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网游小说 > 我的前世大有问题 > 第八十七章 当然是选择原谅她啊(祝大家圣诞快乐!)

第八十七章 当然是选择原谅她啊(祝大家圣诞快乐!)

    这以雷霆手段镇压万千邪魔的白衣女子,自然便是龙流昔了。

    其实话说回来,也怪这些邪魔运气不好,因为某些缘故,龙流昔的心情本就很是不好,而它们这时候跳出来,这自然便是找死了。

    随着这些邪魔的尽数身死,整个街心公园也黑气散去,重新恢复了往常的静谧。

    这下子,连重新加固封印都不用了,毕竟要封印的邪魔都死光了。

    “多谢大人援手相救!”

    震惊过后,东方青月弯下腰去,因这救命恩情而无比感激地郑重行礼道。

    弯下腰去的她,感知到这位真龙大人的目光落到了自己身上,似乎在打量着自己,可是却一直没有说话,也没有让她结束行礼起身的意思。

    场面一时间,就僵在了这里。

    身为后辈的东方青月,自幼所接受的世家子弟教育,等级尊卑观念严重,因此一时间也不敢有任何妄动,在这位真龙大人没有说话前,一直保持着弯腰行礼的姿势。

    她实在有些不明白,为何黄昏见面时,虽然这位真龙大人态度有些高冷,但与自己的接触还算是正常。可短短数个时辰过去,这位真龙大人却变得似乎对自己有某种成见一般。

    在龙流昔的目光注视下,保持着弯腰行礼姿势的东方青月,在这强大威严气势下,只觉得背上像是负着一座大山,实在有些喘不过气来。

    短短数个呼吸的时间,东方青月的面颊上便流渗出汗水,面色苍白急促,实在已经快要坚持不住了。

    “起来吧。”

    这时候,龙流昔终于冷声开口,结束了她的行礼。

    感知到身上的压力一松,东方青月如蒙大赦,连忙直起身来。

    而另一边,怀抱着昏睡恋人的宁夜,见到小怜的母亲突然出现这里,并且还如此轻描淡写般得将万千邪魔尽数消灭,想起之前黄昏时还得罪过她,不禁打了个冷颤。

    “这女人,一看就心眼很小啊,属于那种被谁得罪了,都得记上一辈子的小肚鸡肠类型!而自己还怂恿小怜得罪过她,岂不是吃枣药丸?”

    宁夜在内心默默嘀咕着,从她先前对东方青月的举动中,便一眼看穿了对方的本质。

    不禁瑟瑟发抖。

    若是此刻的宁夜知晓,自己基友在千年前曾经得罪过眼前的龙流昔,而如今正在凄惨无比的女装卖唱,估计得吓不知所措了。

    只是言语上得罪过她,就被如此对待,要是真对她做过什么龌蹉之事,那还不……

    好在现在宁夜并不知晓,自己曾经对眼前的龙流昔做过什么,什么龙骑士之类的话题也完全不懂,不然真不知道他会是何种复杂心情,估计直接被吓得赶紧跑路了。

    “多谢……额,多谢前辈的相救!”

    因为怀中抱着人,宁夜只能够微微颔首致谢。

    不管怎么说,对方毕竟是自己的救命恩人,该有的礼节还是要到位的。

    不过因为他至今都不知晓小怜母亲的姓名,跟随东方青月称呼“大人”总觉得怪怪的,直接叫小怜母亲也不太好,总有种占便宜的嫌疑,毕竟现在他可是小怜的爸爸,虽然这只是临时的,于是便折中叫了个前辈的称呼。

    这句道谢话语说出口后,就如同石沉大海,并没有得到任何的回讯。

    宁夜顿时觉得很是尴尬,心想自己不就是因为小怜的事情,先前不小心得罪过她么,有必要搞得这么高冷嘛。

    不过他后来转念想了想,也觉得可以理解了,毕竟对方曾经遭受过那么黑暗屈辱的经历,心理上肯定留下了很大一片的阴影,所以性格上有些扭曲也可以理解的。

    按照自己女儿小怜先前所言,她的母亲也是就眼前的貌若天仙的白衣女子,被某个丧尽天良的禽兽男子霸王硬上弓搞大了肚子后,吃干抹净后便溜了。

    那么问题来了,已知这些条件的情况下,求解她心理阴影面积为多少。

    唉,所以说这也是个可怜人啊。

    想到这里,宁夜也就很是大度的,原谅了她那不近人情的高冷态度,毕竟她都已经这么凄惨了是不是。

    嗯,当然是选择原谅她啊!

    “青月长老,此次任务辛苦了!”

    这是,另一道人影自天而降,来到东方青月的身边,正是气质儒雅的道盟盟主朝赏月。

    其实他早就可以下来了,而至于为何到现在才下来,自然是有原因的。

    有句话说得好,三个女人一台戏,而清官难断家务事。

    他可不想蹚这趟浑水,因此一直等到现在,见局势稳定才现身。

    “盟主大人,你怎么也来了?”

    见到来人,东方青月不禁面露震惊之色。

    “盟……盟主?”

    一旁的宁夜,听到东方青月对着中年男子的称呼,也不禁吓了一大跳。

    对方的形象如此出众,加上不久之前刚见过面,宁夜自然是印象深刻。

    见宁夜一脸茫然之色,东方青月开口介绍道:“宁夜,这便是天下双势之一道盟的盟主,你初入道盟自然不了解,快快过来行礼吧!”

    “不用了不用了!”盟主连忙开口制止:“我这番乃是微服私访,就不要顾忌那些盟中礼节了。”

    开玩笑,他可受不起这一礼,毕竟以后可能还要和这宁夜好好讨教讨教,如何一炮受孕的知(姿)识(势)呢。

    “等等!你不就是今天拦住我,说和仰慕我索要了签名,还说什么奇怪的龙骑……呜呜呜!”

    宁夜话刚说到一般,就被朝赏月匆忙给捂住了嘴。

    这话真不能说啊,会死人的!

    朝赏月连忙转移话题道:“宁夜小友,本人略懂一些歧黄之术,不如让我帮你看看怀中的姑娘吧。”

    以他的修为和身份,这个略懂真是谦虚得有些过分了。

    不过这也算是儒门行者的通病了,有时候谦虚得让人想吐血,有种故意炫耀之感。

    这种感觉,就像是某位新晋的华夏首富,说自己最大的错误就是创建了XXXX公司。亦或者是有娇妻在家的人,说自己根本就不知道女人到底漂不漂亮……

    广大人民群众纷纷表示,听了后简直想打人!

    而听到这句话,宁夜的心神直接被全部吸引了,也不管之前什么莫名其妙的龙骑士话题了,望着眼前的朝赏月,面露期待之色。

    片刻之后,朝赏月收回了手中用来探察的灵气丝线。

    他望向宁夜怀中沉睡江静怡的目光中,带着深深的怜悯和担忧,还有一丝隐藏极深的杀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