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网游小说 > 我的前世大有问题 > 第五十章 禽兽本质暴露无余(感谢奶骑哥的章推,望天,+1s)

第五十章 禽兽本质暴露无余(感谢奶骑哥的章推,望天,+1s)

    “那是在一个阳光明媚鸟语花香的午后,天空湛蓝无比,像是一块巨大的纯净水晶,风中传来甜甜的风信子清香。啊!真是一个童话般的美丽场景……”

    楚然清了清嗓子,便开始绘声绘色地描绘自己的初吻经历,只是描绘地太过文艺,就像是朗读散文般,铺垫了好半天背景还没进入正题。

    宁夜敲了敲桌子,打断道:“请说人话!”

    “我刚进入状态呢,就被宁夜你给打断了,实在太过不解风情了啊!不过这也确实不能怪你,毕竟你这连初吻都不知道为何物的单身狗,突然听到本少爷的这件惊天往事,内心肯定很震惊很嫉妒的吧,哈哈哈……”

    “请划下重点,限一句话,十五字之内!”

    宁夜发现,最近楚然真是越来越有向逗逼发展的趋势,不过以前也不是什么正经人就是了。

    “我八岁那一年,强吻了一个邻家妹子!”

    十五个字,一字不多,一个不少,就这概括功底,也算是个可造之材了。

    当然,如果不是宁夜的打断,楚然这货估计能够喋喋不休绘声绘色,用上夸张的艺术修辞手法,现编一段可歌可泣的百万字史诗级爱情小说就是了。

    强吻……了一个邻家妹子?还是八岁?

    我擦,这尼玛还真是个禽兽啊!

    “那妹子漂亮么……呸呸呸!我的意思是,楚然你这么禽兽真的合适么?人家还只是个孩子啊!”

    听到这个消息后,宁夜下意识地问道,虽然最后连忙改口,但依旧暴露出了他禽兽的本质。

    “我当时也只是个孩子啊!更何况我们两人,可是事前先培养过感情的,当时我可是很认真的!”

    “培养过感情,难道就能强吻了么?你这个逻辑很是强盗啊,直接暴露出楚然你禽兽的本质啊!”

    宁夜拍了拍他的肩,语重心长道:“楚然啊,你应该感到庆幸,还好你当时只还是个孩子,不然现在早就被人家父母打断腿了,恩,三条腿一起被打断的那种。”

    楚然双手托着下巴,脸上露出幸福追忆的神情:“那时候,我每天一有空就跑到小区的公园,去找她一起玩耍,那真是一段很难忘的快乐时光。后来我爸做生意成功后,便搬离了那小区,此后就再也没见过她,不知道是不是遇到什么困难,举家搬走了。”

    “别胡思乱想了,也许人家只是觉得你是个变态,所以躲起来了呢。嗯,一定是这样的,所以楚然你就别担心!”

    心地善良的大好人宁夜,一脸真诚安慰着好基友。

    “滚粗!”

    楚然面色认真地说道:“说真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但却一直有种很真切的预感,觉得我和她肯定还能再次重逢!”

    “然后你准备再强吻人家一次?”

    宁夜接着道:“只可惜楚然你现在,年龄已经够到判刑了啊,所以千万得把持住啊。还是得多学学我坐怀不乱的风姿啊,想不久之前,就曾经有一名绝色美少女受了重伤,而我功力太浅尚不能隔衣疗伤,面对如此香艳的场景,我的内心毫无触动,甚至还有一点想笑。嗯,现在回头想想,我自己都觉得我这个人,乃是品德高尚坐怀不乱的正人君子啊,从来都不做这种霸王硬上弓的禽兽之事!”

    如此自吹自擂了一番,的确可以说是非常正(厚)人(颜)君(无)子(耻)了!

    不过这举的例子,倒是的的确确真实发生过,那名绝色美少女,自然指的是数日前身受重伤的东方青月,道盟的路痴执剑长老。

    然而除了宁夜本人,旁人听到这举的例子,百分百认为是在瞎几把胡扯,脑子有坑的才去相信。

    所以说,有时候说实话挺难的,说了反而被认为是在胡扯。而瞎几把胡扯时,别人反而会信以为真。

    “呦,这不是江城首富楚家的大少爷么!怎么这么有闲情逸致,来体验平民生活啊,是准备先预习一下变成穷光蛋后的日子么?哈哈哈!”

    原本宁夜和楚然边吃边聊得正欢,突然一名梳着油光锃亮大背头的小胖子,走到了两人的餐桌前,突然开启了嘲讽模式。

    这嚣张的语气,令人尴尬的台词,简直就像是那些小说电视剧中,活不过半集的小反派喽啰。

    在这小胖子身后,还跟着八九个类似古代恶少身边狗腿子般的存在。

    “这胖子,是叫什么名字来着?”

    宁夜望了一眼这胖子,然后对楚然问道。

    明明之前见过,却一时间想不出名字了,只能说这胖子实在存在感太低了。

    “这人叫王洋,就是以前总是死皮赖脸贴上来,想尽办法讨好我们两的那个。和他那爹如出一辙,真不愧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这王洋的爹,正是昨日在包厢中,率先开口针对楚爸的,那位暴发富气质展露无余的胖子。

    以前在学校的时候,楚家稳坐江城首富的位置时,这王洋很好地接受了他爹的熏陶,整天死皮赖脸在楚然后面叫着“楚少”,都快直接去舔楚然的鞋底了。

    而现在楚家遭遇危机,当初舔得最凶的人,反而是最先跳出来极尽羞辱,好像只要这样做了,便可以和从前的自己撇清关系。

    所以有时候,人心真是一种很奇怪的东西。

    就像是以前新闻中报道过的,一名接受好心人助学金方能念书的山区孩童,靠着知识改变了命运,在大城市扎根下来有了光鲜体面的工作,但是对于当初那资助过自己的好心人,对于那段收资助的日子,却坚决反驳不承认,甚至还对那位好心的资助者恶语相向,将之视为仇敌。

    后来有心理学家站出来解释过,这种心态其实也是一种心理病症,很大部分是源于太过强盛的“自尊心”。否定帮助过自己的人,便是不承认那时候狼狈不堪的自己。

    而王洋这对父子,估计也有一部分这个原因,这些年他们家靠着给楚爸跪舔,捞了很多好处。

    如今曾经的东家落难,想起自己当时像狗一样无下限跪舔的场面,就觉得愤怒了,必须得上去狠狠踩几脚,方能泄心头之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