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网游小说 > 我的前世大有问题 > 第十三章 一拳破万法

第十三章 一拳破万法

    无视了一旁的炎日和宁夜两人,马脸青年走到那具尸体前,开始了勘察工作。

    他表情严肃,自衣襟内郑重掏出一方玉镜,镜边刻有各种玄奥的符文,似乎有着能将人的心神吸引进去的魔力,而镜面乃是琉璃制成,其间像是大雾弥漫,朦胧不清。

    “竟然是‘观时镜’!想不到他那一向小肚鸡肠师傅,竟然将这等灵宝都给了他!”一旁的炎日,忍不住发出一声低呼。

    “观时镜?那是什么,之前炎日你曾经所说的道器么?”

    对于这些方面,宁夜真的是一窍不通,不同从炎日先前的反应来看,应该是什么了不得的宝贝。

    好在炎日已经习惯了前辈的无知,于是耐心为宁夜扫盲起来:“怎么可能,这观时镜,只是低阶灵宝而已,离道器还有十万八千米的差距。每一件道器,都蕴含着绝强法则,且天生通灵会自行择主,威力惊世,就算是盟内道器也不过十指之数,分散神州道盟各地镇压一切魍魉。”

    “而这观时镜,虽说只是最低阶灵宝,但是已经超脱了寻常法宝的范畴,威力不容小觑。至于它的效用,便是可以短暂的回溯时光,重现此地之景。当年,这种回溯时光并不是万能的,不仅对于使用者消耗极大,而且若是回溯过程中遇到修为远超自己之人,会遭受严重反噬,轻则重伤,重则身死。不过现在这种情况,用它倒正合适。”

    就在这边炎日小声解释之时,那边的马脸青年,也已经有了动作。

    他左手捏出一道玄妙法诀,点在灵宝观时镜之上,顿时镜面光华大放,一幕虚景呈现在半空中,就如同电影院中播放的影片画面一般。

    光幕中,阴暗的小巷内,出现了一名衣着新潮染着黄毛的青年,面色泛红似乎是刚喝了酒,嘴里叼着根烟正骂骂咧咧着什么,就像是那种街头常见的无所事事的小混混。

    他走到巷子内,便直接拉开裤子拉链,开始放水。

    这时,他似乎听到了什么异响,借着酒意好奇地朝巷子深处走出。

    一名衣衫褴褛的少女,蹲靠在最深处的墙角,双臂抱膝,脸庞深埋进不见天光的臂弯中,双肩轻轻颤动,似是在哭泣。

    见到这一幕,宁夜心神一颤,因为那正在哭泣的少女,正是自己的恋人江静怡,那手腕处的红绳,鲜红如初。

    而且,此时的她,并不是那夜见到的妖化状态,而是校园时所熟悉的她。

    光幕中,黄毛青年突到这诡异的一幕,一时间也有些被吓到了,便准备离开。可当他见到这哭泣少女,抬起的漂亮面庞之后,又停下了脚步,带着淫邪的笑容,继续朝着她走去。

    刚刚接近,还未等他有什么进一步动作,眉心便被一道黑芒贯穿。

    蹲在墙角的少女徐徐起身,双目转变为漆黑之色,其中完全没有一丝人类应有的情感,走到黄毛的尸体前,将他的心脏掏出,大口咀嚼起来……

    光幕退去,一切重归黑暗。

    “这只小妖还挺漂亮的么,看来够我好好玩一段时间了。”

    收起观时镜,马脸青年饶有兴趣地自语道,声音在狭窄的巷弄内格外清晰。

    炎日观察着前辈的表情,小心翼翼地道:“这个孙白,本身性格就有些变态,所以没有愿意和他组队,以前他就曾因为喜欢玩弄虐杀任务目标,而遭受过盟内的警告。不过因他师尊的护短性格,加上那些受害者本就是要消灭的任务目标,所以最后也就不了了之了。”

    宁夜沉默不语,望着那孙白离开的背影,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炎日忧心忡忡地继续道:“若是被他先找到江静怡小姐,那可就难办了,看来得想办法加快进度才行。实在不行,我便只好去求……哎,前辈你要做什么?”

    此时此刻,宁夜已经大步向前,追上了正欲离开的马脸青年。

    “怎么,难道见识了我的手段,准备向我求饶不成?我这个人很大度的,你只要跪下来朝我磕三个响头,我以后自然不会找你的麻……”

    按照他想到,这和炎日一起的陌生青年这时候找上自己,肯定是因为畏惧自己的强大,于是过来道歉求饶了。

    可他的话还没说完,一只伴随着凌厉破空声的拳头,便迎着面门而来。

    情急之下,孙白心念一动,立马祭出了与心神相通的防御法宝。一枚像是印章般的黑色法宝,迎风自长,一瞬间便从巴掌大小,长成一米有余,像是黑色城墙般横隔在面前,要阻拦宁夜的拳头。

    拳头与法宝碰撞在一起。

    “砰!”

    伴随着一声巨响,黑色印章直接四分五裂,而孙白的身体也如同炮弹般激射出去,重重撞在墙壁上,厚实的砖墙浮现出蜘蛛网状的裂痕。

    他吐出一大口鲜血,然后直接昏死过去。

    宁夜放下拳头,自从身体异变之后,他虽知道自己的力量在与日俱增,却不知晓到底到达了什么程度。

    刚刚,在那含怒出手的一拳中,他首次用出了全力。

    手掌处传来剧痛,已经完全使不上任何力气,似乎在击碎那枚黑色印章时,手骨承受不住这样的碰撞,裂开了。

    有鲜血顺着掌纹流淌而下。

    而这鲜血,竟然并非是殷红血色,而是如同黄金般璀璨的色泽,金色的鲜血。

    宁夜自己都有些懵逼,不明白自己的血液,何时竟变成了这样。

    另一边,炎日直接看呆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

    孙白这个人虽然性格变态,但修为可是实打实的筑基修士,可现在竟然被一拳给搞定了。

    炎日倒不是质疑道初前辈的修为,只是没想到前辈没有使用道法,只凭毫无花哨的一拳,便孙白给击败了。就连孙白身上的上品防御法宝,也直接被这一拳给轰碎了。

    能以肉身硬抗法宝的人类,炎日还是第一次见到。

    “难道道初前辈,除了精湛的道法外,还是强大的炼体修士?”炎日如此想到,内心不禁受到了巨大的震撼。

    震惊过后,他望着眼前的烂摊子,不禁感觉大为头疼。

    道初前辈这一拳可捶爽了,可是后果却极其严重,道盟的律戒可不是说着玩的,哪怕是盟主的亲生儿子破了律戒,也一视同仁,老老实实接受刑法殿的制裁。

    他走上前去,查探了下状况,万幸这面庞惨不忍睹的孙白,只是受伤昏死了过去而已,性命倒是无碍,顶多在床上修养个十天半个月。这样的话,就算盟内有责罚也不会太严重。

    不过想起对方还有个极其护短的师傅,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最终,想起前辈先前的救命之恩,炎日咬了咬牙,在心里暗自做出了决定,准备把这次事情都揽到自己身上,无论什么责罚他都认了。

    这也是他,现今唯一能报的恩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