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网游小说 > 我的前世大有问题 > 第十九章 你这是坑爹啊

第十九章 你这是坑爹啊

    孙白躺在病榻上,脸上缠满了绷带,只露出一双怨毒的眼睛。

    “师傅,您这次一定要帮徒儿,我一定要将他们抽筋扒皮五马分尸!此仇不报,誓不为人!”

    床榻前,站着一位身着道袍的干瘦老者,一双阴沉的三角眼尤为瞩目。此人正是孙白的师傅,江城道盟分部的执事,冲玄道人。

    这对师徒很有师徒相,两人的脸型都是长如马脸,真像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先前炎日就曾提过,孙白的师傅心胸狭窄睚眦必报,多年前和自己的师尊结怨后,一直记恨到现在,并让徒弟孙白处处刁难自己。

    “乖徒儿你就放心吧,等你养好伤之后,为师一定会帮你报此仇的,到时候将他们两人抓过来,要杀要剐都听你的处置!”望着床榻上的爱徒,冲玄道人眼眸尽是怜爱之色。

    比起师徒之情,感觉还要更深一些,更像是一对父子。

    “可是道盟的戒律……”

    虽然也很是心动,但是孙白还是有些担忧的,以前他也曾掳掠过貌美少女回来玩弄虐杀,但那只是普通人而已,俗世的警察根本差查不到任何蛛丝马迹。

    可残杀道盟同门,若是一个处理不好被发现,那可是重罪。

    “道盟每年出任务死在外面的弟子何其多,再多死两个又有何妨,只要我们做得干净,就不会被发现!”冲玄道人一副轻车熟路的模样,似乎很是有经验。

    身为徒儿的孙白,此刻感动得流泪满脸。

    虽然师傅这么说,但是这毕竟是残杀同门的重罪,若是万一被发现,就算师傅是道盟分部的执事,也难逃一死。这等于说,为了帮助自己,师傅选择了以身犯险。

    “师傅,您实在对徒儿太好了,我爹若是九泉之下知晓,定然死也瞑目了。”

    听到这句话,冲玄道人脸色顿时一黑,可是却又不好说什么,如同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孙白口中的“爹”,与他现在的师傅冲玄道人,乃是师兄弟关系。

    多年前,他在一次出任务的时候,遭遇意外身死,尸骨至今未找到。而身为师兄的冲玄道人,则将年幼的孙白收为徒儿,带在身边悉心教导,费尽心力为他寻找各种灵药,自损修为为他洗筋伐髓,就连灵宝观时镜也赠予了他。

    以冲玄道人一向自私自利,小肚鸡肠的个性,这简直像是天方夜谭,让人不敢置信。

    所以,事实的真相只有一个!

    其实,冲玄道人正是孙白的亲生父亲,当年和弟妹勾搭为奸时常偷情,然后珠胎暗结有了孙白,而头顶青青大草原的师弟,喜当爹了还浑然不知,沉浸在喜得麟儿的喜悦中。

    可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在一次的偷情中,被提前回来的师弟撞见,这一对奸夫**索性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将他杀死,然后宣称死在了任务途中,尸骨无存。

    此后,冲玄道人便以师傅的身份,将孙白这名偷情得来的独子收入门下,倾尽全力悉心教导。

    因为这件事实在不光彩,若是传出去定然声誉扫地,受到道盟戒律的严惩,所以这么多年来,冲玄道人一直都默默隐瞒着真相。外界虽有风言风语,但只要他不承认,那便只是没有实据的流言。

    “徒儿你安心养伤吧,等你养好了伤,为师便带你去找那两人……”

    话说到一半,突然一阵地震山摇,屋外传来炸雷般的轰鸣。

    发生了何事?

    大惊之下的冲玄道人,连忙走到窗台,朝外面望去,结果见到道盟分部的护山大阵,已经全力展开。一层碧蓝色的光幕结界,像是倒扣的巨大圆碗,将整座分部都笼罩住。

    而大阵外的半空中,黑雾滚滚,遮天蔽日,完全看不清其中到底有什么,就连灵识也无法探查。

    那团黑雾中的存在,似乎在撞击护山大阵,之前的地动山摇和炸雷般的轰鸣声,便是由此而来。

    见到护山大阵展开,冲玄道人顿时安下心来,讥讽着那黑雾中的存在:

    “真是愚昧!分部的护山大阵,乃是由总盟四位长老联合而设,就算是元婴期的强者,也休想攻破……”

    话还未说完,天地间便传来一声震耳欲聋的“咔擦”声,许多修为尚浅的修行者,直接被震得吐出了鲜血。

    护山大阵的光幕结界,浮现出一道巨大的裂缝,从中一分为二,就像是被徒手撕裂。

    “师傅,外面发生了何事?”孙白有些担忧地问道。

    冲玄道人丝毫不慌,侃侃而谈道:“有强敌打破了护山法阵,攻了进来。不过无碍,我们便安静待在这里,反正外面有堂主那只老狐狸在,若是连他都不敌对方,我便带徒儿你直接逃离这里!不过我倒是很希望见到,那只老狐狸被那强敌斩杀于此,这样堂主之位空悬,为师就有机会了!”

    话刚落音,刚刚那遮蔽住天空的诡异黑雾,便涌入了房间。

    房间的大门被轰烂,那刚刚撕裂了护山大阵的强敌,走了进来。

    冲玄道人一愣,因为对方竟然是一名小女孩,看她赤手空拳的模样,刚刚竟然真的是徒手撕裂了护山大阵。

    这到底是什么怪物!怎么如此恐怖!

    注意她那双暗金色的竖瞳,冲玄道人突然想起了一则流传久远的传说,还有那传说中的那位存在。

    “难道你是……”

    只说了四个字,他便永远再说不出任何话了。

    冲玄道人还有床榻上的孙白,在暗金竖瞳的目光下,像是被一瞬间剥夺了灵魂,成为没有生息的尸体。

    于此同时,之前和炎日有过一面之缘的青青母女,还有一位须发皆白的面带福相的胖老头,也循着黑雾第一时间赶到了此处。

    这位胖老头,正是江城道盟分部的堂主,守寂真人,刚刚冲玄道人口中的那只老狐狸。

    作为妖盟来使,刚刚他们三人正在相商事宜,结果突然就产生了如此异变,于是立马赶了过来。

    “小公主,你怎么……怎么在此处?”

    青青的母亲,那身为妖盟来使的美妇人,只一眼便认出了小怜的身份。

    而她对小萝莉的称呼,是带着敬意尊称的“小公主”。

    原本准备全力出手迎敌的道盟堂主,听到这一句称呼,差点一口气没接上来。

    妖盟自创建以来,便只有一位的领袖,便是昆吾圣山上的那位存在。而这声“小公主”的称呼,也唯有那位传说中存在的女儿,才能担受得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