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网游小说 > 我的前世大有问题 > 第八十五章 世界的重量(求推荐票!)

第八十五章 世界的重量(求推荐票!)

    “那……让你来?”

    见到突然从天而降的东方青月,大脑有些懵逼的宁夜,怔了一下后道。

    毕竟“放开那个女孩,让我来”这个梗,实在是熟得不能再熟了,他一紧张就顺口说了出来。

    听到宁夜这眉头没脑的一句话,东方青月不禁蹙起秀眉,认真思考着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让我来?意思是……让我也一同加入进去?

    如同被点燃引线的炸药桶,此刻的东方青月彻底炸了,面色冰冷肃杀无比。

    她未曾想到,这宁夜思想竟然如此龌蹉,正实施禽兽行径时被自己抓了现行,不禁不思悔改,还如此放肆。

    他把自己当成了什么?没有脑子可以随意欺骗的傻子嘛!

    “东方姑娘你能来真是太好了!”

    没有时间去察言观色的宁夜,丝毫不觉危机已降临,相反此刻还很是欣喜地对她招呼道:“我一个人正好有些吃力,你过来帮忙为我来按住她的手脚吧。”

    帮忙按住手脚?让我去做帮凶?

    听到这句话,原本就已经炸了的东方青月,此刻就如同火上浇油。

    她东方青月,身为东方世家年轻一代的代表人物,又乃是道盟新晋的执剑长老,自当用手中之剑匡扶正义锄强扶弱,铲除一切罪恶,怎可成为按住遭受屈辱对待的少女手脚的帮凶!

    这是绝对不可能的!

    就算眼前之人,乃是曾对自己有过救命之恩的恩人。

    “宁夜!”

    东方青月手提神剑,剑指宁夜,一字一顿道:“想不到你竟然是这种人,我东方青月先前真是看错你了!最后说一次,快停止这种禽兽之举,放开你身下的女孩,否则休怪我手中之剑无情!”

    “啊……禽兽之举?这是什么鬼,我这可是在救人啊!”

    宁夜一脸无辜,根本搞不明白眼前的东方青月,到底在说些什么蛇皮怪。

    此刻的两人,完全不在同一频道上。

    “救人?宁夜你休想再欺骗我了,这都是我亲眼……额,一只妖?”

    东方青月将目光下移,隔着这么近的距离,终于发现了宁夜身下压着的并不是什么少女,而是一只妖。

    “看来先前是我误会了。”她若有所思地开口说道。

    “所以说啊,东方姑娘你快来帮忙,帮我按住她的手脚……”

    “想不到宁夜你果然是个禽兽变态,竟然有这种特殊的嗜好,连妖都不放过。”

    东方青月脸上露出嫌弃地表情,并默默朝后退了小半步:“就算她是一只妖,哪怕曾经做过何等天地不容恶事,但你也不能做出这种禽兽行为啊,这样是不人道的!”

    “???”

    原以为真相大白,对方理解了自己所作所为的宁夜,听到她的这番话语,顿时无语了。

    什么叫果然是个禽兽变态?

    这真的冤枉啊,自己可真的是在救人啊!

    为了挽救自己碎成残渣的形象,宁夜用假设的方式,一本正经地反驳道:“天地良心啊,要是我真的如东方姑娘你所形容的那样,当初东方姑娘你身受重伤无力反抗,特别是为了疗伤还衣不蔽体接触时,早就被我给那啥了!所以得此证明,我宁夜是一名坐怀不乱的真君子啊,从不做什么霸王硬上弓的禽兽之举!”

    这番话,他说得掷地有声,为了讨一个清白回来!

    “轰!”

    就在他这番话说完后,无星无雾的高空之上,突兀传来一道震耳欲聋的奇怪轰隆声,你说是雷声吧,可是这大晚上的又没有下雨的迹象,怎么会莫名其妙打雷呢。

    这下子,不仅是掷地有声了,就连天都有声。

    “真龙大人,你可千万别动怒啊!大局为重,大局为重……”

    朝赏月擦了擦额间的汗珠,连声劝阻道。

    刚刚站在龙流昔身旁的他,真是差点被吓死了,你说下方的这宁夜提什么不好,非得在她面前提这件事,这不是厕所里提灯笼——找死嘛。

    要知道,像真龙这样屹立于人世间顶峰的强大存在,一动一念便可引发天地异象。而刚刚拿到轰隆雷声,便是证明身旁的龙流昔,已经愤怒到了一个极点,这才引发了这等天地异象。

    不过朝赏月也在想,身旁的龙流昔动怒的原因,到底是因为听到下方的宁夜自吹自擂,说他自己乃是坐怀不乱的真君子呢?还是因为,听到那宁夜说先前和东方青月曾有过的亲密疗伤接触呢?

    又或者……两者兼有?

    这突兀雷声过去后,天地重归寂静。

    而下方,听到宁夜将这件尴尬往事重提,东方青月面色不禁一红,然后露出思索的神情道:

    “嗯……好像也有几分道理。不过也许宁夜你,就有这种特殊癖好呢?不然你这深更半夜的,为何会突然出现在这里,还衣衫凌乱以这极其不雅的姿势,压在这只妖身上?”

    “她,便是先前与东方姑娘你提过的,我那血觉妖化的恋人江静怡。”

    在介绍起她的身份时,宁夜的声音低沉了许多,表情沉重,目光望向身下恋人那透露着狰狞和疯狂的面庞时,眼眸中满是心疼和不忍。

    “原来是宁夜你先前所提过的恋人!”

    这下子,东方青月也知晓自己先前是误会了,想起先前的所做所言,觉得羞愧无比,不由低下了头颅。

    作为弥补先前的冲动,她主动开口想要帮忙道:“看宁夜你的模样,应该是发愁如何带她回去吧。如果可以的话,这些就交给我吧,我会在不伤及她的情况下,用道术束缚住她的行动的。”

    宁夜点了点头:“那就有劳东方姑娘了。”

    东方青月手中捏了个法诀,随着青芒的闪过,原本暴躁不安的妖化江静怡,变得安静下来,闭上了双眸陷入了沉睡之中。

    “虽然我用道术使她陷入昏睡,但这毕竟不是长久之计,我看静怡姑娘的模样,已是距离人性完全被妖性吞噬不远了。宁夜你接下来,有何打算?”

    “我不知道,现在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我准备先带她回去,再做打算。”

    宁夜叹了口气,对于未来也很是迷惘和不安,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些什么,或者是又能够做些什么。

    未来一片黑暗,也只能先把握住现在了。

    蹲下身去,将陷入昏睡的恋人自地面抱起。

    他的动作很是温柔轻缓,就像是手中所抱着的,是什么珍贵易碎的稀世珍宝,小心翼翼地模样,生怕有什么闪失。

    以宁夜现在的肉身力量,哪怕五六百斤重的磨盘都可轻松提起,但是现在抱着江静怡的他,却感受到了一种沉重,自心底而产生的那种沉重感。

    因为对他而言,现在怀中所抱着的,就是一整个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