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网游小说 > 我的前世大有问题 > 第六十三章 道尊不可辱,辱则死!(上分强了,求推荐票求收藏!)

第六十三章 道尊不可辱,辱则死!(上分强了,求推荐票求收藏!)

    “你又是谁?”

    见到这持剑少女一副来者不善的模样,玄非道人不知为何的,总觉得有些心慌,有种快要大难临头之感。

    “道盟执剑长老,东方青月!”

    听到这名号,先前还不可一世,准备以势压人的玄非道人,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无力跌倒在地。

    他自然是清楚知晓东方青月这个名字背后的意义的,剑体天成得无上道器青月神剑认主,被誉为逐渐式微的东方世家中兴希望,未来南宫世家的家主夫人……更为可怕的是,她还有一个拥有绝世凶名的师尊。

    等等!刚刚她进门时说了什么?

    玄非道人面色苍白一片,冷汗簌簌而下,差点直接吓得晕厥过去。

    就算借他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去辱没剑峰之巅的那位存在啊,那人可是从来都不顾什么盟内规条,当初就连一代太上长老,都毫不顾忌当众一剑斩杀。

    这其中一定有什么误会!对,一定是这样的!

    像是溺水之人拼命想要抓住救命稻草般,汗珠滚滚而下的玄非道人,连忙解释道:

    “执剑长老大人,这其中定然有误会,我对剑主大人向来尊崇无比,怎么可能出言辱没于剑主大人呢!这里面一定有什么……”

    东方青月直接出言打断,冷声反问:“你的意思是,我刚刚听错了,故意诬陷于你?”

    “不敢不敢!但是我先前,真的只是在教训眼前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屁孩而已,真的没有去……”

    玄非道人满腹委屈,甚至在想是不是自己哪里得罪过这执剑长老,所以现在要故意栽赃陷害自己。他将先前的事件还原,把锅甩到小萝莉的头上,极力解释着。

    可很快的,他就说不下去了。

    因为此时,东方青月走到了那小萝莉的面前,蹲下身去似乎在柔声宽慰着什么。

    这两人竟然认识?不是说这道盟新晋的执剑长老,一直与世隔绝生活在剑峰上么,难道说……

    想起自己先前的话语,玄非道人终于明白了一切的真相,他想要开口求饶,可是已经晚了,这世上没有后悔药卖。

    一道匹练的剑光,朝着他立劈而去。

    玄非道人只觉得左臂一凉,此后手臂便彻底失去了直觉,因为已被斩落在地。

    “你辱我师尊,罪不容恕!先收你一臂作为惩戒,可有意见?”东方青月手提长剑,冷声质问道。

    而一旁的宁夜,早在第一时间,就冲过去把女儿抱在了怀里,捂住她的眼眸,不想让女儿见到如此血腥的一幕,万一造成什么不好的心理阴影就糟糕了。

    同时,望着如此霸道的东方青月,宁夜也不禁捏了把冷汗,好在自己先前在外面长廊上反应快,否则估计现在倒霉得就是自己了。

    只是生活在法制社会下的他内心深处,还是觉得东方青月这样一言不合就断人手臂的举动,虽然大快人心是不错,但还是未免有些太过血腥残酷了。

    然而,并非是道盟成员,还未真正接触过修真者这个群体的宁夜却不知晓,此时东方青月的行为,不仅没有太过血腥残酷,相反还很是手下留情了。

    在修行界,流传着这么一条铁则——

    “道尊不可辱!辱则死!”

    世间修行者,划分为凝气、筑基、金丹、元婴、化神、问道、渡劫这七大境,而所谓的道尊,便是指问道。

    “道”是得道的道,也是天地大道的道。

    修行一途,犹若逆行登天,境界越到后期提升越发艰难,而每一位能够跨入问道境的修士,都是已在天地证得自身大道,超凡入圣一方为尊。

    无论你是出于何种缘由,也不管什么道盟规法,若是出言辱没道尊般的绝强存在,则死!

    跟何况,东方青月的师尊,剑峰之巅的那位剑主,早已是红尘为仙,冠绝当世,就算是道尊也望尘莫及。

    “我玄非道人心服口服!”

    被断了一臂的玄非道人,深知自己捡回了一条性命,捂着断臂处的伤口惶恐伏地,不敢有任何怨言。

    他很是清楚的知晓,就算自己今日被斩杀于此,也怨不得别人,道盟的律法无法追责,也无人敢为此站出来指责。

    毕竟,道尊不可辱啊!

    “另外,此次事件,我自会禀明师尊,由师尊来亲自决断。”

    若是一般的事件,东方青月自然不会去打扰闭关的师尊,但这次既然涉及到了小萝莉,那就不是什么小事了。或者说,在早已超脱凡尘的师尊眼中,只要是与小怜有关的事,都是无比重要重要之事。

    她至今犹记得当初,师尊将小怜自剑峰送走之后,独自一人望着小怜离开的方向,黯然神伤沉默无言了许久。

    最后,师尊转过头来,望着自己,用极其郑重严肃的语气嘱托道:“如若有一日师尊身死,青月徒儿你须得代为师好好照顾守护她,这是为师唯一的心愿与请求。”

    当时只是半大少女的她,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但是却从未将这句话当真。

    师尊如此强大,当世无敌,这世间又怎么会有人能够取走他的性命。

    “自然自然,我玄非道人自当亲自向剑主大人请罪!”

    玄非道人瑟瑟发抖,嘴上答应得漂亮,但内心早已做好了远遁天涯的心思。

    虽然活了这么久,但他依旧还是怕死的,真到了那位凶名赫赫,踩着尸山血海成名的剑主面前,还有命活么?

    似乎看出了他的小心思,东方青月淡然道:“莫要想着逃跑,就算你逃匿到天涯海角都无用。须知这世间,与我师尊之间就只隔着一剑之距。”

    被戳破了小心思,玄非道人顿时冷汗涔涔。

    再次谢罪之后,他便捡起地面上的断臂,拉着徒儿准备离开这是非之地。

    “玄非道人,为了避免有什么纷争,还是麻烦你交出原本准备用来楚兄身上的那件东西吧。”

    守寂真人此时站了出来,扮演着痛打落水狗的角色,拦在这对师徒的面前,笑眯眯地威胁道。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玄非道人用残存的右臂,自怀中掏出一张被折叠成三角形状的黄色符纸,丢给了守寂真人,然后连忙带着徒弟逃离这处伤心地。

    “竟然是‘傀儡符’!这等操纵人心的邪恶之物,不是早在百年前被盟内列为禁忌了么,怎么会出现在这玄非道人身上?”

    见到守寂真人捏在手中的黄色符纸,认出此物的东方青月,不由发出一声低呼。

    这傀儡符,顾名思义,便是可以控制人心,将人如同傀儡般控制玩弄于掌心。因为此符太过于邪恶,因此早就被道盟严令禁止门下修士修习,抓到便是严惩!

    听到她的问题,守寂真人不由一丝苦笑,心里感慨着这执剑长老未染世故的天真。

    这种傀儡符,以玄非道人的修为是无法炼制的,明显就是背后主导这一切的道盟大人物交付于他。若是楚兄概不配合,此符便就是最后的杀手锏。

    光明的地方必然会产生阴影,这是千百年一直以来的定律了。

    就算道盟成立的初衷是好的,守护世间芸芸众生,抵挡未知的灾祸。但再好在光明伟大的初衷,当掌权者长居高位,被利欲沾染之时,也不免会使之变质。

    现在的道盟,世家豪门林立,各种派系争夺不休,修习禁术在其中也算不得什么大事了。

    当然,这些事情守寂真人也只感在内心想想罢了,是绝对不敢向东方青月说出口的,因为她乃是东方世家的核心嫡系,而只要是世家,又有哪家是完全干净的呢?

    天下乌鸦一般黑,甚至这次瓜分楚家行动,也许其中就有东方家在内分了一杯羹。

    深谙为人处世之道的守寂真人,避重就轻,没有谈论别的,而是将傀儡符的效用和如若使用的危害给讲了出来。

    “真是太便宜那什么玄非老道了!”

    宁夜听完一脸愤然地道,他实在不敢去想象,要是此符用在了楚爸身上,会是怎样的后果。

    而一旁身为人子的楚然,也是怒火中烧,恨不得现在冲出去将那玄非道人给鞭尸到死。

    只断了他一臂,实在太便宜了!

    “你们放心好了,那玄非道人,估计现在想死的心都有了!”

    感知到上空妖盟美妇人的气息消失,守寂真人颇有深意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