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网游小说 > 我的前世大有问题 > 第五十五章 越来越变态了

第五十五章 越来越变态了

    宁夜拿起一把剪刀,小心翼翼在左肩这金色鳞片上戳了戳。

    不知这金鳞是什么材质,声音听起来有种金属感,但却肯定不是金属,总之很是不寻常,并且坚硬无比。哪怕是锐利的剪刀尖,在上面一点划痕都无法留下。

    一片金鳞没关系,但要是以后接下连三长出一大堆呢,要是位置长得凑巧些,全在下半身,那自己去水族馆饰演美男鱼,都不用带道具的。

    宁夜感觉自己的人生,前途一片黑暗,陷入了深深的忧愁之中。

    肩上的这块金鳞暂时还好,反正有衣服阻隔着,一般情况下肯定不会有人去扒他的衣服的,所以自然看不到。可若是长在衣服意外的部位,那又该怎么般?比如长在脖子上,难道自己还要在这种夏季快要到来的时季,围上厚厚的一层围巾么?

    会被当街围观当成怪物吧,不管是金鳞被发现,还是大夏天围个厚围巾。

    唉……

    正所谓长痛不如短痛,为了以后的幸福人生,宁夜沉思了良久,决定试试看能不能将这片金鳞拔出来,好好研究研究。

    虽说现在的他身体倍儿棒,根本不会被细菌感染生病,但是处于某种心理方面的原因,宁夜还是先将水果刀泡在热水中洗净,然后找来打火机和酒精灯,将刀片在火焰上进行高温杀菌工作。

    等一切都准备妥当之后,宁夜手持水果刀,对着穿衣镜,怀着壮士断腕的决心,对着长着金鳞的左肩割去,准备将之给挖出来。

    第一下……

    哎,完全没反应,嗯,应该是力气用小了。

    第二下,这次宁夜加大的力道……依旧没有任何反应。

    他再次加大的手中的力量,进行第三次尝试,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因为力道太大,锋利的水果刀直接断了,而皮肤上的汗毛却都没有断一根。

    emmmmm……

    “真在变态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了啊!”

    望着手中的断裂的水果刀,宁夜自己都忍不住吐槽自己了。

    以前在身体异变过后,他虽也曾拿起刀子检测过肉体的坚硬度,但当时如果加大力量到一定程度,还是可以在身体留下些许的小伤口的。而现在,刀断了,可连一根汗毛都没有受损。

    真的是越来越变态了,也许再过些时日,便可内裤反穿去做拯救世界的超人。

    怀着无比沉重的心情,喜忧参半的宁夜见时间不早,只得先暂时放弃研究肩部的金鳞,穿好衣服准备去楼下,毕竟迟到可是很失礼的一件事。

    ……

    ……

    “这楚正则倒是聪明,知晓玄非道长你要来,立马将家里布置成这样来欢迎道长。”

    走进楚家,见到里面明显是刚刚被精心装饰过的大厅,身为马前卒的胖子王洋,在一旁很是快意地道。

    他心里暗爽:你楚正则不是自诩宁折不弯么,怎么现在也开始拍道长的马屁啦?真是虚伪至极!不过很可惜,你这次就算再怎么拍马屁也没用了,一起都已经注定了,乖乖滚出这里吧,哈哈哈。

    王洋以为是其他人先通知的楚爸,玄非道长要来他家的消息。而其他人也都以为是旁人事先通知的,自然而然地认为,楚家布出这番欢迎阵仗,是因为想要讨好玄非道长。

    而玄非道人走进屋内,见到这间豪宅内部华贵而不失精致的装潢时,则更加的满意了。

    就算买块地皮再建造豪宅,也见得会比眼前楚家的要好,更何况建房还得花去很多的时间,现在直接有一栋现成不用花钱的,上面的大人们肯定无比满意。

    玄非道人是在昨日,突然接到盟内大人的亲自传讯,语气十分郑重和严肃,说让他以最快的速度,在江城找一处风水景致绝佳的地方,建造一座最好的豪宅,资金方面没有限制,力求最好,若是完成得好回来重重有赏。

    至于为何突然要在连一线城市都算不上的江城建房,玄非道人只知晓那位盟内的大人,是准备将此房作为礼物送人,至于送谁他就不知道了,但想来应该是一名身份很高贵的人吧。

    “玄非道长、王洋……你们怎么来了?!”

    收到消息的楚爸,还以为那位贵客已经到了,正带着笑脸准备出来迎接,但却没想到,大厅内竟然是这么一群人,完全不是他要接引的那名贵客啊。

    “真是明知故问,难道楚正则你特意把家里布置成这样,不是用来欢迎玄非道长的么?楚正则啊楚正则,既然想要讨好道长,那就把姿态放低点就行,老老实实承认就行了,干嘛还端着一副江城首富的架子呢?”王洋率先开口道,话里藏刀。

    此时的王洋,正在心里嗤笑着这个楚正则,还真是死要面子死脑筋。

    估计这楚正则是没想到,自己这些人也跟着道长一同前来了吧,因此这才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不想让自己这些人看到他卑躬屈膝讨好的模样。

    楚爸不卑不吭地如实回道:“我今天有客人要来,为了以示尊重,这才将家里装饰一番。我还有事情要筹备,就先行离开了,你们自便!”

    剩下的话他没说,但场中的众人都很是清楚,便是这里并不是为了欢迎玄非道人而弄,并且还有隐隐的逐客之意,暗示这里并不欢迎他们这些人。

    又怎么可能欢迎呢?

    不说对方用莫须有的罪名,逼迫自己交出毕生心血打造的楚氏集团。就说昨天晚上的那场车祸,若不是他福大命大,现在估计就已经躺在停尸间的冷柜中了,而雇凶者就在这群人中间。

    若不是顾忌着这玄非道人的身份,为了家人的安全考虑,楚爸早就彻底撕破脸皮了,现在能够这样压抑着怒气说话已经是到了极限。

    “客人?什么客人能让你如此上心,难道比玄非道长还要身份尊贵不成?”

    王洋做出一副慷慨激昂愤怒的模样,似乎玄非道长遭受贬低,比辱骂他老爸还要不能忍:“还是说,楚正则你找到了什么靠山,觉得那什么客人可以为你出头不成?”

    这看似像是在为玄非道人不平,实则是在扇阴风点鬼火,加大这次矛盾冲突。

    玄非道人的面色顿时阴沉了下来,而一旁慷慨激昂出来战斗的王洋,见此情景,心里顿时乐开了花。

    而在此时江城分盟的墟界内。

    “孙白,我有正事不得不出去一趟。不过你放心,我很快便会回来陪你的,继续为你奉香守灵!”

    跪伏在衣冠冢碑前的东方青月,奉上三根长香,然后郑重磕了三个响头。

    做完这一切的她,站起身来朝外走去,分盟堂主守寂真人已经在外守候多时。

    目标,楚家!

    嗯,最后来一句,孙白你死得好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