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网游小说 > 我的前世大有问题 > 第十二章 玩你妹啊玩你妹

第十二章 玩你妹啊玩你妹

    回到屋内,小怜已经在楚然妹妹楚芸的帮助下,换好了新衣裳。

    身着粉色洛丽塔的小怜,在灯光的照耀下,可爱宛若童话故事中的格林小公主,一双乌黑的大眼睛宛如童话中秋天的池塘,清澈明澈,一眼见底。

    而身为女生的楚芸,早已被彻底俘虏,并将自己的零食都贡献了出来。

    “虽说三年不亏,死刑血赚,但宁夜你可千万别玩火啊。”楚然在旁边悠悠然来了一句。

    “玩你妹!”

    此话一说出口,空气突然安静。

    X你妹这种玩笑口头禅,身为好友的两人之间经常开,但现在的问题是,楚然真的有一个妹妹,而且这个妹妹还就在眼前。

    楚芸顿时霞飞双颊,红到了耳朵根子,连抬头的力气都彻底失去了。

    这就很尴尬了,宁夜此时此刻真想找条地缝,直接钻进去与世长辞,以后玩笑话真的不能乱开啊,要开也要看情况。

    “爸爸,要抱抱!”

    刚换好新衣裳,小怜就迫不及待地过来对宁夜撒娇。

    不过也得益于此,将客厅内原本尴尬的气氛,给冲淡了不少。

    这点简单的要求,宁夜自然不会拒绝,蹲下身去将她抱起。

    况且现在的他,也已经完全代入了爸爸这个角色中,毕竟任谁见到如此可爱如小天使的女儿,都会升起怜惜感。

    小怜双手环着宁夜的脖子,就像是树袋熊般挂在上面,说什么都不肯下来。

    望着眼前温情的一幕,楚然忍不住点评道:“其实这么一看,你们还真的挺像一对父女的,CP感十足啊,尤其是宁夜你脸上的笑容,透着一股父爱如山的感觉。”

    “不过这样也好。”楚然接着说道:“我虽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但宁夜你这几天来都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完全不像以前的你。既然不肯告诉我,那肯定有你的理由,我这个做朋友的也就不多问了。”

    “我……”

    宁夜原以为自己掩饰的很好,却没有想到楚然还是看出了不对劲。

    楚然摆了摆手,笑着打断道:“好了好了,我说这番话又不是逼问你什么,只是想告诉你,如果真的遇到什么麻烦事,尽可以来找我,我或许可以帮上些忙呢。话说都已经这个点了,大家肯定也都还没吃饭吧,今天宁夜你喜得闺女,我请客吃大餐去,想吃什么随便点!”

    宁夜知道楚然想要帮助自己,也明白他的这份情义,只是自己所遭遇的这些事,实在太过去曲折离奇,也不适合将他牵扯入内。

    就在一行人刚刚走出大门,商量着该去哪里吃晚餐时,宁夜口袋中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手机屏幕上显示的联系人,是“炎日”。

    终于等来这通电话的宁夜,连忙接通了电话,在听到炎日传递来的消息后,宁夜的面色难看无比。

    “楚然,小怜就先交给你照顾了,我这边有点急事,需要赶紧去一趟!”

    挂掉电话,他匆匆交代下了情况,连回复都没来得及等,便急忙朝外跑去。

    ……

    ……

    阴暗僻静的巷弄里,横陈着一具血肉模糊的尸体。

    “这是她……做的?”

    炎日自然明白那个她,指的是谁,有些不忍地低声道:“是的。”

    很是奇怪,明明是如此血腥骇人的场景,可宁夜却没有任何的恶心感。

    或者说,比起这微不足道的恶心感,他的心中早已被其它更为庞大的情绪给塞满,已经来不及去恶心。

    当初那个连从巢中摔下的雏鸟,都一定要送回母亲身边的善良女生,怎么变成了如今这副模样了呢,变得就连别人的性命都可以轻易剥夺?所谓的命运,真的如此冰冷残酷么,要这样去对待她?

    宁夜很是不解,也更是心疼。

    “道初前辈,正如我先前所言,现在的江静怡小姐已经不是原本的她了,会做出这些事,也只是受到妖性驱使,而并非她本意。”炎日在一旁宽慰道。

    “炎日,谢谢你!”

    炎日不由有些受宠若惊,连忙道:“前辈实在太客气了,您先前不仅救了我们的性命,还赠了价值不菲的鼠妖尸体,我们实在无以为报。说来惭愧,前辈交付下的嘱托,我们至今还没有完成。”

    这倒不是他们偷懒,实际上这几天中,炎日这三人小组,几乎是不眠不休在收集线索了,可毕竟江城如此之大,还是力有不逮。

    就像是今天的事情,感知到妖气的第一时间,他便立马赶到了现场,可还是来晚了一步,等他匆匆赶到这里时,对方早已消失不见,只留下这具尸体。

    “我当是谁呢,原来是炎日你这个手下败将啊!”巷口处传来这样的讥讽,一名脸长如马脸的青年缓缓走了进来。

    见到来人,炎日面色顿时有些不好了,低声对宁夜道:“这人叫孙白,道号冲远,他的师傅和我的师尊有怨,所以一向和我不对付。不过他的修为远超于我,这次他故意接了这则除妖任务,便是为了针对我,让我难堪。”

    那马脸青年走到近前,随意打量了平平无奇的宁夜一眼,然后便将目光放在了炎日身上。

    “想不到你还有些作用吗,竟然比我还要先来一步。不过既然本公子已经来了,你们两人就麻利得滚蛋吧,这次的任务凭我一人足够了。”

    炎日神情紧张拦在宁夜面前,生怕道初前辈会因为言语的挑衅,忍不住出手。

    在道盟中,盟内弟子私下出手交战,可是重罪,会遭受刑罚殿的严惩。

    可马脸青年,却会错了意思,以为炎日这副紧张举动,是因为想要维护身后的那名陌生少年。

    这下子,他不禁来了兴致,将目光放在宁夜脸上,以为抓到了炎日的弱点。

    凡是能够打击到炎日,这个自己师傅死对头徒儿的事情,马脸青年都很感兴趣,因为若是做得好,回去后师傅心情大悦之下,绝对不会吝啬于赏赐。

    “孙白!你可不要忘了道盟律戒,盟内弟子私下交战,可是会被刑法殿严惩的,到时候就算你师傅也保不了你!”

    察觉到对方意图的炎日,立马大声提醒道。

    他这番话,既是吓退眼前不怀好意的孙白,也同样是提醒身后的道初前辈。

    经过短暂的接触,炎日已经把宁夜定位成了一名修为高深,却几乎不通门内事务的高人弟子,也许以前都是跟着师傅在某座秘境潜修,所以很多常识都不了解。

    想起刑罚殿的手段,马脸青年踌躇了片刻,最终还是没有选择出手。

    他深深看了一眼宁夜,似乎要将他的面容记住,留待日后对付,反正以后机会多得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