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网游小说 > 我的前世大有问题 > 第四十六章 求你别秀了,知道太多会被灭口的

第四十六章 求你别秀了,知道太多会被灭口的

    身为江城道盟分部堂主的守寂真人,因为感觉自己知晓了什么了不得的大秘密,食不知味慌张不已,整整一夜都未曾合眼。

    旭日初升,压力山大的他踏出房门,发现东方青月不知何时已然起身,或者说根本就没入睡,此刻正在院落中练剑。

    今日的她,依旧穿着一身镐白色的丧服,以纪念着凄惨死去的老好人孙白。

    “东方长老,早上好啊!”

    虽说这东方家的执剑长老,平日里总是冷着一张脸,一副不近人情的高冷模样。但是本着同为道盟的成员,并且对方还是职位比自己高得多的执剑长老,加上她也算是因公受伤,守寂真人还是以笑脸热情地问安道。

    东方青月停止了练剑,转过身来,望着和自己打招呼的守寂真人。

    怔了一会儿,似乎在准备着什么的她,先是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唇角两旁的幅度提起,露出一个非常不像笑容的笑容。

    见到这诡异的一幕,守寂真人差点一口气没接上来,心想这东方家的执剑长老,难道吃错药了不成,怎么莫名其妙对着自己笑?而且这个笑容……嗯,怎么说呢,说句实在话,有种很僵硬很违和很渗人的感觉。

    还不如不笑呢,面对这个“笑容”,总让他觉得心里慌慌的。

    不过老狐狸就是老狐狸,只用了万分之一秒的时间,他立马将内心所想完美掩盖了起来,反而一脸真诚地夸赞道:“看东方长老笑得如此灿烂美丽,莫不是今天有什么好事不成?”

    “孙白曾经说过说我笑起来好看,让我以后尽量多笑一笑。”东方青月一本正经地如实说道。

    额……

    这下子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了,守寂真人内心是崩溃的,自己没事多什么嘴啊。

    知道你和孙白是干柴烈……额,郎情妾意,但问题是,我真的不想听你们的感情史啊,知道得太多可真是会死人的。

    深知明哲保身道理的老狐狸,已经准备找借口开溜了,这摊浑水他可不想淌进去。

    话说昨夜,他原本想找东方青月商讨事情的,结果一走到她居住的屋舍,就见到她身着丧服,跪在那孙白的衣冠冢前,很是悲伤地放声哭泣着。

    那场面真是感人无比,吓得守寂真人赶紧脚底抹油溜了溜了。

    一开始,他对于孙白与东方青月的暧昧关系,只是猜测罢了,还不敢完全肯定。但见到这一幕,他是完全肯定了内心的那个想法,这狗日的孙白,撬了南宫世家那位天资卓越少主的墙角,送了顶绿油油的帽子。

    “那啥……有句俗话说得好,爱笑的女孩运气肯定不会差的,哈哈哈。”内心一片崩溃守寂真人,干笑着回应道。

    东方青月点了点头,一脸郑重道:“能够遇到孙白,是我东方青月此生最大幸运,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他的,将他的话语永铭于心,会好好努力的!”

    求求你别秀了,我还想多活几年呢。

    面对这恋人间表白爱意的宣言,守寂真人欲哭无泪。

    他实在想不通,那孙白到底是哪点好,又是从何而来的这么大人格魅力,竟然迷得身为道盟新秀天骄的执剑长老如此神魂颠倒,就连死了都让她念念不忘。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男人不坏女人不爱?

    守寂真人发现自己,真的已经看不懂现在年轻人想法了,这代沟实在太深了。

    “对了,东方长老,先前因为你在闭关疗伤,有件事情还未来得及和你说。”

    守寂真人连忙转移话题,贪生怕死的他,真怕继续在孙白这个话题上说下去,自己的小心脏会承受不住:“妖族的小公主,昆吾圣山那位真龙大人的女儿,如今就在江城内,并由妖盟的左护法青思大人贴身护卫着。”

    “真龙大人的女儿?”

    不知为何的,在听到昆吾圣山上那位传说存在时,东方青月隐隐有种排斥的感觉,明明两人从未有过任何的交集。

    此时的她自然还不知道,这世上有种神秘的力量,叫做女人的第六感。

    “是的,如今妖族的小公主,暂居在江城首富楚正则的豪宅内。我想东方长老你若是有空,是不是应该以东方世家的名义,去那楚正则的家中拜会一番。”

    守寂真人故意两次提到楚爸的名字,也是源于一番好心,想要帮一帮这位好友。

    因为楚爸江城首富的身份,守寂真人又乃是分盟的堂主,两人常常因为一些事情有交集,一来二去也就成了朋友。守寂真人很是欣赏楚爸为人处世的和善态度,还有虽然商人却恪守底线不赚不义之财的风骨,觉得这是一个可以真心结交的朋友

    可这次楚家遭遇的危机,乃是道盟上面有大人物发话,就凭他一个小小的堂主,完全没有任何的发言权,也根本无从帮助,就连行动都受到了限制,不能与楚兄接触,只能在一旁干瞪眼看着。

    但是,东方青月的出现,却让守寂真人看到了希望,昨夜他去找她,便是想要说这件事。

    若这件事是由身为东方世家中兴希望,未来南宫世家少主夫人的东方青月出面,能够帮助楚兄说上几句好话,便可以将楚家这场大难缩小很多,至少不会像现在这样,全部的身家财产都会被无情剥夺。

    至于直接去请求她出手相助,那是不可能的,毕竟这个人情实在太大了,势必要得罪盟内的一些大人物,而且守寂真人也和东方青月一点都不熟。

    按照守寂真人想法,就是去楚兄的家中拜会妖族的那位小公主时,楚兄的招待能够让东方青月满意,到时候回到盟内,随便说上两句好话就可以了。

    可他并不知晓,如今他眼中身为尊贵无比的妖族小公主,在楚然家生活得是何等其乐融融,和楚然一家人关系是多么的好,甚至都准备回去找身为真龙大人的妈妈出手,来帮助叔叔阿姨一家。

    如果用一种形象贴切的比喻去形容,这种感觉,就像是用足以毁灭一城的原子弹,去打几只嗡嗡叫的小蚊子。

    不过这也不能怪守寂真人无知,毕竟信息实在太不对等。

    以他的身为地位,自然无权去过问这些事,一直以为妖族小公主之所以会住到楚爸家,是身为妖盟护法的美妇人,使用了某种迷惑他人神志的术法造成的,毕竟除了那座正在建造的行宫之外,整个江城也就数楚爸家的房子最豪华了。

    不管怎么说,这都是一件好事,否则就算他有心想要帮助楚爸,也全然没有机会。

    东方青月将手中的青月神剑归鞘,意尽阑珊道:

    “这几日我原准备一心为孙白奉香守灵,不过对方毕竟是妖族的小公主,若是不去也失了礼节。恩……那就晚间去简单拜会一下吧,速去速回反正耽搁不了几分钟。”

    现在的东方青月,依旧沉浸在悲痛中无法自拔,什么都不想问不想管,一心想着为舍己救人大公无私的孙白奉香守灵。

    若不是对方妖族小公主的身份实在太尊贵,她才不愿离开孙白的衣冠冢呢。

    一旁的守寂真人十分无语,这执剑长老实在太那啥了些吧,痛失恋人也没必要这样啊。还耽搁不了几分钟,难道是准备踩着飞剑去兜一圈风?

    对方可是真龙大龙最宠爱的亲生女儿,万千妖族最尊崇的小公主,就算是道盟盟主见到,都得卖个面子陪着唠唠嗑啊。

    唉,果然这执剑长老,还是太年轻啊,一点感情的挫折都承受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