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网游小说 > 我的前世大有问题 > 第九十二章 彼时之约

第九十二章 彼时之约

    江城分盟墟界内。

    黑暗的房间内点着一盏微灯,偶有晚风拂过,烛光摇曳光影沉浮。

    宁夜坐在床边,望着恋人陷入沉睡的恬静面庞,长久沉默。

    这间屋子,乃是身为道盟执剑长老的东方青月的住所,并且早在一回来时,她便替江静怡洗净了身上的秽物,并拿出自己的衣服给她换上。

    “宁夜你劳累了一天,要不还是先回去休息吧。我留在这里替你守着便是,等静怡姑娘醒来,我自第一时间会通知你的。”一旁的东方青月有些担忧地道,生怕他将身体给累垮了。

    毕竟在她眼中,宁夜还只是一名连筑基都未达成的修士,依旧是肉体凡胎,身体还需要像是常人般得到休息才行。

    “我没事的,多谢东方姑娘的好意了,也实在辛苦你了。”

    这倒不是宁夜打肿脸充胖子硬撑,而是他对于自己的身体很是了解,自从身体莫名其妙地异变后,各方面体能素质都得到了飞跃般的增长,就算几天几夜不休息也不成问题。

    他之所以守在这里,是想要等恋人苏醒后,第一眼便是看到的自己。

    这是身为男友的他,现今唯一能够做到的事情了。

    因为按照那位道盟盟主的大人物所言,江静怡只剩下最后四天的时间了,人性逐渐被妖性蚕食,每天醒来的时间逐渐变短,直至陷入永亘沉睡不再苏醒。

    虽不是死亡,但远比死亡来的残酷。

    所以,接下来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极其珍贵值得去好好珍惜。

    东方青月有些自责地开口道:“不用和我道谢,当初你曾舍命救过我,这份恩情比起我现在所做之小事,实在太过微不足道。可惜我修为尚浅,无法为你为静怡姑娘做到更多。”

    见到宁夜如此坚持,东方青月轻叹了一口气,便不再说什么了,默默坐到了一旁,和他一起等待着床榻上的江静怡醒来。

    之所以自责,是无法回报这份旧情恩情,若是她修为能够达到盟内太上长老的问道境界,便可以逆转妖血,让宁夜的恋人恢复正常了。

    至于所要付出的性命代价,在有恩必报的东方青月看来也是理所应该,如若当日不是他出手,她早就死在了道盟叛逆净真禅师手中,以一种极其屈辱的方式,就连尸首都会遭到无耻亵渎。

    这世上人几乎都是贪生怕死的,但东方青月却是个例外,对于死亡这件事,她一点都不恐惧。

    自出生便展现出超凡天赋,剑体天成被无上道器青月神剑认主,自幼便被家族作为中兴希望来全力培养,年仅十七岁便碎丹凝婴,成为道盟位高权重的执剑长老,看上去无比风光,可这并非她所愿,也从未觉得快乐过。

    自年幼记事时起,家中父母族内的亲人长辈,每个人对她所说的最多一句话,便是她肩上担负着带领东方世家重新走向兴盛的责任,所以修炼之途,不容懈怠,必须倾尽全力。

    家族内的几位寿命无多族老,为了让她尽快成长起来,不惜耗尽寿元为她洗髓伐骨进行铺路,尽自己为家族做能做的最后一点贡献。

    太多太多的叮嘱话语,太多太多的殷切期望,汇聚成了一座沉重的大山,都压在了她稚嫩的双肩之上。

    年幼时,曾有一只受伤的雪兔意外钻入了她的房间,孩童天性的她对这种可爱的事物完全没有抵抗力,在为它治好伤后,便偷偷将之藏了起来。此后她最幸福的时光,便是在每天在修炼之余,抱着这只可爱的雪兔念叨念叨说说话,将它视为自己唯一的朋友,虽然它并不能说话回应。

    可有一日,她回到院子时,见到父亲面色严肃的站在那里,而脚下,是一团被鲜血浸染的雪白。

    那天,生气的父亲拉着她来到家族祠堂内,手持刑罚藤条,喝令不务正业沉溺玩乐的她对着上方的灵位跪下忏悔。

    在那里些成排灵位中,有着几座新摆上的牌位,正是先前那几名为她铺路自愿牺牲的族老。

    “可自己真的很努力地在修炼啊,而且这些族老这样做,也没有问过自己的意愿啊?”

    藤条抽打在身上,是火辣辣的刺痛,而当时年幼的东方青月,也并未敢将心底的这些疑问说出口。因为她吃惊得看到,自己那一向严厉威严的父亲,通红眼眸内流动的晶莹。

    年幼的她不明白,为什么被抽打感受到疼痛得明明是自己,可父亲为什么会红了眼眶,会哭呢?

    她不明白这些,可望着上方的成排灵位,却好像明白了一些别的朦胧东西。

    自那以后,为了肩上所担负的东西,她更加废寝忘食地努力修炼,因为只有每当修炼取得进步时,父母亲人脸上会有笑容,也会夸赞自己。

    后来,父母通知她,家族因为某些特殊缘故,必须要与南宫世家联姻,尽管不懂所谓的成婚到底是何种意思,但这种对家族有益的事情,东方青月也没有拒绝的余地,自然点了点头答应了。

    这么多年一路走来,她到不觉得辛苦,只是觉得有些累罢了,那种由心底而生的疲惫。

    只是一想起身后父母族人的叮嘱和热切期望,她只能继续往前,一直一直地往前走,哪怕前方一片黑暗,什么都没有。

    “东方姑娘无须自责,你已经帮助过我太多了。至于所谓的救命恩情,你早已经偿还过了不是么?”宁夜转过头去,望着眼前东方青月道。

    “偿还……过了?”

    “是啊,你难道忘记了,早在先前我不已经提过条件了么?”

    东方青月想起当时的情景,终于想起那所谓的偿还过了是什么意思。

    当日自己想要报答这份救命恩情,于是让他尽管开口提,不管是修炼功法还是珍稀丹药,只要自己能力范围之内都会尽力给予。可他却说什么都不要,只要自己以后多笑一笑,还说这便已经足够。

    “可这……不是宁夜你当初开玩笑了么?”

    自从前几日,得知了宁夜并不是所谓的孙白后,东方青月便一直以为他当初所说的话,只是一场玩笑罢了。

    “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我这个救命恩人可是很认真的啊,所以东方姑娘你也得好生努力才对,以后不要总是板着一张脸了,记得多笑一笑才行!”

    这些天的接触下来,宁夜也发觉其实这道盟路痴执剑长老,虽然性格古板了些,但其实人还是挺不错的,并且还尽心尽力帮了自己这么多忙。

    而之所以旧事重提,也算是他的一点报答吧。

    也实在不忍心看着这样一个花季少女,搞得和沉闷死寂的老太婆一样,总是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

    东方青月怔了许久,然后表情郑重地点了点头,表示自己以后一定会努力加油,尽力多笑一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