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网游小说 > 我的前世大有问题 > 第二十四章 来给本大爷笑一个

第二十四章 来给本大爷笑一个

    眼前的东方青月,明显就不如话唠炎日好欺骗,况且此时装前辈高人,也没有半点好处啊,万一被戳穿,被安个欺骗道盟长老的罪名,那可就悲催了。

    更何况,宁夜也很是清楚知晓,自己确实就是个战五渣啊,什么道法都不会,很容易露陷的。

    至于之前变态老秃驴的神秘死亡事件,宁夜自己也搞不懂是怎么回事。

    骗人是一种很不道德的行为,因此,宁夜决定做一个诚实而正直的人,不假冒前辈身份来装逼了。

    “青月长老你误会了,其实我的实力确实很低微,刚刚只是使用了家族传承的禁忌秘法,才勉强战胜了那变态老秃驴!”宁夜一本正经地瞎几把扯淡道。

    这所谓的禁忌秘法,也是他急中生智临瞎场编出来的,否则的话,根本无法去解释为何能战胜那老秃驴。

    至于到底是何种禁忌秘法,就只有鬼知道了。

    那些动漫小说中不都是这么描写的么,就在主角快要嗝屁的时候,突然脑中灵光闪过,接着开始进入漫长的回忆杀环节,然后回忆完的主角,便小宇宙爆发,开启乱七八糟的外挂天赋,吊打先前很有君子风范在旁边等待不动手的反派。

    “禁忌秘法?”

    东方青月从来都未听闻过,这世间还有如此强大的禁忌秘法,能让一个连筑基都未成的修行者,陡然提升如此大的战力,一举斩杀妖化后修为堪比化神期的老和尚。

    可是,对方必要欺骗自己,并且事实已摆在眼前。

    这世间修行者的等级,划分为凝气、筑基、金丹、元婴、化神、问道、渡劫这七大境。

    人体犹若一座神藏,而所谓修行,便是开启这座神藏的钥匙。然则天道不公,世间能够感悟天地灵气者万中无一,就算能够感悟,修行资质也尽不相同各有高低,有云端之上的天纵之才,亦有泯然众生的凡夫俗子。

    就以东方青月本人为例,因天生剑体,加上又出自于东方一族,要修行天赋有天赋,要修炼资源有资源,年仅十五岁便破碎金丹,一举凝成元婴,后成为道盟的新任执剑长老。

    而一般的修行者,能够在二十岁之前踏入金丹期,便已经算是绝顶天才了,足以羡煞旁人。

    宁夜连连点头,表情诚恳:“对对对,就是禁忌秘术!否则的话,我干嘛要逃跑,一巴掌拍死这个变态老秃驴岂不是更好?”

    所谓的谎言,最让人分辨不出来的高明方式,便是真假掺半。

    听到这番话的东方青月,也想起先前宁夜的逃跑行为,不由彻底相信了他的这番说辞。

    至于是什么禁忌秘术,她没有开口去问,因为贸然去询问人家的功法,是一种很失礼的行为,况且这种禁忌秘术乃是他家族传承之术,定然极其珍贵。

    突然,东方青月心里“咯噔”了一下,想起一件极其重要的事情。

    禁忌之术之所以被称做禁忌,便是因为使用这种远超本身的力量,需要付出极大的代价,就像是先前她所用的燃血之术,也属于禁忌之术,代价便是燃烧自身的鲜血。

    自己使用了燃血术,都无法战胜那妖化后的净真禅师,那么斩杀了他的孙白,又付出何等惨重的代价?

    “怎么了,我脸上长花了么,青月长老你一直这么望着我干嘛?”

    见到她目不转睛地望着自己,并且目光很是奇怪,刚刚才编了谎话的宁夜,不禁有些心里发虚。

    “孙白,你的身体……还好么?”她的声音有些颤抖,似乎在害怕着什么。

    这是什么奇怪的问题?宁夜一时间有些二丈和尚摸不着头脑。

    应该之前的战斗,担心我被那老秃驴打伤了哪里吧?不过相比起来,她更应该关心下自己的情况才对吧,都已经伤成这样了,还真是个可爱的烂好人啊。

    心里这么想着,宁夜笑着宽慰道:

    “放心好了,我现在的身体倍儿棒,再活个一百年都不是问题!”

    “不管怎么说,今日是你孙白救了我,我东方家族向来是有恩必报,你有什么心愿的话尽可以说出来,我以手中青月神剑起誓,绝对会帮你完成!”

    “心愿啊?”宁夜望着眼前的东方青月,想了想道:“我只想要你……”

    “不行!”

    东方青月立马回绝,语气坚决,斩钉截铁。

    真是没想到,原来这孙白竟是这种无耻流氓,提出如此过分的要求,枉她先前还为他的救命之恩如此感动。

    “……笑一笑。”中途略微顿了一下,后面的话也出说了出来。

    宁夜也很是无奈啊,其实他很想说给我个几百万来着,好体验一把当土豪的感觉,不过想了想还是算了,自己现在可是用的假名,收款容易暴露身份。

    况且,他也实在不想和这些道盟中人扯上关系,准备离开这里后,便溜了溜了。

    于是,他便随便提了个要求,让东方青月笑一笑。

    “我就算是自绝心脉,也不会让你……啊?笑一笑?”

    伤势太重根本没有反抗之力的东方青月,都已经做好了假若他来硬的,便自觉心脉的打算,可话说到一半,就听到了宁夜的后半段话。

    “你把我当什么人啊,我看上去像是那种会霸王硬上弓的禽兽么?!”

    宁夜一脸无奈,接着道:“下次可不可以等我把话说完,再发表意见,你这样搞得我也很尴尬啊。”

    刚在还要已死明志的东方青月,羞愧得无地自容,真想找条地缝钻进去从此不出来了。

    先前她太过于紧张,一听到那半句“我只想要你”,便理所当然误会了对方的意思,立马表示反对。可没想到,这句话还没说完,后面还有。

    不过,她很是不理解,为何他会提出这个要求。

    东方家族虽然近百年来日渐式微,但毕竟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在道盟中还是占据着相当重要的地位,拥有着庞大的资源,不管是上乘的修炼功法,还是法宝灵丹,都应有尽有。

    只要对方提出要求,便可以轻易得到这一切,可是他没有。

    “为什么?”

    东方青月很是不解地望着宁夜,不明白他的想法。

    “从见你面到现在,我都还从未见你笑过,所以想看一看。你整天板着个脸,就像是人人都欠你钱似的,这样很不好啊,明明还是个花季少女,而且还长得这么漂亮,真是太暴殄天物了。”宁夜一副惋惜的模样。

    东方青月低下头,似乎在努力思考着什么。

    过了一分钟左右,她抬起头来,嘴角上扬,对着宁夜很努力地露出一个笑容。

    也许是很少笑的缘故,说实在的,这个笑容真的很僵硬很难看。

    “我就说嘛,这么漂亮的女孩子,笑起来肯定好看。所以以后没事,你要多笑一笑,正所谓爱笑的女生运气肯定不会差!”

    宁夜语气真诚目不斜视,一本正经地违心夸赞道。

    这是他恋爱以后,刚学会的基本技能,无论女生说什么做什么,你只要装作一本正经地模样夸赞就好,千万别瞎说什么大实话。

    记得以前,恋人江静怡拿着在家花了好几个月做的黏土手办,来找宁夜说这个手办做得好丑,要回去重做。

    之前从没有多少和异性接触经验的宁夜,信了她的邪,也从分析的角度,认真指出了手办的各种不足,批判了这个手办确实有点丑……

    于是,那一整天,同处一个教室的她,都没有去理宁夜。

    不明白到底什么原因的宁夜,最后还是去请教了经验丰富的基友,被学校众多女生视为男神楚然老司机,这才恍然大悟。

    真是血与泪的教训啊!大家一定要切记切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