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网游小说 > 我的前世大有问题 > 第九章 一场美梦

第九章 一场美梦

    和炎日等人分别后,宁夜漫无目的走在街道上。

    不知道该去哪里,不知道该做什么,更不知道自己能够做什么。

    在得知了残酷真相后,那种无能为力的绝望感。

    若是在以前,有人过来告诉他,这世界其实没有这么简单,还有着妖怪之类的超常理存在,相信科学的宁夜肯定会嗤之以鼻,觉得对方脑袋是被磨盘磨过。

    但现在,在亲眼见识了这一切后,他终于知晓,原来这个世界并没有表现看上去的这么简单,妖怪什么的也是真实存在的。

    而他所暗恋的女生,所想要在一起一辈子的女朋友,就突然变成了一只妖怪,还被除他以外的世界,给彻底遗忘了。

    这种离奇而曲折的怪事,听起来或许有些可笑,可是宁夜却一点完全笑不出来,想哭。

    关于江静怡消失的谜团,如今已被解开,但是还有一些事,宁夜至今都未能想通。

    按照他的记忆,昨日昏暗的房间内,自己可是被妖化的江静怡用手掌贯穿了胸膛。虽然是没有心脏存在的右胸,但是根据基本的医学常识,这也不过是稍微延缓几秒死亡时间罢了,那么现在问题来了,是谁救了自己?

    而且,宁夜也察觉到了自己身体的不对劲,其实从早上醒来时,他就隐约觉得身体和平常相比有些不对劲,但当时因为满脑子都被女朋友的事情塞满,所以没有去在意。

    可刚刚,他竟然发现自己可以在黑暗中清晰视物,这种变化实在太明显了。

    在过去的十八年人生中,他走了这么多夜路,都从未有过这样的经历。

    身体的变化,还远远不止夜视这么简单。

    开始正视自身变化的宁夜,发现自己的五感也得到了提升,可以听得更广看得更远。并且身体素质也是,以前力量只能算是普通的他,如今却可以轻松将百斤重的东西举起。

    并且这种改变还未停止,似乎体内存在着某种东西,正在改造着自己的身体,每过去一段时间,各方面体能都会得到长足的增长。

    他甚至再想,要是这种变化一直不停止,自己是不是可以**反穿,去学习超人拯救世界了。

    “简直就像是一个怪物”,察觉到自身变化的宁夜,在心中做了如此的自评。

    一想到“怪物”这个词,他不禁有些黯然,想起了昨日曾见到过的江静怡。

    孤身一人在街头游荡了数个小时,一直等到残夕将尽,宁夜才回到家中。

    之所以这么做,一方面是因为他心里确实茫然,借着走路来缓解。另一方面,则是他心里有着一份渺茫的希望,希望能够靠着自己,在偌大的江城找到江静怡。

    至于真的找到之后,自己又该,或者说又能做什么,宁夜暂时也不知道。

    这种时候,他唯一能够参考的,好像也只有那些电影中的经典桥段了。那些影片中不都是这样么,男主角或者女主角迷失了神志,这时候另一方便会挺身而出,用真情真爱唤醒对方的理智,然后迎来大圆满的结局。

    很可笑的办法,但好像也只是唯一的办法。

    回到家的宁夜,随手打开了电视机,然后心灰意冷躺在沙发上,也不去看电视里的节目,只是躺在那里。至于开电视的原因,那只是为了让冷清的家里显得热闹些而已。

    这是他多年来养成的习惯了。

    在很多同学眼中,宁夜简直是过着神仙般的日子,自由自在无忧无虑,父母因为工作关系常年不在家,完全没有人管着,可以放学后想怎么玩这怎么玩,而不像是他们,有时和朋友贪玩到太晚回家,都会被一顿臭骂。

    而宁夜,也羡慕着别的同学,放学时有父母来接送,回家后餐桌上有热气腾腾美味反常,并且生活中的所有家务都不用自己动手,遇到烦心事可以向父母倾诉寻求帮助,甚至偶尔还可以对父母撒个娇什么的。

    当然,涉及到男人的某种尊严问题,这些他都不会表露出来,相反还会在放学后的操场和同学一起踢球时,当有队员说天色不早要赶紧回家时,宁夜还会装作云淡风轻的模样,轻描淡写地炫耀一句“你看看我,就算踢到明天不回家都没事”。

    这句话说出口,定然会收得小伙伴们的艳羡目光。

    也就是在这一刻,宁夜才有种自己父母不在身边,其实也是一种好事的想法。

    可一刻,就仅仅只是短暂一刻罢了,毕竟等回到家后,又要面对冷冷清清的现实。

    不知道在沙发上瘫了多久,当肚皮再次传来“咕咕”的饥饿声时,从中午就没有吃过东西的宁夜,这才不情愿的起身,准备解决下吃饭的问题。

    刚把泡面拿出,还未来得及撕开包装袋,门外便传来了敲门声。

    打开门,访客是两名老熟人,楚然和他正在上初中的妹妹楚芸。

    “你们?”

    见到这对兄妹的来访,宁夜不禁有些错愕。

    “晚上正好闲着没事,就过来看一看。”楚然完全不把自己当外人,毫无姿态地直接一屁股躺在沙发上:“我妹妹听说了白天的事后,也非常担心你,为了让她能够安心,我这个做哥哥的只好把她一起带过来了。”

    “哥哥!”

    被兜了老底的妹妹,低下者红着脸小声抱怨了一句,连抬头看一眼宁夜的勇气都没有。

    见到这对兄妹的来访,宁夜原本心中的悲伤情绪,也被暖流稍稍冲淡了些许。

    楚然开口问道:“宁夜你身体好些了么,真的不考虑来一发杨教授的电击治疗么?”

    “还是免了吧,我还想多活几年呢。至于身体情况,你们就不用担心啦,已经完全好了,以后也再不会说什么胡话了。”

    关于事实的真相,宁夜最终还是选择了隐瞒,并不是不信任,而只是单纯不想将他们牵扯进来。

    “既然这样那就好了,不过我依旧完全想不通一点啊,平常很是正常的宁夜你,怎么突然会有这么奇怪的行为。不会真像是外界传言般,是因为单身太久寂寞空虚冷,想女朋友而想出幻觉了吧?”

    楚然右手拖着下巴,做出深沉思索的模样,接着道:“虽说撸管会伤身,不过相比于这种癔症来讲,还是伤身要好些。当然,最好还是找个女朋友最好,有合适的目标没,有的话我去帮忙给你助攻一发……啊!”

    已经完全听不下去的妹妹,悄悄在自己哥哥的腰间轻拧了一记,终结了这个话题。

    “放心好了,我早上的那些行为,只不过是因为一场梦而已。”

    “梦?”

    兄妹两人倒是心有灵犀,异口同声地低呼。

    “嗯,一场很美很美的梦,而现在梦醒了。其实如果可以,真想一辈子都不醒来啊。”

    宁夜低声道,嘴角虽然带着宽慰两人的微笑,但笑容却比哭还要难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