么会暴露身份,并可能会被杀人灭口了,直接了当地询问道。现在的他,只想要知道这其中的原因。

    炎日一愣,毕竟这可是连初入道盟的新人都懂得常识问题,为何前辈还会问出这样的问题?若不是这间屋外设有法阵结界,加之先前那暗金眸中的强大威压,他几乎都要以为眼前的道初前辈,是没有任何灵力的普通人了。

    难道前辈是在考验我?嗯,应该是这样了,那我得好生回答才行!

    “自上古时起,就偶有妖族与人族结合,诞下血脉的事例,这些人被称之为半妖,体内流淌着半人半妖之血。然而,与妖族通婚的毕竟只是极少数,这些身具半妖之血的后代,随着血脉在人族千百年的一代代传承,妖族之血越发稀薄,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了。然而,这并不代表妖血消失了,而是潜藏在血脉深处。”

    话说到一半,炎日停顿了片刻,小心翼翼观察着前辈的面部表情,见没有任何异样,便继续道:

    “而所谓的血觉,便是体内那一丝妖族血脉觉醒,妖化异变成为半血乃至纯血的妖族。但一般来说,血觉妖化现象只会在刚出生时,属于先天血觉,很少有在后天再血觉妖化的,而前辈你那名叫江静怡的朋友,则属于这种特例。这种后天血觉者,绝大多数会丧失理智,沦为只知道杀戮和毁灭的恶妖,就如同昨日在这里发生的那场血案般,连亲生父母都惨遭毒手。

    “因为这次的事件实在太恶劣,这户人家在江城生活了这么多年,牵涉到的普通人实在太广,据说盟内的长老甚至动用了道器,这才成功抹去这一家三口的存在痕迹,让所有认识他们的普通人都尽数忘却。话说回来,我这辈子都还没见过道器长什么样呢,不知道今生今世,有没有机会……”

    说到后面,话题已经跑偏的炎日,又开始暴露出了话唠属性,口若悬河滔滔不绝,连气都不带换的,大有一直说到地老天荒的气势。

    宁夜安静听着,现在的他也终于明白,一切谜团后背的真相。

    只是这真相,实在太过残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