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网游小说 > 我的前世大有问题 > 第六十六章 体贴懂事的女儿(贺首宗师,“我和这个世界不熟2333”!)

第六十六章 体贴懂事的女儿(贺首宗师,“我和这个世界不熟2333”!)

    楚然这个人,说得好听点叫乐天知命,说得难听些叫做没心没肺。

    他从不会去思考一些烦人的哲学问题,比如本该活不过十四岁的自己,为什么现在还会活着,活着的意义又是什么。

    既然都已经活着了,那当然得好吃好喝好玩地好好活着,考虑那么多干嘛。

    因为一窍不通,成为一名仗剑走天涯侠客的梦想彻底破灭,他也很快就从这种巨大打击中恢复了过来,重新变得嬉皮笑脸。

    刚刚行完收徒之礼,成为楚然师尊的守寂真人,对于这种事也无可奈何,只能让楚然明日和他回一趟道盟墟界,然后再做打算了。

    对于这份师徒情缘,守寂真人还是颇为重视的,毕竟楚然是他第一也是唯一的徒弟。

    而大厅的另一边,东方青月将手中的长剑归鞘,走到宁夜的面前,冷声道:

    “你,跟我出来!我有些话要问你。”

    这摆明了就是要秋后算账的意思啊,宁夜慌得要死,刚刚才见识过她毫不留情一剑砍人手臂,自己要是和她出去,也被砍了手臂变成杨过大侠该怎么办?

    要知道,成为独臂侠,以后做某些事情的事情,就只能单手了,会很不方便的。

    嗯,比如刷碗啊,剥核桃啊,剪指甲啊……大家千万别想歪啊!

    这种时候,机智的宁夜连忙抱紧了怀中的女儿,一脸为难地道:“东方姑娘,你看我还要照顾女儿呢,要是没了我在身边,她肯定大哭大闹,我看有什么话就直接在这里说好了。”

    在知晓女儿不知为何和东方青月,还有她的师尊认识,并且好像还深受爱护之后,宁夜便直接把女儿作为挡箭牌给搬了出来,这下子东方青月就不好说什么了吧,简直计划通!get√

    他深深被自己的机智而折服!

    果然如他所料的,面前的东方青月在听到这句话之后,望着自己怀中的女儿,脸上露出犹豫的神情。

    可宁夜猜到了这过程,却没有猜到这结局。

    突然的,一向喜欢腻在自己怀中不肯离开的女儿,此时却突然主动要求宁夜将她放下。

    “楚然叔叔说过,当爸爸要和美女姐姐单独相处的时候,千万不要打扰爸爸去祸害无知少女,一定要懂事得找借口离开,这样才是个乖孩子,爸爸才会喜欢!”

    小萝莉仰着头望着两人,很是认真地说道。

    宁夜:“……”

    东方青月:“……”

    “那爸爸你加油祸害青月姐姐啦,小怜先去叔叔那里待着了!”

    懂事无比的女儿,临走时还不忘勉励宁夜一番,让他努力加油好好祸害。

    目瞪口呆的宁夜,目送着如此体贴懂事的女儿离开,不禁湿了眼眶,此刻心中只有一个念头——

    “mmp!楚然你这天杀的没节操的坑货!”

    宁夜痛定思痛,再次下定决心,以后若是再见到楚然这个既没节操,又污力滔滔的坑货接近自己女儿,直接找块袜子把他给堵了。

    可这都是以后要考虑之事了,现在他首先要面对的,便是如何渡过东方青月这一关。

    “东方姑娘,我突然觉得肚子有些不舒服,得先去一趟厕所,要不我们日后再说吧?”

    回应他的,是一双充满杀气的眼眸,和即将拔剑的纤纤玉手。

    宁夜立马服软:“好好好!有话好好说,千万别拔剑,我和你走还不行嘛!”

    两人一前一后,来到客厅外的无人长廊上。

    “你别过来,再过来我可要叫了!”

    一到屋外,见到东方青月一步步朝着自己逼近,宁夜吓得后背贴到了墙壁上。

    见到宁夜这副模样,东方青月顿时感觉大为解气,也跟着冷着脸回应道:“你叫啊,就算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的!”

    当然,她此时还不明白,这番经典对白到底意味着什么。

    “东方姑娘,你想干嘛?”

    见到对方越靠越近,并且手掌朝着腰间伸去,似乎要掏出什么厉害武器的模样。此刻宁夜的脑中,已经脑补出了各种各样案件中杀人抛尸毁尸灭迹的案例。

    “这个给你!”

    东方青月的掌心中,放着一瓶小巧精致的白玉瓶。

    宁夜有些发懵,现在这又是什么个情况,不准备砍自己了,还友情赠送东西?

    接过这尚带着丝丝温润暖意的白玉瓶,拔开丝锦编成的瓶塞,一股清新药香扑鼻而来。

    “这个是?”他有些不解抬起头。

    “筑基丹。”

    东方青月开口道:“上次见你之时,见你还未筑基成功,于是回去后我特意找了这批品质最好的筑基丹,想赠送与你。当时得知你已身死的消息后,便一直将这瓶筑基丹留在身边……不管你怎么欺骗我,但你始终是我的救命恩人,我东方青月有恩必报!”

    “那若是有仇呢?要不东方姑娘你大人不记小人过,就此算了吧。”宁夜在旁弱弱来了一句。

    东方青月淡淡地瞥了他一眼,虽然什么话都没说,但眼神已经代表了一切。

    毕竟在之前的那些天里,她可是在衣冠冢前悲痛欲绝泪流满面,甚至愧疚自责得有过想要以死赎罪,下去陪他。

    当然之前这些可以说是无心的意外,可是让她愤怒的是,今夜两人刚刚见面时,这宁夜还在把自己当成一个傻子般,胡编乱造欺骗自己,把自己欺骗得团团转,眼泪都噙在眼眶中打转!

    这简直不可饶恕,自己真得就有这么好骗么?

    骗了一次还不够,还想要再骗一次!

    宁夜不禁打了个冷颤,觉得手中的这瓶所谓的筑基丹,真是个烫手山芋啊。

    “当初我问你名字时,宁夜你为何要说自己是孙白?”对于这件事,东方青月始终不解。

    “那时候,我以为你要给我穿小鞋报复我,所以我就抱了和我有仇的孙白这个名字。”

    宁夜扰了扰头,接着道:“还有,我并不是什么道盟的成员,那时候担心身份暴露会遭到你们惩治,所以就隐瞒了下来。”

    “不是道盟成员?”

    “嗯,不是。”

    “那你这身修为从何而来?”

    宁夜摊了摊手:“我自己也不清楚,几天前一觉睡醒就这样了。”

    这句话当然只说了一半实话,实际上是那天被妖化后的恋人江静怡,贯穿了胸膛没死之后,醒来就这样了。

    对于没死的原因,他至今都一头雾水。

    有时候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有着某种小强体质,就类似以前爱看的一部动漫的超级赛亚人主角一般,只要濒死恢复,就战力暴增。

    当然,这种事情宁夜肯定不会去尝试的,万一真的嗝屁了怎么办,那可真的是作死了。

    自己把自己给弄死这种事,传出去估计会让一堆人笑掉大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