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网游小说 > 我的前世大有问题 > 第七十三章 被清算的楚然

第七十三章 被清算的楚然

    “咳咳……不知东方姑娘此次前来,是有什么要事么?”

    宁夜干咳了一两声,主动开口打破了这尴尬无比的气氛。

    话说他自从加入道盟后,就像是受到了那些修真者的感染一般,说话也开始变得越发文(装)艺(逼)了。

    “我帮你找了些有关于血觉妖化资料,还有一些关于筑基的功法秘籍。”

    说着,东方青月自身上拿出一枚古朴的戒指,递了过去。

    这戒指,自然并非普通的装饰用品,而是内蕴一方小空间,可以存储物品的纳戒。

    见到这枚储物纳戒,宁夜不禁眼眸一亮,在先前参观分盟墟界的过程中,他也知晓了这种自含小空间的纳戒的珍贵。

    而等他将神识探进去,见到里面足足有一个足球场那么大的空间时,不禁受到了惊吓。

    要知道,就连身为分盟堂主的守寂真人,手上纳戒的储存空间,也不过一张平板床的大小。

    宁夜有些愕然,不说别的,光是这一枚纳戒价值就无法估量,足以抵身为分盟堂主守寂真人的全部身家了。

    而且,他也觉得这枚纳戒很是眼熟,待见到东方青月手指间空荡一片,这才回忆起这枚纳戒是她原先一直佩戴的所有物。

    说真的,宁夜觉得心里有些怪怪的,毕竟赠送戒指这种事情,总有种被反向求婚的感觉。

    “你不用觉得受之有愧,虽然这枚储物纳戒确实价值不菲,但我身为东方世家的嫡系核心成员,回去后自然可以得到新的。”

    见到宁夜表情有些怪异,东方青月以为他是觉得这份礼物太过贵重,因此出言宽慰道。

    “好吧,那我就收下了,多谢!”

    想起东方青月久居深山,肯定也不明白赠送戒指的含义,宁夜也就不婆婆妈妈了,直接了当地接了下来,毕竟里面可是有着关于恋人血觉妖化的资料。

    将这枚尚带着余温的纳戒佩戴在指间,他开口询问道:“东方姑娘,你应该知道小怜的妈妈是什么人吧?刚刚看你好像对她很是恭敬的样子,难道是妖族什么很厉害的大妖怪么?”

    对于小怜还有她妈妈的真实身份,宁夜一直很是好奇。

    早在昨晚,知晓女儿竟然和东方青月那貌似很牛X的师尊,有着很深的渊源之后,他终于后知后觉地察觉到,自己这个从路边捡来的女儿身份很是不一般啊。

    可是经过他仔细的观察,却发现小怜身上完全没有什么迥异之处,不管是身体力量还是别的方面,都像是这个年龄普通小萝莉一样。

    嗯,大概唯一的区别,就是自家女儿更萌更可爱也更惹人怜爱。

    这绝不是炫女儿,而是事实就是如此!

    他昨夜也曾问过女儿,比如她妈妈是做什么的,又是怎么认识青月姐姐的师尊的……

    面对这些问题,记忆支离破碎且很是健忘的女儿,一脸茫然一问三不知。

    只一直念叨着妈妈很强很厉害,剑主叔叔也很强很厉害……完全没有任何实质性地营养话题,最终宁夜只得无奈放弃。

    “小怜的母亲,是修行界一名德高望重的前辈存在,并不是什么妖怪,宁夜你下次千万不要如此妄言了。”

    因为先前妖盟护法青思前辈的嘱托,东方青月自然不能直接告知小萝莉妈妈的身份,只得从侧面提醒道。

    “前辈?那是不是很厉害!比之道盟的太上长老又如何?”他突然很是激动地问道。

    东方青月诚实说道:“盟内的太上长老,自然比不上这位前辈的修为。”

    听到这个回答,宁夜面色一喜,可接着又马上黯然下去。

    之所以喜悦,是因为炎日和东方青月都曾提到过,血觉妖化这种症状,唯有太上长老层次的强者方可解。

    而黯然,则是因为如东方青月中午时所言,想要逆转妖血,所付出的代价实在太过巨大,自己与小怜的母亲非亲非故,对方怎么可能会牺牲性命来帮助自己呢。

    况且,就算她真的答应,宁夜也不敢去接受。

    若是真的这么做了,就意味着让小怜失去妈妈,实在于心不忍。

    而他根本没想过,东方青月口中说得比不上,又是何种程度的比不上。

    送完东西后,东方青月似乎有什么急事要处理,便脚踏飞剑急匆匆离去了。

    “爸爸,你怎么看起来很不开心很难过的样子,是遇到什么麻烦事了么?现在妈妈来了,无论有什么麻烦事妈妈都可以解决的,小怜去帮爸爸你找妈妈帮忙吧!”

    女儿见到宁夜一脸悲伤的神情,立马站出来主动请缨要去找妈妈来帮忙。

    在小怜心中,妈妈就是无所不能的守护神,无论什么事情什么麻烦都可以解决的。

    “不用啦!”

    宁夜蹲下身去,做出欢笑的表情,宽慰道:“我们还是进屋吧,马上又可以吃到美味的晚餐啦!”

    ……

    ……

    处理完事情,走在回家路上的楚然,不知为何的,总觉得今天风儿有些喧嚣啊。

    明明衣服穿得也不少,可这一路上,他已经连打了十几个寒颤了,并且内心慌慌的,有种大祸降临的感觉。

    “等回家后,赶紧喝碗热鸡汤暖暖身子,补充补充元气!”

    心里这么想着,他不由加快了脚下的步伐。

    可渐渐的,他发觉了周围环境的不对劲,实在安静得有些诡异。

    喧嚣的汽车声、店铺的叫卖声、行人的交谈声……此刻全部消失不见!

    抬头四顾,楚然发现周边熟悉的建筑和街景都消失不见了,自己就像是来到了一个小白盒子中,四处白茫茫一片。

    “喂?请问有人吗?”

    面对这诡异的未知现象,他利用最古老最传统的方式,扯开嗓子喊了起来。

    还别说,这种方法果然有用,真的有人出现了。

    那是一名一身白衣气质冰冷的女子,正是小怜的妈妈,华夏真龙大人龙流昔。

    她若想在城中找一个人,自然不费吹灰之力。

    很明显,这次她找上楚然,便是来“报答”身为人生导师的他,对自己女儿的“谆谆教诲”!

    “原来是你!”

    只一眼,龙流昔便看穿了楚然身上天生魂缺的状况,也不禁露出一丝诧异的神情,似乎曾相识。

    “我说美女,就算你见我楚然英俊不凡,但搭讪也不是这种搭讪法啊,假装以前见过面,这都多少年前的老套路了!你要是想学,我可以费免教你撩妹撩汉技巧,不过现在还是快点把我放开吧,我还赶着回家喝鸡汤呢……呜呜呜呜!”

    龙流昔手指凌空一划,楚然的嘴便直接被封住了,再也无法说出任何一个字。

    “你这张嘴,果然还是和以前一般得令人讨厌!也难怪你最后会受天诛而死,生负天谴天生魂缺,每一世都注定活不过十四岁!”

    似乎以前曾被同样没节操的楚然,用这张嘴给毒舌损过,龙流昔对于他丝毫没有什么好印象,如今真是新仇加上旧恨,火上浇油。

    而对于他打破天谴,至今都完好活着之事,她一点都没表现出任何意外。

    或者说,早已知晓了其中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