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网游小说 > 我的前世大有问题 > 第二十八章 听说你家炸了?

第二十八章 听说你家炸了?

    新月小区。

    心疼掏出红票子,付了出租车的车费,宁夜走进小区的大门,往家的方向走去。

    这一天的经历,真可谓是惊心动魄,先是遇到了道盟的路痴执剑长老,体验了一把坐飞剑上天,之后又遭遇了重口味的变态老秃驴,险死还生,差点被弄死……

    行走在小区中,宁夜加快了步伐,现在的他只想快点回到家中,然后好好泡个热水澡,舒舒服服躺在沙发上,就此长睡不愿醒。

    在走到小区楼下时,他有些奇怪地发现,有一些住户围聚在不远处,似乎在议论八卦着什么。

    在宁夜想来,估计又是小区内发生了什么事吧,比如前段时间,小区有家住户就是这样,丈夫提前结束出差回家,见到妻子满头大汗的躺在床上,说是生病了。于是贴心的丈夫,为了让妻子高兴起来,便讲起了一则出差时听同事讲起的好笑笑话。

    妻子没笑,但是躲在衣柜里的隔壁老王却笑了。

    这绿得发亮的笑话事情发生后,在当天晚上,便在这群大妈大婶的不懈八卦下,迅速传遍了整座小区。之后整整一个月,无论宁夜走到小区哪里,都可以听到她们乐此不疲在那里议论八卦,发表各自的人生见解,比如赞赏隔壁老王保养有方,被头顶绿帽子的男主人拿着菜刀追杀时,雪白的屁股令很多大妈自愧不如。

    “难道又是哪家出了幺蛾子?反正又不关我事,还是早点回家才是重点。”

    心中如此想到,宁夜掏出家门钥匙,走进了大楼。

    一分钟后……

    “小怜,爸爸回来……”

    眼前的景象,让他震惊得连话都说不出来,几乎以为自己刚刚打开的是真理之门,此时直接穿越了,来到了布满硝烟的二战战场。

    屋内一地狼藉,已经完全没有任何完好的家具,就连墙壁上也遍布着蜘蛛网状的裂纹,就像是被强力炮火无间隙轰炸过般。

    宁夜朝后退了一步,退到门外,仔细打量了一下周围。

    这确实是自己家没错,可是明明白天出门时,还完完整整的家,怎么现在直接变成了这样?就算是小偷光顾,也没必要做得这么绝啊!

    这种大场面,没个百八十斤炸药是弄不出来的,难道有穷凶极恶的恐怖分子,没事来我家放烟花玩?但这也实在不科学啊,有这个闲工夫,去抢银行炸金库也是好的啊!

    “对了!小怜!”

    突然,宁夜想起了被自己留下家中的女儿,连忙冲进一地狼藉的屋内。

    搜寻了一整圈,都未曾找到女儿的身影,他整颗心慢慢无底沉了下去。

    小怜才这么小,又能跑到哪里,如果爆炸发生时,她也在屋内的话,那么……

    宁夜不敢想象下去,虽然才仅仅数天的接触,但是在他心里,早已喜欢上了这粉雕玉琢的可爱小萝莉,也早已代入了爸爸这个角色,将她视为女儿般宠溺怜爱。

    也不管什么工具不工具了,宁夜直接用双手,在堆满破碎杂物的地面徒手挖掘起来。

    若不是他的手掌,已经堪比金石,寻常的利器根本划不破,否则现在早应该是鲜血淋漓,足以渲染出一种悲伤绝望的苦情气氛。

    将地上的堆积的杂物,都给徒手挖掘了个遍,却依旧一无所获。

    宁夜长舒了一口气,这种时候,没有消息便是最好的消息。

    虽然未曾找到小怜消失的线索,但总比挖出一具尸体要好得多。

    “宁夜!你在家么?”

    外面传来敲门声,熟悉的声音,正是楚然。

    宁夜自废墟中站起身来,将房门打开。

    “虽然昨天宁夜刚刚父女重逢,有很多情感需要和女儿交流,但是你起码得请个假吧,就这么直接翘课可是……”

    话音戛然而止。

    “我X!宁夜你家炸了?”

    见到屋内的狼藉场面,楚然一脸懵逼。

    宁夜很是无奈地摊手道:“按照常理,我是应该请身为客人的你进来坐坐的,但是现在你也看见了。”

    “宁夜你最近,是不是进什么恐怖组织了?结果在学着制作炸药的时候,一不小心把自己家给炸了?”

    “我又不闲着蛋疼,进什么鬼的恐怖组织,我也是刚回到家,现在也很是懵逼啊!”

    楚然一脸疑惑地道:“刚回家?那你白天翘课了一整天,跑哪里去了。”

    被强行征了壮丁,还坐飞剑上天之事,肯定是不能说的,要是说了,估计楚然又要以为自己精神病复发,让自己去找雷电法王杨教授接受治疗了。

    “这件事其实是这样的,今天我出门去上学的路上,看到一名老奶奶要过马路,本着助人为乐的精神,我就上去扶她过马路了。之后没想到,这老奶奶在过马路的时候,忽然直接晕了过去,我心想着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便陪着她去了医院……之后在那老奶奶家人的盛情挽留下,我便只好去做了客,直到现在才回来。”

    对于宁夜这番如同老太婆裹脚布,又臭又长的无聊借口,楚然听都不想听。

    从他开始说第一个字起,凭借着多年的了解,楚然就知道是瞎编的。

    “扯,你继续给我扯!扶老奶奶过马路这种八百年前就烂大街的俗套借口,宁夜你还好意思说出口,你咋不说在马路上捡到一分钱,去交给警察叔叔时受到小红花奖励呢?”

    “不管楚然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信了!”

    知晓骗过不楚然,不过情急之下又没有更好的借口,宁夜也没有办法,索性抵死不承认是编的。

    “对了,你女儿呢?”不在纠结于这种事了,楚然转头问道。

    “小怜她不见了!”

    “不见了?那我们赶紧去找找看,我也找人帮忙一起寻找寻找!宁夜你也不用太过担心,也许她只是贪玩溜出去玩了。”楚然安慰着面色很难的宁夜。

    事不宜迟,两人当即便动手,准备在小区里好好找一找问一问。

    在下楼梯的路上,宁夜也很好奇地问起楚然:“楚然你今天过来找我,一脸匆忙地样子,是有什么事情么?”

    “还记得昨天我和你提过,今天会让家中的保姆张姨过来,帮忙替你带带女儿么。今天我回去吃饭的时候,见到她好像被吓出了精神病一样,一直蜷缩在角落,嘴里还不停喃喃着‘怪物’两个字。问了其他人,都说张姨今天来过你这里之后,回来就变成这样了,于是想来问问情况的……可是没想到,一过来竟发现你家都炸了,女儿也不见了。”

    楚然长叹了一口气,完全搞不懂现在的状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