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网游小说 > 我的前世大有问题 > 第二十六章 世外梦幻

第二十六章 世外梦幻

    走了快一小时,终于抵达最近的公路。

    好在现在宁夜的身体,体力和耐力已经到达近乎超人的境界,别说背着东方青月走一个小时了,就算走一整天都不是问题。

    “青月长老,你的身体还好么?”

    “无碍。”

    趴在后背的东方青月,话语顿了顿,然后接着道:“以后……孙白你还是唤我的名字吧,毕竟你是我的救命恩人,以长老相称实在太生分。”

    “也行,那我以后就叫你东方姑娘好了。”

    宁夜之所以选择如此称呼,最主要的一个原因,还是因为她的全名实在有些那啥,叫起来总有种中二羞耻之感,还是“东方姑娘”比较顺口。

    至于之前的尴尬疗伤事件,两人自结束后,都很有默契得选择了闭口不言,选择性遗忘,就像是什么都未发生一样。

    但这种事,虽然嘴上不说,但是心里想肯定会想的。

    好在宁夜已是心有所属,并且还是个有良知有道德有法律观的三有青年,懂得抵制诱惑,否则后果不堪设想。换做一些定力不高的人,面对荒郊野外无力反抗的美少女,可能就忍不住犯罪了。

    虽然没有故意去占便宜,但有些接触还是不可避免的,若要问宁夜最大的感受,一是白,而是滑。

    白是视觉,滑是触觉。

    此时此刻,他也终于明白,所谓的肤若凝脂,到底是何种意思。

    尽管东方青月表现得很是镇定,仿若不在意这些肢体接触,但是身体却是骗不了人的,那轻微颤抖的娇躯,还有面颊上那两抹淡淡的怯红,都显露出她内心的真实情绪。

    两人站在公路边,等待着路过的顺风车。

    这条城郊公路,本来路过的车辆就少,足足等待了十多分钟,两人都未曾上车。

    其实也曾有几辆私家车路过的,不过看到招手的宁夜都没有停下,疾驰而去。

    宁夜不怪这些车主,也很能理解他们的做法,毕竟现在的社会上,各种各样的奇葩之事层出不穷,像是扶跌倒的老奶奶结果被讹诈啊,又比如前段时间,一名女生好心送行动不便的大妈回家,结果被囚禁虐待而死……

    也难怪现在的社会人心不古,防人之心不可无啊,谁知道你好心做好事,会遇上什么样的奇葩呢。

    也许是宁夜的理解万岁感动了上苍,一辆货车徐徐停在了两人面前。

    “你们这对小情侣,拦车有什么事情么?”

    司机是一位中年大叔,也难怪他会误会,因为此时背着东方青月的宁夜,一看就像是那种陷入热恋的小情侣。

    顾不上去解释情侣的事情了,宁夜连忙走上前去:“这位大叔,不知道能不能麻烦您载我们进城去,我们可以付车费的!”

    老司机爽朗笑着道:“不用付钱啦,我老王免费载你们一程就是,就是我这车有些颠簸,你们不嫌弃就行。”

    宁夜喜笑颜开:“那真是多谢了,这世上果真还是好心人多啊!”

    “不过话说回来,你们这对小情侣,没事跑到这荒郊野外干嘛,而且你女朋友还穿得这么奇怪……额,这些红色的,是血?”

    老王将目光移向宁夜背上的东方青月,尤其是见到她那一身古衫,还有衣衫上沾染的鲜红血迹,不由吃了一惊。

    之前多次使用燃血之术,现在的她体内没有一丝灵力,根本无法维持不被常人看见的术法,因此暴露于人前。

    急中生智的宁夜,连忙故作轻松地笑着道:

    “当然不是血了,实不相瞒,我和我这位……额,女朋友,其实是学校cos社团的成员,这次来这里便是为了拍照片的,这些只是为了照片效果,在网上买的人工血浆而已。”

    这倒不是故意要占口头便宜,只是不这么顺着说,又要解释个半天,也挺麻烦的。现在的他,只想要回家好好瘫着,思考思考人生。

    “哦,原来是cosplay啊!”

    老王也相信了这番说辞,似乎对这方面颇有了解:“我家那上初中的儿子,也有这兴趣爱好呢,家里衣柜里一堆奇奇怪怪的衣服。就是这些衣服,实在太像是女孩子穿的了,看上去总让人感觉怪怪的。”

    额,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女装大佬,真是后生可畏啊!

    看破不说破,宁夜跟着附和了几句,这个话题也就结束了。

    “你们上车吧,我这二十年驾龄的老司机,马上发车!”老王拍了拍副驾驶位置,示意两人上来。

    可这副驾驶位置,就只有一个座位,两人根本并排坐不下,男下女上倒是可以,就是这样实在太污了,宁夜实在不想再占便宜了。况且,要是坐在车内,被老王司机看出东方青月的异样,那就更加不好了。

    “不用了,我们两人就坐在货车后面好了,这样反而舒服,有种敞篷跑车的感觉呢。”他笑着婉拒道。

    于是,伴随着货车行驶,宁夜和东方青月两人,坐在阳光普照的露天后座,朝江城而去。

    “东方姑娘,车开到城内还有一段时间,这外面风还是有些大的,你现在受了伤,还是先将就着披上我的外套吧。”他将身上的外套脱下,递给对方。

    东方青月也没有推辞,将这件尚带余温的外套,披在了肩头。

    ……

    ……

    “这次真是多谢王叔你了,非常感谢!”

    在挥手朝老司机道谢之后,已经到达目的地的两人,便下了车。

    已是暮色西沉的黄昏,绚烂晚霞烧红了远方的一整片天空。

    虽然肩上披着宁夜的外套作为遮掩,但是东方青月的染血古衫,还是引起了一些路人的注意。

    最后实在没办法,宁夜只得带着她先找了个无人的街心公园,坐在长椅上等待道盟来人,来接东方青月。

    至于道盟来人,为何能够精确定位她的位置,她没说,宁夜也没问。不过想来,应该是道盟中某种特殊的联络方式吧。

    按理来说,都已经平安将东方青月送到了城内,他完全可以功成身退溜之大吉了,反正从此过后,两人便再无交集。但是他最后想了想,还是有些不放心将她一人留在这里,要是遇到色狼或者意外什么的,那就不好了。

    残夕一点点被黑夜吞噬,道路两旁的街灯渐次亮起,面前的整座江城灯火阑珊。

    并坐在长椅上的两人,在晚风的吹拂下都沉默无言,望着眼前的绚烂夜景。

    宁夜沉默,是因为实在不知道说些什么,同时也在担忧着,又对家中女儿失约的自己,回去后该怎么解释。

    而东方青月沉默,则是为眼前的景色很美,宛若一片倒垂的星海,是久居剑峰只知习剑的她,从未见过的世外梦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