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网游小说 > 我的前世大有问题 > 第七章 前辈好强好厉害

第七章 前辈好强好厉害

    “这种血觉妖化,还有机会恢复正常么?”

    沉默良久的宁夜,终于开口,出声询问道。

    已经从道器的话题,聊到自己七舅老爷隔壁邻居家的那只蠢萌哈士奇的炎日,终于克制住了继续话唠下去的欲望。

    恢复正常?

    炎日抬起头,见前辈的面色凝重,不像是在说笑,不由心里一个咯噔。

    现在他也百分百肯定了,眼前的道初前辈,确实与那江静怡关系匪浅。

    “根据记载,这种血觉妖化现象是不可逆的。但正如道典所诉,‘大道五十,天衍四九,人遁其一’,凡事都存在着一线生机。逆转的办法确实有,但是……”炎日吞吞吐吐,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但是什么?你说吧,我听着。”

    “但是,所要付出的代价,实在太过于巨大,哪怕是道初前辈你这样的同辈天骄,也实在承受不起。”

    炎日整理了下言辞,面色严肃地继续道:“我曾在道盟一本杂记上,见到过成功的事例。十多年前,盟内一位经商成功富甲一方的前辈,年幼的女儿遭仇家暗算,强行激发出了体内的妖族血脉,变成了只知杀戮的恶妖。那名前辈为了救治女儿,散尽家财,加上多年来为道盟东奔西走的情分,这才请动盟内隐世的太上长老出手。最终,太上长老以元气大伤为代价,成功逆转了妖血。”

    这已经是很委婉的说辞了,有些话语炎日没有说出口。

    想要逆转妖血,简直是难如登天。

    这世间,修为能够达到道盟太上长老层次的,纵观华夏神州,也寥寥无几,无一不是法力近乎通神的存在,超然于物外,根本不是随意便可请动的。

    听到后面的回答,刚刚还因为有恢复方式而满怀喜悦的宁夜,此刻就像是自天堂坠入地狱,又陷入了绝望。

    他连这个前辈的身份,都是假冒的,又能从哪里去找那所谓的太上长老?

    “小心!有妖物!”

    突然,耳边传来一道惊呼声。

    炎日听到同伴的提醒声,连忙转过身去,见到在十米开外出,有着一头目透红光的妖物,尖牙利齿,拖着一条黑色长尾。

    虽然这是宁夜生平第一次遇妖,但凭借着常识,他一眼便认出这是一只鼠妖。因为这货完全就是放大加长版的老鼠,只是这放得也太大了了一些,正常巴掌大的老鼠,此刻竟然足足膨胀了百倍有余,堪比一头成年金毛犬。

    至于昨日见到的江静怡,在他的心里依旧是自己的女朋友,而不是妖,所以这自然是他人生第一次遇妖。

    “区区鼠妖而已,看我把它直接给烤了!”

    虽然不知为何这里会出现一只鼠妖,但炎日依旧表现出了强大的自信,直接朝前走去,炙热的火焰自掌心涌现,准备在前辈面前好好展现一下自己的控火绝学。

    宁夜坐在地面上,身躯纹丝不动,一副淡然自若的前辈姿态。

    但实际上,他是被这种鼠妖给吓到了,毕竟任谁第一次见到这么大的老鼠,都会有些发懵。

    见到炎日主动出手,宁夜暗自长舒了一口气,自己有几斤几两他很清楚,平常在家抓抓老鼠还行,让他对付一只齐到自己腰部的鼠妖,那还是算了吧。

    炎日掌心的火焰,如同具有灵性一般,此刻融合交汇在一起,然后化为一条巨大的赤红色火蛇,朝着那头鼠妖疾驰飞去。

    空气中传来阵阵烤肉的香味,此时此刻宁夜不禁想起了以前常吃的烧烤,那家常去的烤肉店老板,就是无良地用老鼠肉来代替羊肉串卖,这简直就是丧尽天良道德沦丧,最后虽然被群众举报了,但只是草草罚款了事,连店门都没有关,依旧继续干着这种无良勾当。

    作为知情人士,宁夜先是大吐特吐了一番,此后很长一段时间,直接告别了烧烤这种美食。

    见到鼠妖已经被自己的烈火包裹其中,炎日潇洒转身,想要听听道初前辈对自己这一手控火绝学的评价。

    “大功告……”

    最后一个“成”字还未说出口,他的身躯直接被抽飞了出去,撞在坚硬的水泥墙壁之上,“哇”的一声,吐出一大口鲜血。

    那将他抽飞出去的物体,正是那头鼠妖如同钢鞭一般的黑色长尾。

    原以为已被烈火焚死的鼠妖,从火焰中徐徐爬出,除了身躯表层有两处巴掌大的被烧得黑焦之外,其余之处连皮毛都没有被烧毁。此时它的眼眸中,流露出宛若人类般的嘲笑目光,一副计策成功的模样。

    “小心!这只鼠妖有问题,绝不是寻常的妖!”

    倒在地上,嘴角满是鲜血的炎日,拼尽最后的力气提醒道。

    现在他也彻底明白,自己被眼前的这头鼠妖给玩弄了,自己驾驭的火蛇其实连它的防御都破不了。可是这鼠妖,却自行撤除了身躯两处地方的防御,让肉体被烧灼散发出味道,故意营造出不敌的模样,然后趁着自己松懈之时,出尾迅雷一击。

    这等智慧和手段,已经和人类无异了,明显已经开启了部分灵智。

    而场中炎日的另外两名队友,见到他重伤吐血倒地,都直接被吓到了。炎日这个人平常虽然话唠,但是能够成为小队首领也是有原因的,那便是远超于他们两人的力量。

    连炎日都敌不过这只鼠妖,他们两人就更不用说了。

    这时候,众人所有的希望和目光,便都汇聚在了身为前辈高人的宁夜身上。

    鼠妖也将目光放在了正前方的宁夜身上,朝着他逼近而去,锐利的锯齿张开。

    身为场中众人的希望,和鼠妖食物目标的宁夜,依旧盘膝而坐在那里,似乎不惧和鼠妖正面对抗,如此淡然气度,令一旁少女看得美眸中尽是倾慕的小星星。

    然而事实情况是,宁夜现在腿软了,实在站不起来了,否则早就第一时间开溜了。

    让他杀杀鱼还行,至于杀妖这种事,实在难度等级太高了。

    鼠妖一步步逼近,宁夜甚至都能嗅到它口腔中的腥臭味道。

    难道……我就要这么死了么?

    望着步步逼近的鼠妖,宁夜心里一片悲凉,尤其是想到自己这人生十八年来,刚刚拥有了一个漂亮温柔的女朋友,美好的生活正在向自己招手,一切就被无情剥夺走,仿若要让他领略到命运的残酷和无常。

    在这生命的最后时刻,过往的人生记忆,如同倒带的电影胶卷,一幕幕在脑海飞快重现。

    他见到放学后空荡无人的教室内,羡慕看着那些被父母接走的同学,黄昏落照下趴在窗前的年幼自己;

    他看到月光清辉下,借着酒意壮胆,抱着会被果断拒绝的绝然心情,蹲守在江静怡回家路上,面色通红准备告白的自己;

    他望见灯火璀璨的喧嚣街道上,和江静怡结伴走在一起,在内心打气了一万次后,终于下定了勇气,伸出手去向她的手掌牵去的自己……

    回忆内耳畔所有的万语千言,最后都化为当日月色下的那句“宁夜,其实……我也喜欢你啊”,还有曾经彼此许下那句誓言,“一定要一辈子都好好在一起”。

    “如果今天我死在这里,那么也就意味着着,江静怡在这世上最后的存在痕迹,都彻底消失了吧。再也没有人记得曾经的她,唯一记得她的,也只会将她视为必须除掉的妖怪。”

    宁夜目光平静,望向眼前快要逼近到面前的鼠妖。

    不知为何的,他竟在这种时候,莫名想起了曾经看过的一则好笑段子——

    如果你遇到吃人的老虎,那么你千万不要低头弯腰暴露要害,否则它会把将视为想吃就吃的食草动物。也千万不要转身逃跑,因为你再怎么跑也跑不过它,反而会给它扑到你的信心。这种时候,你最正确的做法,就是挺起胸膛站直身躯,目光必须要带有怒火和杀气,同时双手张开做出挑衅动作,用最大的声音叫喊一些很有气势和威严的话,比如“草泥马,你有本事来吃老子啊”这类的。

    毕竟……这样死得会有尊严。

    万万没想到,当初哈哈大笑过的段子内容,如今竟然成为了现实。

    宁夜正在努力考虑着,自己是不是应该在这最后时刻,实践一下段子的方式,以生命来娱乐娱乐这世界,奉献人生最后一点贡献。

    还未他考虑结束,鼠妖已经临近的跟前,张开满是利齿的大口,就要朝宁夜的脑袋咬去。

    然后,伴随着“噗咚”一声闷响,鼠妖庞大的身躯摔落在地,生命气息全无。

    看它血红双目瞪圆,似是在临死前见到了无比恐怖景象。

    嗯……简而言之,就是被吓死了。

    望着面前的鼠妖尸体,宁夜整个人都懵逼了,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

    刚刚已经在等死的他,明明什么都没做,这鼠妖怎么莫名其妙就挂了呢?难道是突发心肌梗塞,亦或是突然良心发现,觉得吃人这种事很不好,于是自绝心脉来证明自己是只善良之鼠?

    总而言之,不管如何现在是安全了,死亡危机解除。

    宁夜转过头去,便见到场中其余三人,都在用一种如同遇到偶像的崇拜目光炙热凝视着自己。

    “道初前辈真乃神人也,连手指都没有动,仅仅一道目光便将这头鼠妖斩杀!道辈强者,恐怖如斯!”

    之前还重伤倒地的话唠炎日,连嘴角的鲜血都没来得及擦拭,便跳出来吹捧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