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网游小说 > 我的前世大有问题 > 第七十一章 爸爸你去睡服妈妈吧(贺首盟!“我和这个世界不熟2333”)

第七十一章 爸爸你去睡服妈妈吧(贺首盟!“我和这个世界不熟2333”)

    现在的情况,就很是无解了。

    对方毕竟是小怜的亲生母亲,若是要带走小怜,自己这个名不正言不顺的临时父亲,自然不好说些什么。

    一想到将要和小萝莉分别,宁夜内心就苦涩无比。

    在拥有女儿,有小萝莉陪伴的这段时日里,他过得很是欢乐和幸福,被这像是上天派来的小天使,从黑暗绝望中拯救了出来,只要一想到家中还有她在守候着自己回来,就像是披上了一层无坚不摧铠甲。

    他不敢去想象,小怜被接走后,家中徒剩下一人的自己,会变成什么样子。

    假若不曾经历刻骨温暖,本可以习惯冰冷暗黑。

    “小怜她,是个很好很乖的孩子。在你接走她之前,能让我再和她说些话么?”宁夜望着小怜的母亲,眼前的白衣少女,诚恳恳求道。

    “不要不要!小怜不要和爸爸分开!”

    听到宁夜要将自己送走了,小萝莉直接红了眼眶,一把抱住他的大腿,就像是树袋熊挂在树上般,大有这辈子都不下来的气势。

    “小怜听话,快和妈妈回家吧。”

    就算是再强大再让敌人闻风丧胆的真龙大人,此刻在女儿的眼泪面前,也丢盔卸甲溃不成军,走上前来柔声劝道。

    不到最后一刻,她实在不想动用武力,强行将女儿带走。

    因为若是这样做了,难免在接下来的很长一段时日里,女儿都会讨厌她这个母亲。

    上一次,她强行将女儿带回昆吾圣山,结果回去后,女儿就完全不搭理自己了,一句话都不愿意说,嘴中一直念叨着妈妈是个坏妈妈。

    结果没想到,女儿却趁着自己去道盟的机会,偷偷利用圣山之上的传送阵法,独自一人跑来了江城寻找这宁夜。

    龙流昔宁愿背负世间众生妄,也不愿意被女儿给误解冷落。

    “不要!小怜好不容易才找到爸爸,一定要永远和爸爸在一起!”

    小萝莉一边摇头,一边将宁夜的大腿抱得更紧了。

    “可小怜你的身体已经……再这样下去,会死的!”

    想起先前自妖盟护法青思传来的情报,女儿身上那黑气再此显现,龙流昔便已经知晓了事情的不妙。

    这世间哪有这么多的巧合?不过是“他们”以这天地为盘,再次落棋布局了而已。

    龙流昔知晓,若是让女儿再待在这个男人身边,必然会受到牵连,千年前的那场悲剧也必然会再次降临。她实在不愿,再让女儿受到任何一丝的伤害。

    “就算是死!小怜也要和爸爸在一起!”

    女儿一脸坚定地道:“小怜找了好久好久,才终于找到爸爸,不愿再分开了!妈妈你要是不让小怜和爸爸在一起,我……我回去后就每天吃一大堆东西,不停地吃,吃到撑死为止!”

    或许在小萝莉的眼中,比起其他的死法,被各种好吃的美食撑死是最幸福的死法吧。

    这威胁的方式,显得很是可笑,充满着童言稚嫩之气,可是龙流昔却笑不出来。

    她从女儿的这番话语中,听出了决心。

    心情很是糟糕的龙流昔,冷冷地望着旁边的宁夜,若不是他的出现,事态根本就不会变成如此,所以一切都是这个卑鄙无耻下流的男人的错!

    情绪不稳的她,一双眼眸逐渐变成金色。

    而被黄金之眸望着的宁夜,整个人就像是被压在万钧泰山之下,感觉周围的空气都凝结成了固体,有种下一秒将要立马死去的感觉,后背的衣衫被冷汗湿透。

    “不准伤害爸爸!”

    关键时候,还是女儿站了出来,挡在了宁夜面前。

    威压消散无踪,一双黄金瞳也恢复了正常。

    望着护在这个男人面前的女儿,龙流昔轻叹了一口气,不明白自己的女儿,为何会对这样一个无耻下流的男人,如此偏爱,甚至地位还超过自己这个母亲。

    而宁夜,此时此刻也后知后觉明白了一件事,眼前这位白衣少女……嗯,虽然实际年龄应该挺大的,但是看上去宛若少女。

    小萝莉的母亲,根本就不是普通人,而是某种妖怪啊!

    就刚刚那双金色的眼眸,就不是正常人类该有的!

    emmmm……

    此时的宁夜似乎忘了,自己肩膀上面也长了金鳞,若是按他的说法,自己也是妖怪了。

    至于他眼眸有时候也会变成金色一事,暂时还不知晓,当初可是差点将炎日给吓尿了。

    “爸爸,你别怕,小怜会一直保护着你的!”

    让妈妈散去了威压之后,女儿还不忘转过头来,宽慰下宁夜,生怕他被吓坏了。

    “这位……额,姑娘,我今日刚刚加入道盟,也算是道盟的成员了,之前堂主曾经说过,现在天下早已人妖和谐共处,私下打斗可是犯规的。”

    不知晓小萝莉母亲的姓名,宁夜便用“姑娘”这个词来称呼了,虽然她已经有了女儿,并且年龄肯定不小了,但是模样这么年轻漂亮,总不能叫大妈吧。

    况且,只要是女性生物,对称呼这方面都很是敏感的,要是触怒了对方可没有好果子吃。

    经过先前的事件,宁夜已经确定了,小萝莉的母亲实力很强大,比自己厉害多了,要弄死自己估计就和碾死一只蚂蚁这么简单。

    “你这是在拿盟规来压我?”

    龙流昔冷声反问,觉得可笑无比。

    “当然不是!”宁夜情真意切道:“我是怕假如姑娘你出手太重,把我给不小心打死了,你也要受到惩治,到时候留下小怜一个人该怎么办?多可怜啊!”

    当然,这是委婉的说辞,主要所表达的意思,就是别伤害我。

    “爸爸果然是世上最好的爸爸!”

    听到宁夜的这番说辞,这种时候还在担心自己,小萝莉感动不已。

    事实上,就算宁夜不拿这件事来说,龙流昔也没准备动手,先前只是勾起了一些难堪的回忆,一时间情绪有些激动罢了。

    若是真想杀他,当初就不会大费周章去救他。

    “爸爸。”

    女儿拉了拉宁夜的衣袖,很是认真地道:“你找个时间,快点和妈妈睡一觉吧。”

    睡一觉?这……

    宁夜脑子实在有些转不过弯来了,自己女儿的思维实在有些跳跃啊,这么严肃的场合,怎么能够说出这种羞羞的话题呢。

    就算说也应该私下……呸呸呸!私下也不能啊,她还只是个孩子啊!

    “楚然叔叔说过,男女之间遇到解决不了的难题,只要男方主动睡服女方就行了。爸爸你快点找个时间,把妈妈给睡服了吧,这样小怜就可以永远待在爸爸身边了!”

    一脸单纯的女儿,很是开心地叫囔着,在为找到了解决办法而喜悦。

    说服和睡服,虽然读起来差不多,但是含义却是天差地别啊!

    楚然这个挨千刀的魂淡啊,到底一天到晚在和自己女儿灌输什么鬼思想教育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