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网游小说 > 我的前世大有问题 > 第十六章 执剑长老是路痴

第十六章 执剑长老是路痴

    交代好一切事物,宁夜终于离开家门。

    正值清晨,大多数居民还安眠在梦乡中,街道上的行人很少,并且大多为学生。

    所以说,学生这个职业还是挺苦逼的,看似衣食无忧,只需每日坐在教室里,看看书书写写作业听听讲课便好,但是其中滋味只有经历过者才能知晓。

    就单说这个早起的问题,别说是将要面临高考的高三党了,哪怕是一些刚刚升入初中的学生,每天起得都比绝大多数上班族要早得多。像现在这种初夏时季还好,若是数九寒冬的时候,从温暖的被窝中钻出来,接受外界无情寒冷的侵袭,真的就像是受刑般,需要大无畏的勇气。

    好在宁夜的父母,对于学习成绩这一方面,向来是漠不关心。在别的父母为了考试的分数名次而拍桌子训斥时,他的父母连成绩都懒得过问,这种反差,搞得宁夜经常怀疑自己是不是充话费送的。

    或许是因为雨季将临的缘故,最近降雨增多,清晨江城的大街小巷,都贯涌着稀薄的晨雾。

    宁夜出门时,太阳已经升高了些许,街道上的晨雾已经只剩下淡淡一层,至少视线不会受到阻碍。

    走在街道上的宁夜,忽然注意到在不远处的街边,站着一名奇怪的少女。

    之所以说奇怪,因为那少女身上所穿的服饰,乃是和环境格格不入的复古纱裙,并且腰间还悬佩着一柄青色长剑,衣诀飘飞气质脱俗,眉间一枚青莲印记,宛若自古代画卷中走出的仙子。

    若是以前的宁夜,见到这诡异的一幕,肯定会认为这少女是在玩COSPLAY,或者是在搞什么行为艺术。但这短短几日中,他已经见识了太多了不寻常,就连传说中的妖怪和修真者都出现了,还有什么不能信的。

    况且,他发现好像除了自己之外,其余的路人哪怕从这少女面前走过,都目不斜视,就像眼前是一团透明空气,完全看不见。

    意识到这佩剑少女的身份不简单,只看了一眼后,宁夜便连忙收回目光,怕引起对方的注意,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可是,一切已经晚了,那佩剑少女似乎注意到了他投来的目光,缓步朝这里走来。

    “我迷路了。”

    这是她走到宁夜面前,说出的第一句话。

    “啊?”

    宁夜一脸懵逼,不明白对方为什么突然说这个。

    而且路痴这种尴尬的设定,一般人肯定会羞愧难当才对,可这佩剑少女却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丝毫不以为耻。

    “我乃盟内新晋的执剑长老,奉盟主之命来此巡察。既然你能看到我,那定然是此地道盟的修行者了,便由你来为我带路吧。”

    道盟的……执剑长老?

    宁夜望着眼前的路痴少女,一脸怀疑。

    先前,他在与炎日闲聊时……当然,以炎日的话唠属性,几乎都是他在单方面口若悬河就是了。从中,宁夜也得知了许多有关于道盟的信息,比如里面的身份职位划分,每一名做到长老职位的修行者,几乎都是德高望重修为超凡的长者。

    可是,眼前的这名路痴少女,看上去比自己年龄还要小些,怎么看都不像是长老级别的大人物啊?况且他可没听过,哪家长老会迷路的。

    “你是在怀疑我的身份?”察觉到宁夜的质疑目光,路痴少女从腰间掏出一块青色令牌,在他面前晃了晃:“此乃我的长老令牌,现在你相信了吧!”

    可问题是,宁夜又不是那什么道盟成员,哪里认得什么长老令牌。不过看对方自信的模样,这个执剑长老大概是真的了。

    他很是为难道:“可是我现在很忙啊,还要赶着去学校,没办法给你带路。”

    “学校?那是什么地方?”

    “……”

    宁夜无语,几乎要怀疑对方是不是故意消遣自己,这世上还有正常人不知道学校是什么地方的嘛。可是见她一本正经的表情,不似作伪,真像是从未听过学校这个地方。

    难道,这路痴少女是从古代穿越过来的不成?

    “……学校就是让人学习知识的地方,里面也有老师制定的校规,学生须得按时到达,不能迟到。”他尽量用通俗易懂的语言解释道。

    路痴少女点了点头,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哦,原来所谓的学校,便是指书院啊!”

    书院?这都什么年代了,还用这种封建的词汇。

    宁夜发现,眼前这道盟的执剑长老,貌似涉世未深智商堪忧,一副很呆萌很好骗的样子。

    “所以执剑长老大人,您还是另找人来带路吧,毕竟我要是迟到了,肯定会老师被责骂……嗯!我刚刚又仔细想了想,还是由我来给您带路吧,请务必一定给我这个表现的机会,否则我这辈子都会活在懊悔中的!所以……长老大人,请问您能把剑从我脖子上拿开了嘛?你这样我实在有点慌。”

    长剑从宁夜的脖子缓缓移开,归于鞘中。

    他现在收回刚刚那个想法,眼前的路痴少女,根本就一点都不呆萌一点都不好骗,一言不合就拔剑架在自己的脖子上,实在是太恐怖了。

    在先前被剑架住的那一瞬间,宁夜身上的寒毛都倒竖起来了,有种自己下一秒便会死亡的真实恐怖感。

    “你的师长,难道没有告诉过你,当遇到长老令牌时,须得无条件听从对方命令吗?如若不从,则视为叛盟之罪!不过罢了,看你浑身上下灵力波动微乎其微,修为弱得可怜,应该是刚进道盟不久吧,我便不追究你的罪责了,好好为我带路吧。”

    听到这番话,宁夜内心一万只草泥马奔腾呼啸而过。

    这算是什么道理,拿剑威胁了自己后,还一脸大度地说不追究罪责,这还有天理,还有王法么?

    然而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被强征了壮丁的宁夜,只能乖乖为对方带路,还得强颜欢笑保持恭敬。就如同一则表情包那样,有苦说不出,微笑中透露着妈卖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