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网游小说 > 我的前世大有问题 > 第三十九章 我有特殊的洗衣服技巧

第三十九章 我有特殊的洗衣服技巧

    “小道士,我们果然又见面了啊!”

    炎日抬起头,望着眼前的青衣少女,顿时想起了和她初见的场景,还有自己被占了便宜调戏一事,话唠属性已经深刻于灵魂的他,心直口快脱口而出:

    “是你这个女流氓!”

    话一说出口,炎日就懵逼了,自己这不是找死么,都怨这张快嘴。

    “女流氓?”

    青青面带人畜无害的灿烂笑容,蹲下身去,用手尽情揉捏着炎日的脸颊:“姐姐我就是耍流氓了,小道士你来咬我啊!看到我腰间这块牌子了没,这是你们分盟的堂主令牌,小道士你慌不慌,怕不怕?”

    “你这是以势压人,这是不道德的!”炎日抗议道。

    青青点了点头:“嗯,小道士你说得很有道理!那要不我们公平一点,来单挑?”

    单挑?

    炎日没想到,一个人……哦说错,一只妖竟然可以无耻到这种地步,竟然连单挑这种话都说得出来。

    他虽然话唠了些,但脑子还是正常的,和这仅靠气势就能碾压自己的青衣少女单挑,这不是厕所里提灯笼——找死吗!

    “是我炎日错了,不该如此诽谤妖盟的来使大人,所以大人您就高抬贵手,放过我吧,你看我脸都要被你捏肿了。”能屈能伸的炎日,赶紧诚恳道歉认错。

    “这不是还没肿么?等姐姐我捏肿了再说。”

    “大人你看我脸上肉这么少,捏起来肯定很不舒服,下次我介绍个朋友给大人你,他脸上肉多,捏起来肯定舒服!”为了免受这种调戏,炎日准备卖队友了。

    “可姐姐我就喜欢捏小道士你的,乖乖认命吧。”说着,她又捏了一记。

    “为什么?”

    炎日一脸悲愤,想他堂堂一名五尺男儿,顶天立地,怎么可以被如此调戏!

    “也不知道为什么,反正一看到你这小道士,就忍不住想要捏你的脸。嗯,也许是你上辈子欠了我很多钱也说不定哦,没错,就是这样的!”青青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

    听到这毫不走心毫无诚意的唬烂借口,炎日无言以对。

    他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妖!

    ……

    ……

    道盟分部的静室内。

    身为执剑长老的东方青月,吐出一口浊气,一双美眸缓缓睁开。

    目光平静,如同十里镜湖,不起任何波澜。

    经过这四日的闭关,加上各种灵丹宝药,她的身体已经恢复大半,至于燃血术的其余后遗症,则要靠以后慢慢疗养治愈了。

    解除厚沉石门上的禁制,她拿起一旁宁夜遗落的外套,推开静室的大门,朝外走去。

    蓝色外套上,沾染着已凝成夜紫色的血迹,正是当日身受重伤的她,沾染其上的鲜血。

    略微思索了片刻,她便带着这件染血外套,来到青山之顶,将外套浸入明澈山泉中,用向来只为持剑的双手,轻轻搓揉清洗起来。

    其实以她执剑长老的身份,只要一句话吩咐下去,这种洗衣服的粗活,完全无需亲自动手。

    她之所以选择如此,是对于救命恩人孙白的感激,若是让旁人去做,则显得太过轻率。

    以前在家族安排的剑室内,在道盟总部的剑峰中,因为修行到她这境界,早已能够衣裳永洁无尘无垢,所以这还是她第一次做这种事情。

    从未洗过衣服的她,足足花了一个多小时,才将外套上的血迹洗净。

    然而,众所周知,沾了血迹的衣服,若不动用肥皂和洗衣服,仅仅只凭清水是根本洗不干净的。

    而东方青月,与世隔绝惯了,严重缺乏生活常识,自然不知晓这世间还有肥皂洗衣粉这种人民智慧的产物。

    所以,事情的经过其实是这样的——

    在前一个多小时中,她很耐心坐在潭水边,不骄不躁,慢慢用双手洗啊洗搓啊搓的。可是这并没有什么卵用,仅仅只是让血迹变淡一些罢了。

    面对着百思不得其解的诡异现象,她停下了搓洗,望着手中的外套,陷入了深深沉思,到底该怎么让这些讨厌的血迹消失。

    一秒钟过后,机智的她终于想出了完美答案,用道法!

    于是,在最后的一分钟里,她手中灵力涌动,直接将外套上的血迹,给化成血丝抽了出来,并且还随便将上面湿哒哒的水也抽了出来,连晾晒的步骤都省了。

    大功告成!

    她心满意足地站起身来,拿着焕然一新的外套离开,准备物归原主,交还给那名为孙白的少年。

    虽说当日临分别时,那孙白说这救命之恩不需要任何的报酬,但东方青月还是准备了一些珍贵丹药灵宝之类的物件,准备跟随着这件外套,一齐送予孙白。

    因为不知晓那孙白在何处,她便先找到了身为分盟堂主的守寂真人,想询问一番。

    “东方长老!”

    见到她出关,守寂真人抱拳行礼道。

    实在不懂如何与人交际的东方青月,也不寒暄什么了,直接开门见山询问道:“堂主,你可知道分盟内,一名叫孙白的少年?”

    孙白?

    听到这个名字,守寂真人脸上的笑容,霎时间烟消云散。

    这件事实在牵扯甚广,早在事情发生的第一时间,他便密书直达到盟主那里,而盟主回复也很简单,只有“守密”二字!

    难道东方家,察觉到了这件事情的真相,想要借此机会,联合盟内的主战派,向那位真龙大人施压,掀起和妖盟新一轮的战争?

    可这也不对啊,除非东方家的家主,脑袋被磨盘磨过,谁都知道那真龙大人,对女儿的关爱维护,真不怕真龙大人直接杀上东方家,让东方一族就此湮灭成历史的尘埃?

    一瞬间,身为堂主的守寂真人思绪万千。

    最终,他还是决定如盟主密信所言,死守秘密!

    “怎么了?堂主你为何面色突然,难道发生了什么事?”见到对方面色突变,东方青月顿时有种不妙的预感。

    守寂真人叹息一声,缓缓开口道:

    “那孙白……死了。”

    惊闻这消息,东方青月手中一阵无力,原准备作为救命之恩的谢礼,装着珍贵丹药的玉瓶,连同那件洗净的外套,一同摔落在地。

    “咔擦!”

    玉瓶破碎,化为无数晶莹的残片,散乱一地。

    而东方青月的心,也如同这些零落的碎片,彻底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