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网游小说 > 我的前世大有问题 > 第四十章 孙白你死得好惨啊

第四十章 孙白你死得好惨啊

    不得不说,这个误会很是巧妙。

    以东方青月的执剑长老身份,关于当日迎战变态老秃驴的细节,自然无需向身为分盟堂主的守寂真人汇报,直接上达总盟便可。加上她当日归来时,身体受创严重,几乎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一回来就立马闭关疗伤了。

    况且,以她那不善于交际的性格,也不可能和守寂真人谈论什么。

    所以,守寂真人并不知晓,那日斩杀道盟叛逆净真老秃驴的,不是眼前的执剑长老东方青月,而是一名叫做“孙白”的少年。

    而宁夜当初,之所以会谎报名字,则是误以为这强征自己做壮丁的路痴执剑长老,是准备给自己穿小鞋报复,所以直接毫无愧疚地报上了“孙白”这个得罪过自己的名字。

    并且不是道盟中人的他,也早就便是做好了跑路的打算,完全不可能报上真名。

    更加巧合的是,就在同一天,宁夜留在家中的女儿,因见到爸爸的血迹,内心强烈想要保护爸爸的信念彻底觉醒,直接循着那沾血布条上孙白的气息,冲到了分盟总部,徒手撕裂了护山大阵……

    一连串的巧合,一环套一环,完美联在了一起,这才构成了这次的巧妙误会。

    “青月长老,你……没事吧?”

    守寂真人也很是懵逼,不明白为什么眼前的执剑长老,为何听到孙白已死的消息后,会如此的失态,完全不符合她一贯的性格。

    如果让他用一种形象而贴切的比喻去形容,此时的东方青月,就像是那种在家守着丈夫参战归来的新婚小娘子,却突然噩耗。

    emmmm……难道这孙白,什么时候和执剑长老勾搭上了,成了姘头?

    当然,这种想法只能猜测猜测罢了,守寂真人是万万不敢明说的,毕竟现在东方和南宫这两大世家,结成姻亲之事,早已昭告全盟,就等着选个良辰吉日,敲定具体婚期了。

    “那孙白,是何时……何时离世的?”她的声音微微有些颤抖。

    “四日前离世的。”

    关于这些,守寂真人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如实说道。

    听到这时间,东方青月的娇躯忍不住一颤,不禁想起了很多被她遗忘的小事——

    当日,原本已经溜走的他,重新跑了回来,挡在了自己面前,要以未入筑基的卑微修为,去迎战妖化后实力堪比化神境的净真禅师。

    然后,他完成了这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创造了奇迹,仅凭一拳便将对方轰杀。事后,他只是轻描淡写,对于使用禁忌之术之事随口带过,在自己询问起来时,他却笑着宽慰自己,说他的身体倍儿棒,再活个一百年都不成问题。

    那故作轻松的笑容,至今还历历在目。

    自己实在真是太天真了,这世间,怎么可能会有如此无偿的禁忌之术?更何况敌人还如此强大,他又怎么可能没有付出代价?

    而现在,一切真相已经明了,这使用禁忌之术的代价,便是他的生命。

    东方青月自责无比,为何自己竟然直到今日,才发现这些一直被忽略的事情!

    她也彻底明白,当日他之所这么笑着宽慰自己,不告诉自己实情,就是不想让自己陷入自责之中,因为从根源上来讲,若不是自己强行逼他带路,这不会发生这些事情。

    为了不让自己发觉,在回来的路程中,一直痛苦压制着禁忌之术的反噬,不让自己看出端倪。

    就连最后的最后,为了隐瞒实情,他都不愿和自己一齐回到盟内,而是微笑着和自己道别,然后一个人默默转身离开,步入不见天光的黑暗。

    东方青月脑海中,自动脑补出了这样一幅凄美画面——

    在无人问津的僻静地方,他终于压制不住体内禁忌之术的反噬,口吐鲜血无力倒下,鲜血染红了地面。临死前,他目光仰望着星空,嘴角带着隐瞒真相后,轻松释然的笑容。

    “啊欠!”

    正在学校上体育课的宁夜,揉了揉鼻子,抬头望了望天,心中很是疑惑。

    凭他现在的超人般的体质,百病不侵都是轻的了,怎么会莫名其妙打啊欠呢?这实在有点不科学啊!

    emmmmm……如果修仙者和妖怪这种神奇存在,也能算作科学范畴的话。

    “说不定有绝世美女正在想你呢!”楚然在一旁打趣着。

    “那还是算了吧,我只想静静。”

    楚然开玩笑道:“静静是谁?难不成是宁夜你之前幻想出的女友,那个叫江静怡的妹子?”

    “……”

    原本只是随口玩个梗而已,却想不到直接被楚然无意间插刀了,真实暴击伤害。

    宁夜觉得心很累,现在是真的想静静了,江静怡的静。

    ……

    ……

    “噗!”

    因想象力和脑补能力太过于丰富,忧虑攻心悲伤过度的东方青月,面色煞白,喷出一口血雾。

    闭关疗伤后的她,本来身体就未曾完全恢复,此刻再遭受如此重大的刺激,整个人犹若风中残烛,煞白的面庞上浮现出死寂之色,伤势更加严重了。

    “东方长老!你怎么了?”

    见到这一幕,就连守寂真人也被吓到了,现在这又是什么节奏,为什么东方家的执剑长老,听到那孙白死去的消息,竟然悲伤过度吐血了?

    难道这两人,真的有某种不可告人的关系?

    那孙白,竟真如此胆大包天,在婚期将近之时,率先给南宫世家的少主,送了顶绿得发亮的帽子,真不知道“死”字怎么写?

    东方青月拭去嘴角的鲜血,凄然道:“我无碍。还望堂主能够告知,那孙白的墓在何处,我想前去祭拜一番。”

    “可是东方长老你的身体?”守寂真人一脸担忧。

    现在她的体内,气息紊乱无比,如若处理不好,很有可能走火入魔,一身道行散尽也不无可能,最严重的甚至会危机道性命。

    如今,最为稳妥的办法,便是立刻打坐调息,而不是去那孙白的坟前祭拜。

    守寂真人慌得要死,如果她在自己这里出了什么意外,东方和南宫这两大道盟世家肯定不会放过他。

    更何况,这新晋执剑长老,可是隐居于道门中那位超凡存在的爱徒,当年“一剑斩天门,断仙路”的无上壮举,就算数百年过去,至今都令天下剑修心驰神往,奉为天下剑道之巅,一代剑仙,万剑之主。

    虽说那位剑主已经归隐深山,百年未曾出关涉足凡尘,但守寂真人毫不怀疑,要是今日身为他爱徒的东方青月在这里死去,自己绝对会被殃及池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