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网游小说 > 我的前世大有问题 > 第二十七章 有人盼归的幸福

第二十七章 有人盼归的幸福

    良久的静默过后,微凉的夜风中,东方青月忽然转过头来问道。

    “孙白,你的恋人也是道盟中人么?”

    “不是,只是普通人。”

    提到这个话题,望着眼前阑珊夜色的宁夜,表情不禁有些黯然。

    不了解实情的东方青月,显然是误会了什么,以为他是在悲伤恋人不能修行。

    毕竟常人的寿命,和修行者有着巨大的鸿沟,常常是一方已白发苍苍,而另一方却风华正茂。

    可是这世间,能够拥有修行资质的人却是极少数,可谓万中无一。

    “我家族的秘宝阁内,有着可以帮助普通人走上修行之路的‘启灵丹’,作为救命之恩的报答,我会说服家中长辈,将此丹赠予给你。这样子,她便可以和你一同加入道盟修行了。”

    能够让普通人拥有修行资质的丹药,可谓是价值连城,东方青月决定将此丹药赠送给宁夜,以报先前的救命之恩。

    “暂时先不用啦,我和我女朋友最近出了点小问题,等我找到她再说吧。”

    “找到她?”

    宁夜黯然道:“她是一个很好很温柔的人,可是我却不小心把她弄丢了。”

    未经历过情爱之事的东方青月,只理解了字面上的意思,很是不解地道:“是像我今晨一样,迷路找不到方向了么?我在离山之前,曾经听说俗世中叫做警察局的地方,就是专门管这些的,你去那里报警了么?”

    宁夜没有去解释,也没时间去解释了,因为听觉远超常人的他,已经听到了外面传来的汽车隐引擎声,还有晚风中隐约传来的有关“执剑长老”的议论字眼。

    应该就是道盟来人了。

    “东方姑娘,接你的人来了,我这边还有一些重要的事情要去处理,就先离开了。”宁夜自长椅站起身来,便准备离开这是非之地。

    “孙白你这次救了我,若是有什么要求,尽管提便好,我一定会尽力帮你办到!”

    “要求我不是提过了么,所以以后看在我这个救命恩人的面子上,就别总板着个脸了,学会多笑一笑,这样才好看吗。”察觉到脚步声越来越近,宁夜连忙道:“好了,不和你多说了,我真的要走了,后会有期。”

    嘴上说着后会有期,但心里却默念着“后会无期”。

    说完,宁夜便头也不回地离开,快步朝着相反的出口离开。

    过了大概一分钟左右,道盟的那些人,也抵达了此地、

    为首之人,是一名须发皆白面带福相的胖老头,正是江城道盟的堂主守寂真人。

    见到坐在长椅的东方青月,他快步走上前来,抱拳行礼道:“我便是此地的分盟堂主,想不到这次来执行任务的,竟是新晋的执剑长老大人,真是失敬失敬!”

    从身份上来说,执剑长老的职位要远比一般分盟堂主大得多。

    今天一天,实在发生了太多的事情,身为分盟堂主的守寂真人,已经是一个头比两个头大了,结果不久之前,还收到了来自于执剑长老的传讯灵符,吓得他还以为出了什么事情,又马不停蹄地赶来。

    东方青月开口道““净真禅师已伏诛,我需要一处禁室疗伤。”

    听到这则消息,守寂真人这才注意到她如今的凄惨模样,体内灵力已是油尽灯枯,衣衫也被鲜血染红,像是刚刚经历过一场苦战。

    越观察,他越是心惊,因为眼前身为道盟新晋执剑长老的她,体内弥散出一股死气,明显是使用了燃血禁术的状态。

    那净真禅师,竟然这么厉害了么,竟然连手持无上道器的执剑长老,都赢得如此艰难?

    守寂真人从未曾因为她的年龄,而有什么看低之类的,毕竟身为分盟堂主的他也知晓,眼前看似柔弱的小姑娘,可是东方家族倾力栽培的天才人物,也是南宫家未来的家主夫人。

    人比人气死人啊,想他守寂真人修行至今,大半辈子过去,也刚刚修成元婴之境,可是对方早在十五岁时,便碎丹凝婴,又手持无上道器青月神剑,战力远超自己。

    因为知晓燃血之术的危害,守寂真人也不多寒暄什么了,连忙带着东方青月离开这里,让她回分盟中尽快疗伤。越拖延对身体的伤害越大,严重得甚至会影响道基。

    见到这分盟堂主,用有些疑惑的目光望向自己的肩头,东方青月这才发现,自己肩上还披着宁夜留下的外套。

    “等过段日子,闭关疗伤完后,再将这件外套洗干净还与他吧。”

    摩挲着手中的外套,她在心里想。

    ……

    ……

    在路上打了辆出租车,宁夜也踏上了回家之路。

    坐在车上的他,望着下方不停跳动的计价器,就觉得有种坐云霄飞车的刺激感。

    之前为了人生中首次的约会,他花了整整一个月的生活费,买了两张价格昂贵的音乐会内场门票,加上自从身体异变后,饭量也与日俱增,快成了个饭桶,现在又有女儿要养……

    简而言之,现在的宁夜很穷逼,快要吃土了。

    至于之前楚然强塞的一万块人民币,宁夜一直没有动用,默默放在卡里,想着哪天找机会还回去。

    主要还是不好意思动用这笔钱,虽然他和楚然的关系很好,就差同穿一条裤子了,也知道这一万块钱,对于楚然来说,很可能只是一顿饭钱,但宁夜还是过不去心里的这道坎,况且他还远远未到山穷水尽快要饿死的境况。

    “唉,看来等回去后,得和不知道又跑到哪个国家的老爸老妈,打电话要生活费了。”

    宁夜心里考虑着,该用怎样的理由才好,总不能和他们说,自己现在有女儿要养吧。

    同时他也在懊恼着,早知道今天出门时,应该带上手机才对,这样还可以和学校的楚然,或者是家中等待着自己的女儿联系,让他们不用担心自己。

    因为再三叮嘱女儿注意事项,结果出门时自己却忘带了手机,心想着反正到了学校可以找楚然借用,也就懒得回去再拿了,结果造成了如今这个结果。

    这次这么晚回去,估计又要被小萝莉叫爸爸是个大骗子了吧。

    望着窗外疾驰而去的繁华夜景,一想到再过不久便可以回到温馨而温暖家中,宁夜内心也觉得温暖起来,嘴角露出一丝笑意。

    这种知晓有人在默默等待着自己回家的感觉,还真是幸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