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网游小说 > 我的前世大有问题 > 第八十八章 当局

第八十八章 当局

    “怎……怎么样?”

    见到眼前这乃是道盟盟主的大人物,在检查完后面色凝重一语不发,宁夜不禁很是忐忑地问道。

    说来也是可笑,尽管宁夜有着只要能够让怀中恋人恢复,甘愿去做任何事的决心。但是现实终究是现实,凭借他现在实力低微的境况,却无计可施无能为力。

    他曾想过,只要自己进入道盟后努力修炼,终有一日会变得强大起来,到那时便可以凭借自己的力量拯救恋人。

    但自从昨日,看了那些关于血觉妖化的资料后,这个念头便随风散去。

    根据典籍记载,那些觉醒体内妖血,妖化成只知杀戮恶妖的人,人性会逐渐被妖性蚕食,等到人性完全丧失时,便彻底回天乏术了。

    宁夜的声音,将朝赏月自沉思中唤醒,他收回了目光,低声道:

    “还剩四日不到的时间。”

    这个时限,自然是指人性完全沦丧的最后期限。

    听闻此言,宁夜的身躯顿时僵硬。

    他张了张嘴,望着眼前的龙流昔和身为道盟盟主的朝赏月,似乎要说出什么,可喉咙如同被棉絮阻隔住,始终都没说出口。

    不是不想说,而是实在没有任何理由任何资格去说。

    不管是小怜的母亲还是道盟的盟主,都是修为超绝之辈,拥有着逆转妖血,拯救自己恋人的能力。但自己和这二人非亲非故,又有什么脸面和资格,让他们付出如此之大的代价,来帮助自己?

    如同当日东方青月所言,十多年前那个血觉妖化的案例中,一名道盟的太上长老就此陨落。

    “我这有一枚法器,可暂时镇压妖化症状,便赠予你吧。”

    朝赏月长袖一挥,一条如同锁链般的法器,就缠缚在江静怡的身上,瞬间便隐没入皮肤下消失不见。

    这锁链并非实物,乃是由大道规则所化,拥有镇压妖血之能,在感觉到宿主妖化时,便会显现,束缚住她的一切行动,令之陷入沉睡。

    “多谢。”

    对方能够出手相助,赠予这件法器,已经令宁夜很是感激了。

    “青月长老,天色已然不晚,你先带宁夜小友回分盟墟界中歇息吧。”朝赏月对着一旁的东方青月开口道。

    “领命!”

    东方青月见到盟主和真龙两位大人没有要同去的意思,想必是私下有什么要事相商,于是便御剑带着怀抱着恋人的宁夜先行告退了。

    见两人气息走远,刚刚探查过江静怡状况的朝赏月转过身来,面色凝重地对龙流昔开口道:

    “果然如此!”

    这一句“果然如此”,虽然只有四字,却包含着千言万语。

    果然是指事情果然如先前所料,背后有那些见不得光的存在插手布局。而如此,则是指江静怡身上的血觉妖化,并非是寻常的血觉妖化,这灾难正是因宁夜而起。

    龙流昔沉默不语,望着宁夜离开的方向,秀眉轻蹙,不知在思虑些什么。

    “天地大劫将至,这是‘他们’特地针对真龙大人你设的局,万不可落入圈套!”

    因不了解龙流昔的心意,本着保险起见的原则,朝赏月情真意切地劝谏道。

    若是一般的血觉妖化,倒也是好解决,比如身为道盟盟主的他出手,也不过只需付出一两层修为折损的代价罢了,不会造成任何的影响。

    毕竟他的修为,已经到达了人间绝顶,不是盟内那些问道境界的太上长老可以比拟的,也自然不需要付出生命为代价。

    可现在的问题是,这江静怡身上的血觉妖化,并不是普通的血觉妖化,根本不可以常理度之。

    这是“他们”,针对于身为华夏真龙的龙流昔所设的局,因为只有体内流淌着真龙之血的她可以去解。

    而这代价,也实在太过沉重,至少是全身半数以上的修为,并且可能会因此神魂受到重创,沉睡百年之久。

    若是龙流昔真的去解了,毫无疑问在其后的天地大劫来至时,修为大跌的她对“他们”,已全然构不成威胁。

    龙流昔收回目光,冷哼一声道:

    “我要怎么做,还容不到旁人来教!”

    “望真龙大人你,能以苍生为重!”朝赏月再次劝谏,因为这件事实在事关重大。

    世人都以为这昆吾圣山上的真龙大人,先前数番出手镇压灾厄大劫,乃是神州大地的守护神。

    就连朝赏月也是这么认为,所以才说出以苍生为重的话语。

    然而却无人知,龙流昔这千年来,之所以如此做,不是因为心系苍生,只是因为曾许诺给女儿的愿望,祈愿世界和平。

    若不是如此,她大可以站在圣山之上,俯瞰人间冷眼观世。

    苍生遭劫,与她又有何干?

    总得来说,她就是个小肚鸡肠且自私自利的小心眼女人啊,比如某人得罪了她,哪怕是过了千年也让对方不得安生。也从未没想过当什么圣人,亦或者是什么神州大地的守护者。

    “这件事,需要再提,我自己有分寸!”

    龙流昔这一句话,直接将朝赏月接下来的长篇大论给彻底堵死了。

    “此外……”

    龙流昔话语顿了顿,神情有些不忍地接着道:“有关这江静怡的事,千万不要让他得知真相!”

    ……

    ……

    “东方姑娘,麻烦在这里停一停,我得下去一趟。”

    随着飞剑的降落,宁夜将恋人暂时交托于东方青月照顾,便走了出去。

    不管如何,现在他肯定不能带着恋人回楚家了,因此必须要和还在外面等着自己买橘子回去的楚芸交代一声。免得楚然这小子还未找到,自己又弄出什么神秘失踪来。

    “宁夜哥,你不是买橘子了么?怎么……弄成了现在这副模样?”

    听话等候在原地点,等待着宁夜买橘子归来的楚芸,见到他现在的模样,不禁吓了一大跳。

    现在的宁夜,真可谓是狼狈无比,下半身还算好,尤其是上半身衣服,破烂褴褛成了布条,宛若刚刚被十八个彪形大汉拖进巷子,进行了某些不可描述惨无人道的行为。

    “额……去买橘子的时候,看到黑心老板以次充好,一时气不过和他们打了一架。先不说这个了,我今晚有事情就不回去了,帮我告诉楚姨一声,免得她担心,也让她帮忙照看一下小怜。”

    “知道了。”楚芸乖巧点了点头。

    “很是抱歉,因为意外,不能帮忙一起找楚然这小子了。”

    “对了,都忘记告诉宁夜哥你了,刚刚爸爸打电话过来,说不用在继续找哥哥了。听爸爸说,好像是他问过一位值得信赖的好友,说哥哥现在并没有危险。”

    “那我就放心了。”

    宁夜知晓,楚爸口中的那位好友,应该就是楚然的便宜师傅守寂真人了。

    既然对方都这么说,那肯定不用担心楚然的安危了,心事也算了却了一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