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网游小说 > 我的前世大有问题 > 第五十四章 金鳞岂是池中物……啊呸

第五十四章 金鳞岂是池中物……啊呸

    “玄非道长,这里便是那楚正则居住的豪宅了!若论风水和景致,当属这里最佳了!”

    一行人自豪车而下,如同众星拱月般站在正中间的,正是当日酒店包厢内的玄非道人,至于其余人,也尽是那时包厢内的江城富豪。

    而刚刚说话的人,正是大腹便便面庞上肥肉横生的王洋。

    望着眼前的这座豪宅,他眼眸中流露出怨毒和快意之色,今天他的儿子被打伤住院,虽然没缺胳膊断腿,但是模样凄惨无比,没个十天半个月,是休想下床走动了。

    而这笔账,他自然是记在了楚家的头上,至于是不是自己儿子主动挑衅挨打,则不是他考虑的范围了。

    在王洋的三观中,我的儿子可以欺负人,但绝不可以被人欺负!

    从某种片面角度上来将,他也算一个好父亲了。不过这样身为人父者,非常不可取,养出熊孩子的概率在九成往上,毕竟上梁不正下梁歪嘛。

    原本在儿子受伤后,他还在想着该怎么去报复才好,就像瞌睡时天上掉个枕头般,这时就接到了玄非道长弟子的电话,问他江城哪里的景致风水最好,说准备将之买下来盖房子。

    在动歪脑筋方面,没人能够比得过满肚子坏水的王洋了,他立马想出了一条两全其美的妙策,既可以讨好这位玄非道长,又可以报复楚正则一家。

    于是,在他的一番热情推荐下,玄非道长对楚然家的豪宅产生了兴趣,便决定来看一看合不合适,如果合适那自然是极好的,即完美完成了上面大人物交代下的任务,连盖房子的时间都省了,而且又不用因为买房而花钱。

    至于为什么不用花钱,因为现在的楚正则还是戴罪之身,这座房子就加在赔偿条款中便是了。

    “嗯,这座房子果然风水绝佳景致如画,很是不错!就决定是它了!”

    望见楚然家豪宅的全貌,玄非道人很是满意地点了点头。

    听到道长对这所豪宅的中意,计策得逞的王洋,脸上顿时笑开了花。

    他卑躬屈膝地笑着讨好道:“既然道长能够满意,那自然是最好的。我们现在便进去找那楚正则,让他直接搬出这里吧,反正量他也不敢有什么意见!”

    “你先行带路吧。”

    玄非道长点了点头,表示事不宜迟,现在便去找那楚正则办好。

    然而,就在他跟随着带路的王洋,一只脚刚跨入楚家的庭外大门时,蓦然感觉身上的寒毛一竖,就像是被什么可怕的存在给盯上了,有种要死要死的恐惧感。

    这种感觉,来的突兀,但去得也快,瞬间便消弭于无形,就像是一场恐怖幻觉。

    “师尊,你怎么了?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吗,怎么面色这么差?”

    见玄非道长突然停在大门处不走了,并且额间上满是汗珠,面色煞白一片,身后的徒弟周常善很是担忧地开口问道。

    就像是如梦初醒般,玄非道人整个人打了个激灵。

    他立马四处张望着,想寻找出刚刚那种恐惧感觉的源头。那种感觉实在是太可怕了,真的就像是濒临死亡了般。

    可是周边并没有什么异常情况。

    难道真的只是我的错觉?见找不出答案,玄非道人有些疑惑。

    冥冥中,他有种感觉,自己踏入了楚家豪宅的高大正门,就像是踏入了某头绝世凶兽的血盆大口,一进去就连骨头渣都会被吞得丁点不剩了。

    玄非道人默念凝神咒,将这些杂念都给清除脑外,觉得自己是想太多了。

    毕竟早在针对楚家之前,就已经里三层外三层将楚家的背景给全部摸清楚,只是一介白手起家俗世商人而已,背后根本没有什么大人物作为靠山,完全是那种砧板上的鱼肉,动了也不会造成什么后果。

    想到这里,他顿时有了底气,至于先前那维持一瞬的恐怖感觉,估计真的是自己的错觉吧,总不可能这楚家牛到了天上,能请得动这仅靠气息便可以碾杀自己的大佬强者,来作为看家护院的保镖吧?

    若真是有这样的强者,之前还那么唯唯诺诺干嘛,准备扮猪吃老虎么?

    玄非道人道袍一挥,双手负立,踩着鹅卵石铺成的大道,在众人的簇拥下,以世外高人的姿态徐徐朝里走去。

    而此刻的半空中,一直将神念笼罩住整栋楚家豪宅,尽忠职守护卫着小公主的妖盟护法青思美妇人,感知到有修行者闯入触动了自己神念结成的法阵,缓缓睁开了一双眼眸,望向下方。

    ……

    ……

    “唉,别说是什么绝色美少女了,连油腻的中年大叔都不是,竟然只是个糟老头子,真是让人忧桑啊。”

    早已梳洗打理完毕,换了一身白色修真正装的楚然,站在二楼的窗台前,望着下方鱼贯而入的玄非道人一群人,很是失望地叹了一口气。

    “啊,客人这么快就已经到了么?那楚然你就别等我了,先去招待客人吧!”水声哗哗的浴室内,传来宁夜的声音。

    “看对面这架势,估计来者非善啊。那宁夜你就慢慢洗吧,我就先下楼去了,看看这些人到底要干什么。”

    “嗯嗯!”宁夜有些模糊不清地应道。

    刚走到出门的楚然,却突然想起了什么,转过头来道:“我说宁夜你小子,以前冲澡都很快的啊,怎么这次这么长时间都没洗完,真的很有问题啊!不会是把持不住,在里面偷偷来了一发吧?”

    “滚粗!”

    在楚然走之后,水声哗哗的浴室之内。

    宁夜站在洗手台的镜子前,面色如同苦逼的苦瓜,心彻底凉成了一片。

    其实他早就冲洗完澡了,这些淋浴的水声,只是故意这么放的,为了不让屋外的楚然察觉出一样。

    这种偷偷摸摸的行径,自然不是如楚然所言,把持不住偷偷来了一发,而是因为另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刚刚用浴巾擦拭身上水渍的时候,他突然发现,在自己的左肩上方,竟然长出了一块指甲大小的金色鳞片。

    难道是最近饭量太大,鱼类吃得太多了,并且连鱼刺鱼骨都丧心病狂毫不放过,所以遭受了鱼族之神的天降正义?

    可问题是,他也没饿到去鱼缸偷捞金鱼吃啊,怎么这鳞片,就是金色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