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网游小说 > 我的前世大有问题 > 第九十六章 最后的心愿

第九十六章 最后的心愿

    如同刹那一现的昙花般,龙流昔唇角这抹轻微上翘幅度,转瞬即逝,恢复了平日里冷冰冰的表情。

    尽管如此,一直在夸赞着自身优点,目不转睛望着她的宁夜,还是捕捉到了龙流昔表情的变化。

    不过因为笑容的幅度太小,加上消逝得又太快,他实在有些摸不准是不是自己眼花了,产生了什么奇特幻觉。毕竟在他的接触中,龙流昔就是一座万古不化的冰山,面对自己时总是一副面无表情地冷冰冰模样,就像是自己上辈子欠了她很多钱似的。

    “说完了么?”

    见他目不转睛地望着自己,龙流昔开口问道。

    宁夜点了点头:“说完了,不知道龙流昔前辈意下如何,只要你肯出手相助,我以后绝对……”

    “既然说完了,就快滚吧!”

    这一句话,直接把宁夜给堵死了。

    “龙流昔前辈你再考虑考虑吧!只要你肯出手相助这一次,我宁夜以后绝对做牛做马报答你,你说向东我绝不向西,你说追鸡我绝不撵狗,无论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虽知道自己现在的行为很是死皮赖脸,但是为了拯救时日无多的恋人,他只能如此了。因为不管怎么说,从各种角度上来讲,眼前的龙流昔都确实没有去自损修为,来帮助自己的义务。

    只能卑微着请求,请求被施舍被拯救。

    “那个女人,对你而言就真的有这么重要,不惜性命也要守护?”

    望着眼前如此卑微姿态的他,沉默了许久的龙流昔开口问道,现在她的心情很烦很乱。

    “她是我的恋人,而且我曾许下过承诺,以后会好好保护好她不让她受到任何伤害!既然承诺了,那就必须拼尽全力做到才行!”

    “别在我面前表现出这副重情重义的模样!”

    似乎被宁夜的话语给刺激到了,本就心烦意乱的龙流昔,此刻怒火汹汹燃烧:“你和我说承诺?简直可笑!在我眼中,你就是一个言而无信无情无义骗子,一个不负责任没有一丝男人担当的无耻渣男!”

    骗子?渣男?

    面对这离奇爆发怒火的龙流昔,宁夜实在完全不明白,自己这番话到底是哪里出了错误。

    “骗子”这个称呼,他倒是觉得可以接受,毕竟自己确实有说过一些谎言,欺骗过一些人,就连女儿小怜也说自己是个大骗子爸爸,还有先前假冒孙白所欺骗的东方青月。

    但是这种欺骗,都是无可奈何而为之,也算不得什么大过错。

    宁夜扪心自问,他虽然骗过人,但从未做过任何欺骗她人感情,至于祸害单纯妹子的行为,就更加不可能了,怎么就成了无耻渣男了呢?

    他到现在为止,还是个纯情小处男啊,就连初吻都未曾送出,实在是冤枉死了。

    若是往常遭受如此诋毁,他肯定要为了自己的清白名誉好好力争一番,可现在却有求于对方,只能放在心里想想,默默不说话了。

    而对面的龙流昔,望着此时面前默默低着头,接受着自己训骂的宁夜,内心的愤怒丝毫没有消减,反而更加汹涌起来。

    这个男人竟然和自己说承诺?真是乃世间最可笑之事!

    当年他是如何对自己承诺的?说一定不会忘记自己的救命之恩,此生会好好保护自己不受到任何伤害。

    可笑的是,说出这番话的是他,伤害自己的也是他!

    那夜他无比粗暴地对自己做出那等事情后,又是如何去做的?

    提上裤子后,人便直接离开了,此后消失不见再没有主动找过自己,只留简单的一句“对不起”。

    后来大婚当日,十里红妆的昆吾圣山之上宾客云集,又是谁直接弃身着嫁衣的自己于不顾,直接逃婚离开,让腹中已在孕育着一个新生命的自己成为天下的笑柄?

    最可恨的还是自己,明明这个男人是这么的无情无义,可为什么总是忍不下心来!

    “龙流昔前辈,如果骂我能让你开心的话,尽管骂便是!只求你能帮助我这次,大恩大德此生铭记!”

    在宁夜想来,也许她正是被男人无情伤害过,有过那样的悲惨经历,所以才会突然如此愤怒吧,将自己当做了那个男人来辱骂。

    “救她?你既然这么想做情圣,愿意为那个女人连性命都不要,那就去尽管去牺牲啊,只要让她吃了你,不就什么都解决!”

    回想起往昔的龙流昔,处于气头上,直接开口怒怼道。

    吃了我?

    听到这番话的宁夜,整个人直接一愣,然后便反应了过来。

    自己这段时日里身体异变,也许真是受到了什么天道眷顾,成为了类似一些小说里的命运之子,注定不凡!那么眼前龙流昔的话,应该就是真的了!

    “那……只被吃一点行不行?我还是有点怕死的。”

    宁夜表情无比认真地问道,他终归还是贪生怕死的。

    而对面的龙流昔,神情却有些慌乱,像是暴露了什么不得了秘密。

    她强作镇静:“我先前只是信口开河一番胡言,你千万不要相信!”

    可这句话,却丝毫没有任何的说服力,颇有种欲盖弥彰想要掩饰真相的味道,导致宁夜现在对此更加相信了。只要吃了自己,便可以逆转恋人身上的妖血,让她活下去。

    “既然龙流昔前辈你不愿相助,那我就先回去了!”

    说着,他便转身朝门外走去。

    “给我回来!”

    宁夜转过身去:“前辈还有什么事情么?”

    “我之前的话都是假的,就算你真的被她吃了,也拯救不了她,反而会白白牺牲性命!”

    “哦,我知道了。”

    见到龙流昔的反常变化,变得如此紧张多话,宁夜现在已是深信不疑,不过还是口头上说知道了。

    可这敷衍态度,却明显是口是心非。

    只是他不明白,先前眼前的龙流昔还一副气愤到极点的模样,简直恨不得一巴掌直接拍死自己,为何现在又开始紧张起自己来了?

    这大概便是女人吧,心思如同深不见底的海底针。

    “你是我的,所以我不允许你这么做!”

    “我是……你的?”

    宁夜有些懵逼,这是在对自己表白么?

    可是自己与她明明才认识没多久,这未免也实在太快了一些吧?

    龙流昔也发觉了自己的失言,话语中有歧义,其实她原本想要表达的意思,是说宁夜的命是她以精血花费大代价所救,所以他的命是她的私人所有物。

    可身为神州真龙,屹立云端俯瞰人间百态,坐视王朝兴衰沧海桑田的她,一颗心早已是千锤百炼静若冰潭,又怎么会突然失言呢?

    之所以如此,还是心乱了。

    龙流昔很是清楚的知晓,这个男人最终会做出怎样的选择。

    就一如当年那样,重蹈覆辙。

    “渣男!给我滚!”

    耳边传来这样的一声怒骂,然后宁夜便感觉自己的身体飞了起来,直接被推出了屋外。

    “啪!”

    大门直接直接闭合,不露一丝缝隙。

    摔落在地面上的宁夜,一脸懵逼,不知道这龙流昔又在发什么疯,一言不合就直接把自己送了出来。

    尽管龙流昔不愿损耗修为来相助,但是他却知晓了另一条拯救的道路。

    只是这代价……

    他望了望天,然后拍去衣衫上的尘土,转身朝外面走去。

    “拿去!赶紧给我滚!”

    一团炫目的金光,直接飞到了正欲离开的他的掌心。

    那是一块如同水晶般剔透耀眼的金珠,圆珠内隐约可见其内有虚影在游移,像是一条……龙?

    宁夜愣了一会儿,然后面露狂喜之色。

    这龙流昔前辈,还真是刀子嘴豆腐心啊,原来还是愿意帮助自己的!

    知晓她为此会损失一层的修为,须得数年才能恢复,内心有愧的宁夜转过身去,从新回到房间前,想要进去感激她的大恩大德无私相助。

    可是原本轻易便可推开的门,就像是被什么神秘力量阻隔住般,纹丝不动。

    “你走吧,我现在不想见你!”

    屋内传来龙流昔的声音,只是宁夜有些不解的是,这声音不知为何听起来有些奇怪,显得很是虚弱。

    看来龙流昔前辈真的付出了很大的代价啊,以后一定要好好报答才是!他在心里这般想着。

    “我先替我的恋人江静怡,多谢龙流昔前辈的出手相救,我宁夜以后一定会尽全力报答这份恩情的!”

    宁夜隔着房门大声说道,可是等了许久,里面也没有回讯传来。

    心想着估计是她嫌弃自己烦了,宁夜便先行离开了,准备救了恋人之后,再好好来登门道谢!

    而一门之隔的屋内。

    龙流昔望着镜中面容憔悴的自己,还有半数变为灰白的青丝,露出苦涩的笑容,低喃自语道:

    “所以说,你还真是傻啊。以前是这样,现在也是这样……”

    “身为神州真龙的你,不是一直都很小气的嘛,怎么不一直小气下去呢?救好了那个女人,这就么看着他们双宿双飞郎情妾意,就不算觉得难受么?”

    这时候,屋外传来宁夜临走前的那句话。

    “我才不想救那个女人呢,一点不都想。我想救得,自始至终只是你而已,你现在可是欠我两条命了。”

    她低声回答,声音微弱,也只有自己能够听得清。

    她之所以隔绝房门,只是不想让那个男人进来,见到自己现在这副狼狈模样,因为实在太不好看。

    更不愿让他知晓凝聚那颗龙珠,自己所要付出的代价,免得让他以为自己对他余情未了,原谅了他当初对自己的那些所做所为。

    她可是个小肚鸡肠又很喜欢记仇的小女人啊,绝不轻易原谅!

    “果然,就算是千年过去,你依旧还是我龙流昔的克星啊……”

    声音渐渐微弱下去,屋内重归寂静。

    ……

    ……

    得到了救命之物,宁夜喜笑颜开,抱着龙珠一路小跑回到恋人所在的地方。

    他已经迫不及待了,想拯救江静怡!

    一进屋,他便惊喜地见到,江静怡正巧从昏睡中醒来,可谓是双喜临门。

    “静怡!”

    他掏出手中的救命龙珠,无比激动地道:“你可以得救了,我找到了救你的宝贝!”

    刚刚自昏睡中醒来,身体虚弱地江静怡倚在床头,望着一脸激动之色的男友,嘴角上扬,露出笑颜。

    可是,她却伸出手掌,握住宁夜的手,微笑着将他递来的救命宝物缓缓推了回去。

    “宁夜,我想能够遇见你,是我江静怡此生最大的幸运!”

    “为了这件宝物,还有这些天来,你肯定很是辛苦吧。在我失去了所有的时候,哪怕全世界都遗忘了我,但转过头来,你依旧还在身边,感谢上苍让我遇见你,真的很幸福呢!”

    笑容中,泪水划过面颊,滴落在宁夜的手背上。

    刺骨的滚烫。

    “这件宝物,还是还回去吧。我已经很满足了,可以心满意足地离开了。”

    江静怡抬起满是泪水的面庞,微笑着道:

    “可在离开前,我还有最后的一个愿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