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网游小说 > 我的前世大有问题 > 第九十三章 所谓爱情

第九十三章 所谓爱情

    经过这段小插曲,宁夜重新收回目光,望向床榻上沉睡的恋人。

    长久的静默之后,或许是觉得这样两人都不说话的气氛有些尴尬,又或许即将嫁为人妻的东方青月,本身就对这种名为爱情之物很是好奇,于是率先主动开口打破沉默。

    “宁夜,你是因为什么理由,喜欢上静怡姑娘的呢?”

    “理由?”

    望着恋人沉睡的容颜,宁夜话语顿了顿,然后道:“喜欢上一个人的理由,像是有道不尽的千言万语,可又像是什么都没有。喜欢这种深藏人心的情感,最难得就是不受控制,喜欢上了就是喜欢上了,根本不需要任何理由。也许两年多前,当我在教室见到她的第一眼时起,便喜欢上她了吧,那种心脏猛地一停的悸动感觉。”

    回忆起初见时的场景,他嘴角流露出一丝柔和幅度。

    只是……一切都已回不去。

    一旁的东方青月,听得一头雾水,感觉什么都没明白,但还是似懂非懂,亦或者是不懂装懂地点了点头。

    虽然听不懂什么意思,但感觉很厉害的样子。

    “那宁夜你与静怡姑娘的感情,肯定经过许多的挫折和磨难吧?我曾听闻,每段真爱都要两人经历过千难万险,如同火炼真金般,才能造就。”

    在东方青月看来,宁夜对江静怡真可谓是用情至深,就算是她血觉妖化都不曾放弃,肯定是真爱没错了。因此两人肯定曾经历过许多的千难万险,才成就眷属,培养出现在这般深厚感情的吧。

    对于这种未知的神奇领域,东方青月充分展现出了身为女性应有的探知欲(八卦精神)。

    宁夜一阵无语,开口道:“这又不是写小说,哪来那么多的天灾人祸生离死别的,我先前只是一名普通的高中生而已,和她是同班同学,也未曾经历过什么车祸白血病电视苦情剧里的磨难,从暗恋到告白,一切都是顺其自然水到渠成。况且,感情又不是磨刀石,必须要灾难来验证才显得金贵,我家小区的门卫大爷和他媳妇结婚到现在六十多年,两人拌嘴可以说是家常便饭了,但依旧很恩爱,算是真正的白头到老了。”

    望着眼前的恋人,宁夜话语顿了顿,内心不由满是苦涩。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这样美得让人心醉的场景,曾是与她共同所期许幻想的未来,可现在只是镜花水月化为泡影。

    他有时候甚至在想,是不是因为老天都嫉妒找到了完美爱情的自己,所以才会降下这场灾祸,来拆散自己两人?

    宁夜不禁苦笑道:“以前我总听说什么‘人定胜天’,就像是很多影视剧小说中那样,不管是主角遇到了再大的困难,都可以化险为夷迎来幸福美满的大结局。可我又不是什么小说里的气运主角,什么人定胜天逆天改命之类的话语,对我而言,就像是一个中二且可笑的笑话,根本没有能力去改变这一切。”

    东方青月神色黯然道:“我先前,曾经传讯给我的师尊,想恳求他出手相助,来逆转静怡姑娘身上的妖血。可惜我的师尊他似乎有什么要紧之事,正在剑峰闭关,没有任何的回讯传来。”

    东方青月的师尊?

    宁夜想起,先前自己女儿就曾经提到过此人,并称呼东方青月的师尊为“剑主叔叔”,似乎是一个很厉害的大人物。

    但是厉害归厉害,自己与对方非亲非故,除非那剑主是喜欢自我奉献的圣人,不然凭什么牺牲性命来帮助自己,异想天开不成?

    “可这样,不是会使得东方姑娘你的师尊,因为逆转妖血元气大伤,寿元会因此耗尽么?”

    他有些犹豫地道,虽然知道这样靠别人的性命来拯救自己恋人的方式,很是不道德,但人终究是自私的,宁夜实在不愿见到恋人就此死去。

    如果那位剑主真的愿意出手相助,尽管内心会很是纠结,但是宁夜最后肯定是不会拒绝,带着这份感激之情铭记终生。

    “哎,我难道没有和宁夜你说过么?”

    听到他的问题,东方青月一愣,然后解释道:“之前和你提过的那起事例,盟中出手的太上长老乃是问道境界的强者,和我师尊修为有着天地之别的差距,所以会在逆转妖血后五年逝世。而我师尊的修为,早已到达常人不可揣度的仙人层次,若是肯出手相救的话,尽管会伤及元气,会损失一层左右的修为,可能需要十多年才可恢复,但无须付出性命作为逆转妖血的代价。”

    听到这番解释,宁夜顿时面庞因为激动而涨得通红。

    如果是这样的话,岂不是最好的结局,既不需要有人牺牲,自己的恋人又可以得救!

    见到他这副模样,东方青月有些不忍心地泼凉水道:“宁夜你先别顾着激动,听我说完吧。虽说到达我师尊这种修为的强者,可以以极小的代价逆转妖血,但是你可知像我师尊这种超凡如仙的存在,早已不理世间事,根本就不是一两句话就能够请得动的。况且我师尊性情清冷,行事向来冷酷,绝不是什么喜欢乐于助人的善人,当年曾以一剑屠灭……”

    感觉到了身为徒儿的自己失言,便连忙住了口。

    虽然这些都是事实,自己师尊以前确实造成过无数杀劫,在修行界可谓是人人谈之色变,但做徒儿的怎可背后妄议师尊呢。

    “总而言之,我虽为师尊唯一的徒儿,但因宁夜你曾救过我,所以只是斗胆传讯恳求师尊他出手,但成功的希望可以说是很渺茫。并且现在,师尊似乎有事在闭关中,根本没有任何的回讯,而静怡姑娘的状态又拖不了几天了。”

    宁夜瞬间从天堂跌落到了地狱,刚刚燃起的希望又就此熄灭。

    东方青月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开口道:“虽然我师尊那里路封死了,但还有另外一条路可以走!”

    “什么路?”宁夜豁然抬起头来。

    “小怜的母亲,乃是修行界的一位前辈大能,修为和我师尊不分伯仲,并且身具镇压一切妖族的特殊血脉,若你能够求得她出手,那静怡姑娘定然可以无恙了。”

    此时的东方青月自然不知晓,床上江静怡身上的血觉妖化,根本不可以常理度之。

    她更加不明白,如果龙流昔真的出手相救,又要付出何等沉重的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