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网游小说 > 我的前世大有问题 > 第十八章 爸爸由我来保护!

第十八章 爸爸由我来保护!

    在人生这十八年中,宁夜别说是坐飞剑了,哪怕是飞机都没坐过。

    这种新奇体验,还是大姑娘坐花轿——头一回!

    然而,坐飞剑上天这种新奇体验,对于正常人来说实在有些太过惊悚了,虽然现在的宁夜,身体已经完全脱离正常人类的范畴,但是他的心还是正常的。

    更何况,驾驭着飞剑的东方青月,不仅速度奇块无比,而且几乎是以九十度的直角直冲上天。

    “你可以把手放开了么?!”

    在离地四五百米的半空,以极快速度平稳飞行的飞剑之上,她冷声开口道。

    “抱歉抱歉!”宁夜讪讪开口,可是抱着对方大腿的手却未曾松开:“青月长老,你介意我多报一会儿嘛,不然我怕会掉下去。”

    在飞剑一飞冲天之时,坐在剑身上的他,因为惯性的缘故,身体不由自主地往下滑,上面又没有什么可供抓牢的地方。

    于是,在强烈求生欲的驱使下,趴在飞剑上的宁夜,犹若溺水之人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般,以一个很不雅的姿势,死死抱住东方青月的大腿。

    飞剑骤停,静止悬浮在半空中。

    东方青月回过头,冷声道:“如果你觉得双手是个麻烦,我可以帮你把它砍了。”

    在零点零一秒间,宁夜就立马做出了决断,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将双手给缩了回来。

    “可是上面风这么大,你飞得有这么快,总得找个东西让我抓稳啊,不然掉下去摔死怎么办。”他此时满腹委屈,被抓了壮丁就不说了,原以为只是单纯的带带路,想不到现在还有生命危险。

    如果时间重来,让他重新选择一次,那时候在街道上他绝不多会瞅那一眼,真是一眼引发的悲剧。

    “没能学会御风之术也就算了,但只是单纯的抵御强风而已,你难道就连这么基础的道法都不会么?”

    宁夜羞愧地低下了头颅:“抱歉,这个我真不会。”

    “坐好,我帮你施法!”

    东方青月深吸了一口气,她现在很是怀疑,先前是不是青月神剑哪里出了问题,怎么会垂青这种明显是道法白痴的人。

    顿时,宁夜感觉身体周围,像是出现了一道无形屏障,将高空的强风都阻隔在外。

    “青月长老,我有句不知当不当讲。”俯瞰下方风景的宁夜,突然开口道。

    “别讲了,憋着。”

    “哦。”

    一分钟过去……

    宁夜再次开口道:“可是我这句话不说,我怕你会责怪我。”

    “那你讲。”

    “虽说地球是圆的,但是按照青月长老你这样飞,估计没个一年半载,是飞不到那极日寺了。嗯,简单点来说,是你飞错方向了,这里是北面。”

    飞剑再次停下,东方青月转过头来:“这种事情,你怎么不早说!”

    “我倒是想说啊,可是长老你先前不让我说。”

    她顿时哑口无言,半晌后才道:“……好吧,错不在你。”

    宁夜装作委屈的模样,然而心里却是乐开了花,让堂堂执剑长老吃瘪哑口无言,真是酸爽啊!正好报之前被用剑架在脖子上,强征壮丁之仇!

    若不是想着早些完成带路的任务,好早点回家带女儿,他才不点出来呢,就让她亲身实践下地球是圆的这个真理。

    “对了,问一个问题……”

    正欲御剑调转方向的东方青月,又转过身来,声音比往常小了很多:“……你知道,东面是哪个方向么?”

    “……”

    宁夜满脸黑线,现在他终于明白,为何眼前的她就算有地图,也会迷路了,堂堂执剑长老,竟然连东南西北都分不清,实在有些太蠢萌了吧,真不知道怎么顺利活到现在的。

    他伸出手指,指明了飞行的正确方向。

    御剑飞行确实很有趣,但一开始的新鲜感过去之后,也就索然无味。

    百无聊赖的宁夜,索性和东方青月闲聊起来。

    “青月长老,话说我们这么大摇大摆在天上飞,真的不会被人发现,第二天上新闻头条么?”

    “新闻头条,那是什么?”

    “额……就类似于引起轰动这样。”

    “放心好了,我已用隐匿法诀遮掩住了行动,常人是看不到我们的。”

    “原来如此!”

    宁夜恍然大悟,怪不得先前在大街上,她穿着打扮如此奇特,路边的行人却毫不在意,就像是完全看不到般。

    随着飞剑的疾驰,原本需要大半日车程的路途,十多分钟便已抵达。

    下方,一座破落的寺庙出现在视野中,正是极日寺。

    ……

    ……

    而与此同时,宁夜的家中。

    客厅的沙发上,摆满了堆积如山的进口零食,正是昨日土豪的楚然兄妹所送。

    面对如此之多的美味零食,往常早就开始大快朵颐了,可现在的小怜却一点食欲都没有。

    “怎么天还不黑啊?天黑了爸爸就回来了。”

    自从宁夜离开后,她便搬了张小凳子,趴在窗前一动不动,眼巴巴望着外面阳光明媚的天空,数着小指头等着天黑,守着爸爸回家。

    若不是宁夜走之前,再三叮嘱不让她出门,更禁止去学校找自己,现在小萝莉早就去找他了。

    对于小萝莉来说,爸爸就是自己的天,自己的地,自己的全世界,想要一辈子每分每秒都陪伴在爸爸身边。

    为了这次重逢,她……已经等待了太久太久了,久到连珍贵记忆都荡然无存。

    “对了!小怜可以在爸爸回家之前,做一些家务活,这样等爸爸回家肯定会夸奖小怜!”

    想得到爸爸夸奖的小萝莉,顿时浑身上下充满了动力,立马就开始了大扫除工作。

    她先是跑到洗手间,吃力地提了一大桶水,拿了块抹布,准备先将地板好好擦一擦。

    可是先前从未做过这些家务活的小萝莉,自然是弄得手忙脚乱,加上身体又小,足足花费了一个小时,费了好大力气,才将卧室的地板擦干净。

    地板是干净了,可是小萝莉身上原本干净的衣裳,还有红扑扑的小脸蛋上,却弄得满是污渍尘土,宛若一只萌萌小泥人。

    对于自身的变化,她丝毫不以为意,拭去脸颊上汗珠,心满意足地望着自己的劳动成果。

    接下来,便是收拾客厅了!

    小萝莉鼓起干劲,拿起比自己还要高的扫帚,热火朝天地辛勤劳动起来!

    突然,正要将垃圾倒入垃圾桶的她,整个人却怔在了那里,目光失神地望着里面露出金色一角的物件。

    那是染血布条的一角,正是昨日宁夜受伤后,用来包裹伤口的。后来半夜醒来发现伤好后,便随手将它丢到了垃圾桶内,想不到竟然被小萝莉给翻了出来。

    昨夜在西餐厅时,宁夜费了好大的功夫,才把情绪不宁的女儿给安慰好。

    “这是……爸爸的血。”

    小萝莉低声喃喃着,如同遭受了什么巨大刺激,双目无神,失去了焦距。

    胸口很痛,宛若被什么利器给撕裂开来。

    脑海中,似有有什么根深蒂固的记忆要破土而出。

    “小怜明明说过要保护爸爸的,明明说过的……我没有做到,都怪我,都是我的错……”

    一团肉眼可见的黑气,从小萝莉的身上徐徐溢出,凝而不散越涌越多,像是一枚巨大的黑色蚕茧,将身形幼小的她整个吞没进去。

    黑雾内,有什么存在苏醒了过来。

    “嘭!”

    巨大的威压降临,先是客厅内的玻璃门窗,再然后是屋内的一切家具物品,都被无情碾压成碎渣,就连坚硬的水泥墙壁都出现蜘蛛网状的裂缝。

    一地狼藉,如同废墟。

    “爸爸由我来保护!任何伤害爸爸的人,都没有活着的必要!”

    黑暗中,一双令人心悸的暗金竖瞳,缓缓睁开,如同灭世的君主,泛着透骨的寒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