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网游小说 > 我的前世大有问题 > 第十四章 妖盟来使

第十四章 妖盟来使

    脱下外套,将受伤的手掌严严实实包裹好,宁夜便和炎日离开了这条巷弄。

    至于那尚在昏迷的孙白,谁管他,就让他安静躺着就好。

    先前的巨响,已经引起了一些路人的注意,以为里面发生了什么爆炸事故,甚至有人已经开始拨打电话报警。

    见此情况,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两人快步离开此地,很快便融入人群消失不见。

    “道初前辈,你的手受伤了。”

    宁夜宽慰道:“没关系,不严重的。”

    “凭借这次收集到的江静怡小姐资料,相信不出几日,便可以找到她了。为了避免迟则生变,我这边就先走了,抓紧时间去调查,一有消息便通知前辈。”

    “嗯,那就多谢炎日你了!”

    两人就此分别。

    寒夜已至,道路两旁的街灯渐次亮起,撑开一片寥落的夜色。

    孤身走在街头的炎日,面露愁容地长叹了一口气。

    他倒不是为接下来会遭遇的责罚而担忧,之所以叹气,只是因为觉得道初前辈很是可怜。

    没错,就是可怜。

    炎日很是清楚,为何前辈最后会突然发难,不计后果地出手对付孙白,便是为了保护那妖化的江静怡。

    话说回来,那孙白也是自己作死,平日里嚣张跋扈惯了,非要在前辈面前说那种话,这不是找死么。

    “问世间,情为何物啊……”

    负手而立,望着头顶的灿烂星空,炎日少年老成地感慨自语着:“想不到就连道初前辈这般强大的天才,也难逃情网。还好我炎日这一生以来,心如止水向道之心坚定,从未被滚滚红尘所诱惑。”

    “噗嗤!”

    身后传来一声轻笑。

    炎日慌乱转过头去,发现是一名陌生的青衣少女,面容清秀衣衫古朴,和周围的环境格格不入。

    “我还是第一次听见,有人把找不到女朋友,说得如此清新脱俗的。你这小道士,倒也是格外有趣。”青衣少女继续调侃道。

    炎日吓得朝后退了几步,因为他从对方身上,感受到了庞大的妖气。

    这位青衣少女,不是人类,而是一只化形成人的妖,并且还是修为很强大的那种。

    “小道士你这么怕我干嘛,放心好了,我可是吃素长大的,不会把你给当做零食给吃了的……”

    “青青,我们该走了。”

    一旁似乎是青衣少女母亲的美妇人,淡淡开口道。

    “好不容易出来一次,母上你就让我多玩一会儿嘛,整天修炼都快闷死了。”被称为青青的少女,很是不情愿地咕哝道。

    母亲回绝道:“我们这次是代表妖盟来访,身为客人,若是让主人家久等,那失得便是妖盟的礼数。”

    虽然不情愿,青衣少女也只得服从母亲的意愿。

    临走时,她跑到炎日的面前,拍了拍他的肩,豪气干云地道:“相见便是有缘,小道士你这么有趣,不如以后就跟我混好了,姐姐会罩着你的。姐姐这边还有事,就先走了,下次见面时再聊吧。”

    说完,她还面带笑容,很是自来熟地用手捏了捏炎日的脸颊,以表对他的欣赏喜爱。

    捂着被捏的脸颊,望着这对母女离去的背影,炎日的内心是崩溃的。

    自己……这是被调戏了么?

    对方“姐姐”的自称,炎日到没有觉得有何不妥,妖族的寿命本就比人族漫长得多,刚刚那青衣少女看似不过十六七岁,但实际年龄可能早已破百,连做他的祖奶奶都足够了。

    对于她妖族的身份,炎日也没有什么敌意,更何况对方还是妖盟的成员。

    虽说在上古时期,妖族为尊的时代中,曾将人族作为最低等的家畜,生死予夺任意宰杀,犯下过无数杀孽,那是人族史上最黑暗的年代。最后幸有圣人出世,自创修行之法教化万民,带领人族一步步走向光明,终结了这黑暗岁月,让人族屹立在万族之巅。

    但是悠悠万载过去,现在的时代已然不同,打生打死只会徒增伤亡。

    就像是人类中会出现丧尽天良的恶人,但你不能一棍子打翻一船人,说所有的人族都是烧杀掳掠的恶人。同理,妖族也是一样,这世间存在着以人为食的恶妖,但也不乏很多与世无争与人为善的良妖。

    因此,早在千年前,妖盟和道盟这两大盟,便以签署下了“两族盟约”,约定互不侵犯友好互助。

    见那青衣少女已经走远,身影消失在长街的尽头,炎日也从怔神中恢复过来。

    这只是一段小插曲罢了,现在的当务之急,便是尽快为道初前辈找到妖化的江静怡。

    必须争分夺秒才行,否则等到盟内的惩罚下来,自己是要被抓到刑法殿关禁闭的,到时候就没有机会了。

    想到这里,炎日浑身上下顿时充满了干劲。

    “不过话说,最近江城是出了什么大事了么,怎么就连妖盟都有使者来访了?前些日子还听说,盟内有了不得的神秘大人物,最近也要来下访,一切实在有些不寻常啊。”

    他有些疑惑地低语着,不解状况。

    ……

    ……

    按照以前学过的包扎方法,宁夜单手将外套撕成布条,简单得将受伤的右臂包起。

    按理来说,这种涉及到骨头的伤势,应该直接去医院接受正轨治疗才对。

    可问题是,他根本无法去和医院解释,自己为何会受伤。而且那诡异的金色血液,若是暴露出来,会被医院人员当成怪物吧,他不想让任何人知道。

    拨通了楚然的手机,得知他们的吃饭地点后,宁夜便朝着那里赶去。

    紫峰大厦顶楼,装饰典雅的西餐厅包厢内。

    “宁夜你小子干嘛呢,也没个理由,匆匆丢下一句话就跑了。不是我说你,你现在可是做爸爸的人了,以后可要……啊!你的手怎么了?”

    见到宁夜进来,正准备好生数落他一番的楚然,突然瞥见那受伤被包扎起来的手臂。

    “就是跑得太着急,不小心摔了一跤而已,不碍事的。”

    宁夜故作淡定道,然后拿起桌子上的菜单,装作食指大动的模样,转移话题道:“哇!之前就听过,这家西餐厅的牛排很有名,今天有楚然你这个土豪在,终于可以一饱口福了!”

    若是不熟悉的人,可能还真被他这精湛的演技给骗了。

    可楚然是什么人,按照他的话说,只要宁夜眼睛一转,就知道他心里在打什么小九九。

    虽然看破了这是在转移话题,楚然却没有点破,反而帮衬着将这件事给带过去了。

    只是心里,难免会有些难过。

    他可以清楚感觉到,在这段时间里,宁夜身上的变化,那种淡淡的疏离感,就像是换了一个人般。

    记得以前,两人可是无话不谈亲密无间,宁夜就连上初中时表白暗恋的女生失败,在家抱着被子哭了一整夜,这种很没男子气概很没面子的丑事,都可以毫无顾忌地告诉自己。

    “宁夜啊,我觉得在吃饭之前,你得好好安慰下你的女儿,否则这里都快要被眼泪给淹了。”

    楚然面带微笑,善意提醒道,然而那微笑,但却让人感觉有种幸灾乐祸的味道。

    宁夜转过头去,见到刚认的女儿小怜,正望着自己受伤的手臂,泪水如同泉涌,怎么都止不住。

    “爸爸你不要死!千万不要死!”

    似乎被勾起了什么伤心回忆,她扑到宁夜的怀中,满脸泪水地哽咽哭喊道。

    额……

    只是手臂受了伤而已,虽然伤到了骨头,但也不至于死掉吧,这反应有些太夸张了吧。

    望着怀中哭泣的女儿,宁夜觉得既心疼又好笑。

    他伸出手去,刚准备帮女儿拭去脸庞上的泪水,然后和她好好解释自己只是手受伤,不会死掉的。

    可望见怀中那张哭泣的面庞,手下动作蓦然一怔,有种似曾相见之感。

    记忆中,浮现出另一张沾满鲜血的哭泣面庞,嘴里正在伤心哭喊着“爸爸你不要死”。

    两张悲伤哭泣的面庞,此刻完美重叠在一起。

    嘴角传来苦涩微咸,回过神来的宁夜,发现自己竟然莫名其妙流泪了,泪水滑落到了唇边。

    “宁夜哥,你没事吧?”楚芸有些担忧地轻声问道。

    而一旁的楚然,瞠目结舌道:

    “我都好几年没见到宁夜你流眼泪了,如此父女情深,我说……这小萝莉,不会真是你流落在外的私生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