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网游小说 > 我的前世大有问题 > 第九十五章 坐怀不乱真君子

第九十五章 坐怀不乱真君子

    “等等!”

    都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宁夜自然不想就此轻易放弃离开。

    他直接推开古色古香的木质房门,走了进去,准备当面和龙流昔交谈,这样显得更加有诚意一些。

    入内,便见到龙流昔一身如雪白衣,如同一朵清冷高洁的冰峰雪莲,盈盈独立在屋内。

    尽管这已是第三次会面,但面对这不似人间的倾城之色,宁夜思绪还是不禁有些恍惚,刹那间有些失神。

    “看什么看?出去!”

    感受到宁夜落在自己身上的目光,龙流昔面色很冷。

    每次这男人出现时,就像是在提醒着她,千年前所遭受的那场屈辱粗暴对待。

    “前辈你先别着急,我这次来真的有要事!”

    害怕被扫地出门的宁夜急忙开口,至于对方每次见到自己时的冷漠态度,在他想来估计是因为和她抢了女儿,比起她这个亲生母亲,自己这个假爸爸反而更受到小怜的喜欢和依赖。

    毕竟在宁夜的认知中,眼前的龙流昔就是个小肚鸡肠爱记仇的小女人,因此也没有对这态度感觉有什么奇怪的。

    他继续开口道:“我的恋人江静怡,就是昨夜龙流昔前辈你曾见过的那名少女,因为体内妖血觉醒,才会变成现在这样。我昨夜在东方青月房中时,曾听她说若是能够求得前辈你出手,便可逆转妖血……”

    “你昨夜,与那东方青月待在一起?”

    话语被突兀打断,听到这个莫名其妙问题的宁夜,一时间有些二丈和尚摸不着头脑,这个话题完全跑偏了啊喂。

    难道是因为东方青月告知了自己这个消息,所以惹得这位龙流昔前辈不喜了?

    一时间,他心中闪过了各种念头,不过还是老实答道:“是的。不过这件事,是我硬求求东方青月告诉我的,完全不关她的事,东方姑娘真的是一个很好的人!”

    生怕东方青月受到牵连的宁夜,连忙将所有的事情都往自己身上揽。

    听到回答的龙流昔,面色更冷了。

    “听说,你与那东方青月的关系很亲密,曾有过肌肤之亲?”

    又是一个莫名其妙的问题,宁夜整个人都要被搞懵逼了,总是问这种奇怪的问题是个什么鬼?

    此刻他深深体会到了一句话,什么叫做女人心海底针,完全让人摸不着摸不透。

    不对……这个问题……难道说这位龙流昔前辈,和那什么南宫世家的关系很好,毕竟先前曾听东方青月说过,她与那位素未蒙面的南宫少主有婚约在身。

    古语有云,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亲!

    要是因为自己的过错,毁了东方青月的清白之名,让这桩婚事告吹,那么可就罪过了。

    “这件事不是前辈你所想的那样!当初东方姑娘身受重伤,修为全失足不能动,我是本着慈悲为怀的精神,去为她清理身上伤口的,至于肢体接触这种事……额,虽然中间有一些,但是这都是在救人啊,我也未曾去故意占便宜!”

    宁夜情真意切地解释着,生怕眼前的龙流昔误会,然后和那南宫世家打小报告。

    “哦?那你还真是个坐怀不乱的真君子啊!”

    这句话,是昨夜宁夜自己用来标榜自己的话语,现在从龙流昔口中说出,却是别有着一番意味。

    尤其是“坐怀不乱”这四个字,特地加了重音,一字一顿,咬牙切齿。

    然而宁夜却并没有察觉到其中的不对劲,相反还以为这是对自己优良品德的夸赞,点了点头道:“这都是我应该做的!况且我宁夜平生,最讨厌对女性不尊重的人了,也绝不会做出那种霸王硬上弓的禽兽之举!”

    这番话,说得可谓铿锵有力掷地有声!

    而场中的龙流昔,听得整张脸都黑了,面色阴郁得像是暴风雨前乌云蔽日的天空。

    抬起头来的宁夜,见到她的反应,顿时内心暗呼不妙。

    他这才想起来,小怜的母亲,当初就是被那啥才生下的小怜,自己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这不是故意去戳她的伤口么。

    此时的宁夜,无比痛恨当年的那只禽兽,要不是他的禽兽之举,情况哪会变成现在这样,真的应该被弹丁丁弹到死!

    “抱歉,我真不是故意说这个的!”

    戳了对方伤口的宁夜,连忙诚恳道歉,他现在唯一的希望,都放在龙流昔身上了。

    而龙流昔一言不发,只是冷冷望着他。

    宁夜继续道:“我这次前来,是想要请求龙流昔前辈出手相救,帮我恋人逆转身上的妖血!我也知道这个请求很是无理,会让前辈你修为受损,需要几年的时间才能恢复,但现在……”

    “你什么都不明白,也什么都不懂!”

    龙流昔终于开口,打断道。

    关于江静怡身上的状况,她自然很是清楚,根本就不是寻常的血觉妖化,根本就没有这么简单。

    “现在能够救她的也只有前辈你了,我愿意用我的全部,来换取前辈你出手一次,拜托了!以后我的命便是前辈你的,做牛做马毫无怨言!”宁夜恳求道。

    “你的命很难道珍贵么,我要来又有何用?”

    有句话龙流昔没有说出口,“况且你的命,本就是我的”。

    当日若不是她出手,眼前的宁夜早就死了,既然是她出手救下的,那就是属于她的东西。

    但是因为某种原因,她并不想说曾以精血想救的这件事,免得这个男人以为自己很在意他。

    “我现在修为可能很弱小,在龙流昔前辈你的面前就像是蝼蚁一般,但是我以后一定会变得很强的!”宁夜充满自信地道,就像是兜售商品一般,努力展示着自身的优点,希望能够引起龙流昔的注意。

    “你究竟是从何而来的自信?”

    龙流昔一开始以为他知道了些什么,可是看他的表情也不像知晓了那个秘密的模样。

    “实不相瞒,我自从前些日子起,身体就发生了各种变化,就连血液都变成了金色,变得越来越强大了!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先前从未修行过,但是这短短数天的时间,实力突飞猛进,就连筑基期的修士都打不过我!”

    “我想,这可能是天道都眷顾我吧,给我送了这么一份大礼,就像是一些网络小说中的命运之子般,以后一定会成长起来成为强者的!”宁夜自卖自夸道。

    而对面龙流昔万年不变的冰山表情,此刻终于有了些许变化,唇角微微向上抬起了一个极其微小的幅度,似是在笑。

    她自然知晓,宁夜身体的变化是从何而来,都是缘故当初自己的那滴精血。

    这种感觉,就像是公司下面的职员,在给他发薪水的大老总面前,吹嘘自己的收入丰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