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网游小说 > 我的前世大有问题 > 第四十一章 笑着落泪

第四十一章 笑着落泪

    东方和南宫这两大世家,既然属于道盟的一份子,为了顾忌颜面问题,就算对付自己也不可能太明目张胆,可是这位东方长老的师尊……

    想起典籍上记载的,那位剑主的绝代凶名,守寂真人不由打了个寒颤,冷汗簌簌而下。

    多年前,一名盟内德高望重的太上长老,不知因何事触怒这位剑主。他一句废话都没说,单人只剑杀上那太上长老的老巢,不顾时任盟主的劝住,当着众多道盟弟子的面,一剑将那太上长老斩杀,形神俱灭,事了拂衣而去,现场无一人敢去阻拦。

    完全是人狠话不多的典型啊!

    “东方长老,你别激动,先冷静冷静,服下疗伤的丹药,慢慢听老朽说。”

    守寂真人擦了擦额间的汗水,继续道:“其实那孙白,并没有坟墓留下,所以东方长老你想要去祭拜的……”

    “什么?你们竟任由他的遗体曝尸荒野?!”东方青月直接打断,斥问道。

    很明显,先前守寂真人让她冷静,先吃药的建议,并没有得到采纳,反而情绪更加激动了,体内气息越发紊乱。

    “不是不是!这怎么可能呢……”

    守寂真人连忙否认,都这种时候了,他怎么也不会承认这种事,加深对她的刺激。

    而那孙白的尸体,早就在事发的当日,和他那名为师徒实为父子的冲玄道人,一同被毁尸灭迹了,自然也未曾留下坟墓安葬。毕竟若是有心人查起,很可能会从尸首上,查出这件事背后的真相,引发道盟和妖盟的新一轮摩擦。

    “……其实这件事,是孙白自己的遗愿。他说自己一生向往无拘无束的自由生活,想看尽这世间波澜壮阔的如画美景,如今就要死了,这个愿望是完不成了,所以拜托我们,将他的骨灰撒入长流,代替他完成这个心愿。”

    不愧是被誉为老狐狸的守寂真人,在这极短的时间内,便一本正经编出了一段可歌可泣感人肺腑的故事,完美解释了为何孙白会没有坟墓。

    可现在的问题是,在听完他这段瞎编出来的故事后,东方青月信以为真,悲伤自责得不能自已,体内气息更加紊乱起来。

    “东方长老,你现在的状态很危险啊,还是先吃点药冷静冷静吧。”守寂真人在一旁看得心惊胆战,连忙出声善意提醒道。

    所以说,有时候谎话编得太好,也是种过错啊。

    见东方青月没有反应,他决定直接抛出杀手锏了:

    “东方长老,你就算不考虑自己的身体,也要想一想已经逝世的孙白啊,他一定不希望见到你如今这样!”

    以前一直久居剑峰,只知习剑,从未涉足过外界,也没喝过心灵鸡汤的东方青月,被这碗心灵鸡汤一灌,整个人顿时醒悟了过来。

    孙白他不惜以性命为大家,拼命将我救下,我怎么能够辜负他的一番心意?这不是作贱他的无私付出,让他的牺牲变得毫无意义了?我东方青月岂不是不仁不义之徒!

    我的命既然是他给的,那一定得好好珍惜,这样才对得起他的拯救!

    想通了这一点,她连忙从储物纳戒中拿出疗伤丹药,直接盘膝坐下,开始疗伤稳定体内的紊乱气息。

    而一旁,守寂真人虽然完美达成了自己的目的,但是内心依旧很是惶恐不安。

    他觉得自己无意中发掘了一个天大的秘密,这孙白与执剑长老的关系,果然非同一般,一提到他的名字,就要先前情绪激动的东方青月冷静了下来。

    要是这桩丑闻传出去,足以惊动整个道盟,让东方和南宫这两大世家蒙羞至极。

    那我现在知晓了这个秘密,不会被灭口吧?这个想法一冒出来,守寂真人就很是不安,以那些世家的行事风格,还真很有这种可能。

    ……

    ……

    入夜。

    晚风吹拂,漆黑的夜幕上无星无月。

    穿着一身纯白丧服,披麻戴孝的东方青月,腰间的本命神剑出鞘,以此作为工具,在青石板上雕刻着。

    石屑纷飞间,一行铁画银钩的苍劲碑文跃然于上——

    “孙白衣冠冢”!

    将刻好的衣冠冢石碑立于坟前,她咬破手指,以东方家的珍稀灵血为颜料,神情肃穆而悲伤,一笔一划庄重为碑文上色。

    在这墓中,葬着他当初遗落的外套,所以是为衣冠冢。

    做完这一切后,东方青月将佩剑插于一旁地面,对着眼前刚立好的衣冠冢,缓缓跪下。

    拿出先前便以备好的香烛纸钱,她长跪于衣冠冢前,为那因救自己而逝世的孙白大恩人,进行送葬悼念。

    这也是她,现今唯一能够为他做的事情了。

    “在我离山之前,师尊便曾教诲过,说我久居深山不通世故,此行入世游历,诸多杂念,自当以一剑斩之;万般行事,只需问心无愧即可。可是,我现在做不到,因为我有愧与你……”

    “若不是我,你根本不会死,应该死的是我才对,是我害了你。”

    “明明是我以执剑长老的身份,用剑架在你脖子上,强逼你来为我带路,你应该怨恨我才对。可那时明明已经逃走的你,为什么又要返回来救我,就算明知使用禁术的代价是你的生命……”

    “你逃走不久好了,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为什么?”

    两行清泪,顺着绝美面颊滑落。

    寒凉晚风中,传来哽咽不清的质问声。

    摇曳的烛光下,眼眶通红满脸泪水的东方青月抬起头来,凝望着眼前的衣冠冢:

    “当日,我想报答这份救命之恩,于是让你自己提要求,可你对于那些珍稀丹药强大法宝都毫不在意,最后提出的要求,就是让我以后多笑一笑。”

    “当时的我不懂,以为这只是一句玩笑话。现在终于明白,那时的你,肯定知道自己已经命不久矣,才会如此无欲无求吧,转而让我学会笑对一切。”

    “你安心去吧,作为你最后的心愿,我东方青月永铭于心,绝不忘却!”

    衣冠冢前,无边夜幕下,满脸泪水的她,对着眼前的墓碑,嘴角拉扯出一个悲伤的幅度,作为这份承诺的回应。

    笑着落泪。

    “啊欠!”

    正抱着女儿,惬意坐在沙发上看动画片的宁夜,疑惑地揉了揉鼻子,心想难道有人念叨着自己不成,怎么总是打啊欠呢。

    “爸爸你没事吧?”

    女儿转过头来,紧张兮兮地关怀道。

    宁夜拍了拍女儿的小脑袋,笑着宽慰道:“小怜放心好了,爸爸没事的,刚刚是有漂亮的大姐姐在念叨着爸爸呢。”

    小萝莉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张嘴问道:“爸爸你又要祸害无知少女了么?”

    正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而“祸害无知少女”这句话,是小萝莉最近刚从楚然叔叔那里学来的,虽然搞不懂什么意思,还是好像很厉害的样子,正好拿出来活学活用。

    宁夜一脸黑线,恨不得抓起一旁的遥控器,直接将楚然的嘴给彻底堵了。

    这一天天的,到处给小孩子灌输什么龌蹉思想,自己单纯可爱的女儿,都要被带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