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网游小说 > 我的前世大有问题 > 第六十八章 脑补能力MAX

第六十八章 脑补能力MAX

    跨入墙壁,则是一片山青水绿的崭新天地。

    碧蓝的天幕下,微风吹拂空气清新,碧草如同一袭长毯延伸至天际,有不知名的异禽羽翼划破长空。一座座恢弘气派的古典建筑,零星分布其中。

    “这里就是分盟的墟界?果然很是气派漂亮!”

    见到眼前未遭受过工业污染的如画美景,宁夜一时间看得如痴如醉。

    先行一步被踹飞入墟界的楚然,此时手掌揉着刚刚被踹的臀部,一瘸一拐地走了过来,委屈哭诉道:

    “师傅你真是好狠的心啊,我现在感觉我的屁股,已经不属于我自己了,肯定肿得一个比两个大了!”

    “可惜楚然你不是妹子,不然岂不是美滋滋,毕竟屁股大好生养啊!”宁夜在一旁幸灾乐祸打趣道。

    在这些小插曲过后,众人也朝着墟界正中心的那座最大最恢弘的主殿进发了。

    在前行的过程了,守寂真人一直在用眼角的余光,偷瞄着身旁的东方青月,还有今日将要入盟的新成员宁夜。

    昨天自楚家回来后,这东方长老不知为何性情大变,就像是发疯了一般,竟然直接拔出青月神剑,将先前费尽心血盖好的孙白衣冠冢砍得稀巴烂。

    要知道,之前她可是在这衣冠冢前整日长跪不起,就连上面掉了片树叶都会立马清理干净,珍视无比,也不准任何人靠近这里。

    还有,一向生性冷淡,对盟主任何事都不管不问的她,今日却突然主动跑了过来,说要和自己一同去接宁夜这名道盟新成员,这实在处处透露着诡异啊。

    难道说,这东方长老昨日和这宁夜在楚家一见钟情,就这么干柴烈火勾搭好上了?

    可这未免也实在太快了些吧,毕竟旧相好孙白的尸骨还未寒啊!

    果然有句话说得好,女人是一种善变的生物啊,守寂真人在内心感叹。

    他自然不知晓,其实眼前的宁夜,就是前几日被东方青月整日祭拜的衣冠冢的正主。

    不过若论诡异,守寂真人觉得这个叫宁夜的少年,真是完全让人看不透摸不着。

    为什么妖族的小公主,会这么亲昵得叫他爸爸呢?还有他那一身修为,又是从何而来?

    实在是让人想不通啊!

    “宁夜。”

    突然,和宁夜结伴而行楚然,突然戳了戳宁夜的腰部,并刻意压低了声音。

    “怎么了?”

    见到他一副鬼鬼祟祟的模样,宁夜很是好奇。

    “你有没有注意到,那个叫东方青月的冰山系美少女,总是会偷偷盯着我看啊,不会是因为昨天见面对我一见钟情,喜欢上我了吧。”

    楚然一脸担忧之色:“可是这完全不是我喜欢的类型,要是她突然跑过来和我告白,宁夜你说我该用什么样的方式拒绝好呢?直接拒绝是不是不太好,万一她因爱生恨拿剑把我阉了怎么办?嗯,要不我还是委婉点吧,就随便说个谎,告诉她说我这个人其实是个基佬,一点不喜欢妹子?”

    “咳咳!”

    宁夜直接一口气没接上来,笑岔了气,剧烈咳嗽起来。

    自己这个基友楚然,实在自我感觉和脑补能力太过优秀了些。

    这一路上,东方青月确实不停朝自己两人这边看,但是不是看楚然,而是在看自己。

    内心很有逼数的宁夜,也很是心知肚明,这并不是代表这路痴执剑长老东方青月看上了自己,而是因为自己既是救了她性命的大恩人,又是把她骗得声泪俱下的大骗子……

    宁夜这一路上,之所以一直和基友楚然站在一起,也是为了寻找一种心理上的安全感,生怕一言不合就被秋后算账。

    毕竟,谁知道什么时候她心情突然不爽了,突然拔出剑要砍自己呢。

    就在沉浸与脑补无法自拔的楚然,还在那里小声嘀咕着,该以何种方式去拒绝即将到来的表白时,悄然不知危机已经降临。

    作为一名圈外人,他自然不知晓,修真者的五感是有多么的灵敏,他以为已经极力压低的声音,却早已落在了东方青月耳畔。

    “我并没有在看你,我看得是宁夜这个无耻骗子!”

    一道冰冷的声音,将楚然从脑补中唤醒,抬起头,正是先前所提到的东方青月。

    此时的她,因为被误解,双颊微微带着羞怯霞意,第一时间站出来,用手指着旁边的宁夜解释道。

    殊不知,她这一解释,顿时让楚然眼眸一亮,像是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大秘密般。

    emmmm……无耻骗子这个词,在由一名美少女以这样的羞怯姿态说出来的时候,很容易让人浮想联翩。

    而楚然的脑补能力,又是当世绝顶的,脑中瞬间脑补出了一片长达百万字的鸿篇言情小说,简略浓缩概括下来便是一句话——

    “宁夜这个禽兽,无耻骗了人家小姑娘的身子后,提上裤子翻脸不认人,吃干抹净后就直接跑啦!”

    现在楚然也终于恍然大悟,为何昨日在自家长廊上时,宁夜模样那么狼狈凄惨,似乎在被东方青月追杀一般。

    他决定回去后,好好和宁夜谈谈心,让他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交代事实真相!

    当然,现在的楚然,自然不可能把内心的想法说出口,乱说话可是很有可能会被砍死的,因此表情诚恳地道歉认错,对着东方青月深刻检讨了自己一波。

    见到他如此诚恳道歉,东方青月也不是什么蛮不讲理的人,当然是原谅他了,转身离开。

    “宁夜,你果然是个禽兽啊!”

    待东方青月走远后,楚然拍了拍宁夜的肩,用膜拜大佬的口气,心服口服地夸赞道。

    “??????”

    宁夜此时此刻,简直一脸黑人问号,自己做什么了?

    ……

    ……

    “我说师傅,为什么这里这么冷清啊,怎么连个人影都看不到?难道成了修真者后,晚上都会很疲惫劳碌,所以这个点还没起床?”

    进入主殿之后,见里面空旷冷清一片,浑然忘了先前被一脚踹飞惨痛经历的楚然,又开始在师傅面前掉节操了。

    “他们都被调集过去盖房……咳咳,江城分盟内的成员,都被调集参加一场紧急任务了,估计再过一两日任务完成,这里又会恢复以往的热闹了!”

    关键时候,还好守寂真人及时改了口。

    那集齐了江城境内所有人族修士和妖族成员,齐心协力正在建造的行宫,就是用来给小公主居住的。而身旁的宁夜,又是小公主的爸爸,也就是说这所房子,最后还是会交到宁夜手上。

    当初妖盟护法美妇人可是郑重交代过了,绝不能让这个宁夜知晓小公主的真实身份,以免弄出什么乱子。

    楚然很是感兴趣地问道:“紧急任务?是不是那种一群人去什么秘境寻宝,亦或者是什么地方有妖魔现身,大家齐心协力组团去打boss这种?”

    “嗯……差不多吧。”

    “江城里面经常会出现妖怪么?还有妖怪到底长什么样子啊,我这辈子都还没见过呢。”

    “这世间有道盟,也有妖盟,妖怪也是有善恶之分的,我们修行者所要铲除的只有为祸社会的恶妖。最近江城里面,前段时间就发生过一次恶妖作乱的事件,一个叫江静怡的小姑娘,莫名血觉妖化成恶妖,造成了一桩惨案。唉,真是太可惜了,我看过那小姑娘的资料,和徒儿你年龄相仿,是一个很好很优秀的女孩,只是实在太不幸,遭遇上了这种极其少见的血觉事件。”

    听到师傅的这番话,尤其是在听到那“江静怡”三个字后,楚然整个人如遭雷击。

    他身体僵硬转过头去,望向低着头沉默不语的宁夜,面色苍白一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