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网游小说 > 我的前世大有问题 > 第九十四章 来自女儿的鼓励

第九十四章 来自女儿的鼓励

    已是翌日清晨。

    初雨洗过的天空,如同一块巨大的纯洁水晶,蔚蓝天幕上白云浮游,金色阳光铺满大地。

    面对这如此明媚的好天气,宁夜的心情却不怎么好,就像是蒙着一层厚厚阴霾。

    犹豫纠结的良久,他最终还是朝外走去,去寻找那最后唯一的生路。

    虽说得知以这些强者的修为,逆转妖血无须付出耗尽寿命危及性命,但终究还是要付出一定的修为折损作为代价的。并且昨夜东方青月也曾说过,像她师尊还有小怜母亲这样的强大存在,早已超然于物外,岂是三言二语就可以说动的。

    尽管希望渺茫,但走投无路的宁夜,也只能像是溺水者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般,去尽力努力尝试看看了。

    按照东方青月提供的讯息,宁夜拾阶而上,来到分盟墟界的山顶至高处,小怜的母亲,就暂居在此地。

    可在抵达目的地时,他却这座清幽雅致的院落中,见到了一名本不该出现这里的人,自己的女儿小怜。

    “爸爸!”

    原本无聊蹲在院子里,用树枝在地面上画圈圈,似乎在生闷气的小萝莉,见到宁夜的突然出现,顿时元气满满地站起身来,朝着爸爸奔跑过去,就要扑到他怀里。

    可跑了一半,她似乎想起了什么重要之事,停住了脚步,鼓着小腮帮子继续开始生闷气。

    “哼,爸爸是个大骗纸!昨天明明说会很快就回家,结果却把小怜一个人丢在家里,以后都不要再理爸爸了!”

    听到女儿的这番话,宁夜顿时汗颜,千错万错都是他的错,又放了自己女儿一次鸽子。

    不过好在,他面对这种情况,已经很有处理经验了。

    宁夜走上前去,直接将鼓着腮帮子生闷气的女儿,从地面抱起搂在怀里。

    这种时候,光是道歉是没有用的,必须双管齐下。

    “都是爸爸的错,那小怜能够原谅爸爸么?”

    “哼,不能!”

    小萝莉态度强硬地打定主意,这次一定要好好惩罚下爸爸才行,让爸爸认知到骗人这种行为是非常不对的!

    “那再补偿小怜十只冰淇淋?”宁夜开始加码了。

    “……不,也不行!”

    虽然嘴上这么说,但小萝莉脸上流露出纠结犹豫的神色,明显开始心动了。

    “那二十只冰淇淋!另外等下次放假,爸爸带小怜去游乐园玩,作为补偿好不好?”

    “好的!那小怜这次就原谅爸爸了!”

    小萝莉的坚定立场,此刻完全被攻破沦陷了,美滋滋地答应道。

    “对了小怜……你怎么会在这里?”解决了一场家庭矛盾的宁夜,有些奇怪地问道。

    “昨天妈妈带我来的,说在这里能够见到爸爸。”

    “那小怜你的妈妈人呢?”宁夜想起了自己此行的真正目的。

    “妈妈在屋子里呢。”

    依偎在爸爸怀中的小萝莉,见到爸爸主动来找妈妈,突然抬起头很是开心激动地道:“爸爸你是想通了,准备来睡服妈妈了么!睡服妈妈的时候,需不需小怜帮什么忙啊?”

    一家人,最重要的便是团团圆圆整整齐齐。

    见到爸爸这么懂事,能够主动前来睡服妈妈,女儿脸上不由流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小萝莉已经在想,等爸爸成功睡服了妈妈后,一家人其乐融融生活在一起的场景了。

    “妈妈她这个人,虽然看上去很讨厌爸爸的样子,但其实很喜欢爸爸你的,当初爸爸你走了之后,妈妈可是抱着小怜哭了好久好久呢!”

    宁夜:“……”

    为何自己的女儿,一直对“睡服”这种事念念不忘。

    嗯!这一切楚然那杀千刀魂淡的锅!

    “哦对了,楚然叔叔曾经说过,这种时候小孩子应该主动离开才对,这样睡服效果会更好!那小怜就先走啦,爸爸你加油好好干,一定要成功睡服妈妈才行!”

    临走时,在怀中的小萝莉还拍了拍宁夜的肩,以作为鼓励。

    宁夜:“……”

    面对着无忌童言,他也没有去解释什么,事实上就算解释也解释不通。

    更何况,现在这种情况反而好,女儿离开后,他才能更好地办正事。

    ……

    ……

    穿过竹影沉浮的幽深曲径,宁夜来到了此行的目的地。

    他伸出手掌,在眼前卧房的雕花木门上轻轻敲了几记,同时朗声道:“龙流昔前辈,我是宁夜,请问你在屋内么?”

    龙流昔这个名字,是东方青月告知宁夜的,不过她也遵从妖盟护法青思的嘱托,未曾告知龙流昔的身份,只说是一名修为高绝的大人。

    而听到这名字时,宁夜总觉得有些熟悉,不过也未曾想太多。至于这个以“龙”为姓氏,尽管觉得有些奇怪,不过想想这些修行者都是如此,比如眼前东方青月的“东方”姓氏,便也没有去在意。

    在他想来,这可能是这些修行者故意而为之吧,取个不同寻常的姓氏,听起来就很有逼格。

    就像是多年前的网络小说中,男主都是什么“龙傲天”、“轩辕灭天”之类的狂转酷霸吊炸天的名字,动不动就要逆天什么的。

    所以说天到底做错了什么,一直被这样灭来逆去的。

    “不在!”

    很快的,屋内便传来了冰冷的回讯,正是小怜母亲龙流昔的声音。

    这一句“不在”,直接把宁夜怼得无语了,明明人就在屋内,摆明了是要指鹿为马,进行逐客了。

    然而想想自己此行的目的,还有躺在床上沉睡时日无多的恋人,宁夜自然不能就这样打道回府,只能装作听不懂对方意思的模样,在门外厚起脸皮接着道:

    “前辈你在屋内真是太好了,我此次前来,是有一件重要之事想要恳求……”

    “我不会帮你的!你走吧!”

    话说到一半,屋内便传来果决的拒绝声。

    以龙流昔的修为,早在宁夜朝这里走来时,便已经察觉,也知晓他来找自己的目的何在。甚至她也一字不落清晰听闻了,自己女儿与他之间的对话。

    所以在他未说出口前,便直接拒绝了。

    她又不是什么舍己为人的圣人,只是一个小肚鸡肠心眼极小的女人,自然不愿付出如此之大的代价。

    更何况,要去救的人,还是这个男人的新欢。

    为他人做嫁衣裳这种事,她自是不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