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网游小说 > 我的前世大有问题 > 第一百零五章 留住你一吻于心(第三更大章,求推荐票!)

第一百零五章 留住你一吻于心(第三更大章,求推荐票!)

    “砰!”

    游乐园的夜幕下,成百上千的烟花在天空一齐绚烂绽放,五颜六色宛若一副锦绣画卷,将天幕映衬得如同白昼。

    这当然,也是宁夜拜托东方青月,事先准备的节目。

    原本两人曾约定好了,等高考结束的暑期,一同结伴去每年一度的烟花大会看烟花。

    如今,只能将这个约定提前了。

    在距离天空最近的方位,摩天轮便停住了。

    江静怡抬头眺望着窗外,绚烂绽放烟花的五彩光芒照在她的脸庞,落在她身上的洁白婚纱之上,光影沉浮明明暗暗,有种令人心碎的美丽。

    “真的很是幸运呢,能够在茫茫人海中遇见宁夜你,觉得真的好幸福!”

    一身无暇婚纱的江静怡转过头来,望着面前的宁夜,嘴角带着灿烂笑容,可眼角在烟花的照耀下却闪烁着晶莹。

    现在的她,回忆起了一切的一切。

    那日,在房中苏醒过来的她,拒绝了触手可及的救赎,并许下了人生的最后一个心愿,希望能够完成那场未完成的约会。

    也许这样再死去,会显得不留遗憾一些吧。

    这是她最后的私心,尽管知晓手上沾满着鲜血,已是怪物的自己不配得到这一切,却还是贪恋着人世的温暖,眷念着不舍着深爱的恋人。

    “静怡,我……”

    只说了数个字,宁夜就哽咽得说不出任何话来。

    或者说,根本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

    在先前的十八年中,一直普通而平凡生活着的他,所经历的最悲剧的事情,也不过是初中懵懂时表白暗恋的女生失败,亦或是考试考砸了被老师当着全班同学的面训斥,从未经历过什么大的变故。

    因此,他也没有一些小说主角那样,拥有一颗千锤百炼处变不惊的强大心脏,也没有像是一些小说主角那样,无论遇到困难都可以轻易解决,轻松吊打一切反派,然后逆天屠神的强大力量。

    只是一名懵懂少年的他,很蠢很笨也确实很幼稚很不成熟。

    曾会因为初中表白女生失败,而一个人躲在房间抱着被子哭得稀里哗啦,像是世界末日般;曾会因为想要多看暗恋的女生,现在的恋人江静怡一眼,而幼稚得每次下课铃响就往厕所跑,只为了回来时能够路过她的身边;曾会因为想要多和她亲近一些,每次考试都故意考砸,好让她能够一直来给自己补习;也曾因为表白成功,激动兴奋地连续好几夜都不敢入眠,生怕一觉睡醒发现一切都是一场梦……

    当初表白成功之后,宁夜还为自己的聪明机智沾沾自喜了好长一段时间,认为是自己的故意考砸的计策显现了效果,成功吸引了她的注意,制造了日久生情的机会。

    可后来,在一次闲聊中他才知道,其实江静怡她什么都知道,只是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一直不说罢了。

    用她的话来说就是,宁夜你以为你的手段很高明嘛,其实本小姐这才叫高明,这便是所谓的将计就计!你真以为我单独给你补习功课,真是因为你的分数拖了班级后腿嘛,不存在的,我从一开始目标就是你啊!

    说起这句话时,她忍不住捂嘴窃笑着,就像是成功从仓库偷出大米的米老鼠。

    不过这些青涩时光,幼稚想法,也都只是曾经了。

    以前宁夜曾看到书中有过一句话,说悲伤和悲剧是成长最好的催化剂。

    当时的他有些不以为然,因为这些离他平静安逸的生活实在太遥远。

    可如今,这短短十天的经历,对他而言就像是一个世纪般漫长,懂得了责任的沉重,体验了分离的痛苦,明白了温馨日常的可贵……彻底将他和以前那个懵懂少年割裂开来。

    也许,这就是所谓的成长,所要付出的代价。

    这世间很多事情,就像是一场血腥而残忍的交易,就像是子女的成长,必然伴随着父母付出年华老去的代价。

    他,曾是少年。

    “以前总说,让宁夜你要一辈子记住我,但是现在我改变主意了,你还是忘了我吧!”江静怡微笑着道,尽管面庞上满是泪水。

    “我绝不……”

    话还未说完,宁夜的嘴唇,便被两片柔软如同玫瑰花瓣的事物堵住。

    他瞪大了双眼,然后伸出双臂,将吻上来的恋人拥抱住。

    有温热的液体顺着脸庞滑落,落在两人相触的唇边,微咸。

    人生首次接吻,或者说得更准确些是被强吻的宁夜,明白了吻原来是苦的,那种渗入内心深处的苦涩。

    片刻后,两唇分离。

    “做女流氓的感觉,还真是不错啊!宁夜你的初吻,我就心满意足地收下啦!”

    刚刚强吻完宁夜,也送出了人生初吻的江静怡,朝后退了一步,砸了砸嘴唇,很是俏皮地道。

    但宁夜又怎会不知道,她这是在故作轻松呢,想让自己在她走后,不要这么悲伤。

    但……又怎么能够不悲伤呢?

    “不知道人死后是不是真的有灵魂,这世上是不是真有什么黄泉地府奈何桥孟婆汤,但就算有,我也绝对不比会在下面等宁夜你的,所以你在上面也不要等我了啊!我们就此和平分手好了,两不亏欠多好!”

    发布完分手宣言的江静怡,身体开始逐渐变得虚幻起来,大限将至。

    她争分夺秒,抓紧时间继续道:

    “另外啊,遇到喜欢的妹子就尽管去追,要对自己有信心,你真的很好很好的,一定会成功的!还有啊,最重要的一点,宁夜你一定一定要学会主动出击才行,可千万不要像是之前和我那样怂成狗了,一直拖个二年多再开口表白的,也亏你是遇到了我,否则你这样会一辈子做单身狗的知道吗,到时候好姑娘都被抢走啦!”

    “虽然我这个前女友很不甘心,但还是希望你能够找到自己幸福啊!放心好啦,尽管我平日里很小气,连你多看一眼其他女生都会生好久的闷气,但既然分手了,身为前女友,就绝对不会在下面画圈圈诅咒你的!”

    “至于之前的那个吻,就作为你让我等了两年多才表白,我的青春损失费吧!这里我得吐槽一句,宁夜你的吻技很不行啊,刚刚牙齿顶疼我了,所以以后得找机会多练练才行,不然会被人家妹子嫌弃的哦!”

    “宁夜你就当我是一个言而无信的大骗子好了,那些曾经约定好的未来,抱歉不能陪你一起完成了。”

    此时的她的身体,已经虚幻得快要看不清了。

    “最后……唉,算了,我来说一句真心话吧!江静怡真的很喜欢很喜欢宁夜,是想要成为你新娘的那种喜欢,是想要和你一辈子都好好在一起的那种喜欢!”

    “其实还有很多很多的话想要告诉你,比如我为什么认识你,为什么会喜欢你。但我不敢说,怕万一说了我又开始贪生怕死起来,那岂不是很丢人吗。所以……对不起,再见了……”

    缤纷的烟花绚丽花火下,她的身躯化为无数蓝色晶莹光点,随风散去。

    就像是童话故事中,那最后化为一堆五彩泡沫的人鱼公主,很凄美的离去。

    已经泪流满面的宁夜,疯狂伸出手去,想要抓住这些蓝色晶莹光点,可却是徒劳。

    这些晶莹光点,就如同虚幻没有实体般,直接穿过摩天轮的玻璃阻隔,消失在无边夜色的尽头。

    黑暗中,宁夜跪伏在离天空最近的摩天轮内,像是受了伤的野兽,砸着钢铁制造成的地面,痛苦悲伤哭泣哽咽嘶吼着。

    声音在寂寥的夜色中,传得很远。

    像是怪物!

    ……

    ……

    飘散在夜空下的蓝色晶莹光点,像是受到了某种无形吸引般,尽数汇聚在远处临风虚立在夜幕下的龙流昔掌心,化为一枚圆润剔透蓝珠。

    在蓝珠中,依稀可见一道沉睡的缩小人影,正是江静怡的模样。

    一旁的道盟盟主朝赏月,见到这位真龙大人的所作所为,似要开口提醒什么,可最终还是没有开口。

    人死后,魂灵应当去往归墟,进入轮回殿,这是天道法则。

    而现在龙流昔的行为,便是干涉天道轮转。

    当然,这种干涉天道轮转的反噬虽然厉害,但是对于她这一层次的强者,已是没有什么所谓了。

    但问题是,是这收集魂灵后所要做的事,朝赏月可不相信,这位真龙大人是准备拿回去做装饰,肯定另有目的。

    朝赏月想起了典籍记载中,昆吾圣山的一处上古圣地蕴灵池,顿时猜到了这位真龙大人要做什么。

    但他很是怀疑,这种起死回生的逆天之事,真的能够成功么?

    毕竟历史上,虽然一直都有龙族尝试,可从未听过成功的事例!

    而且,就算真的开启蕴灵池,将江静怡破碎的灵魂放入其内温养,按照正常情况,等出结果也是千年万年以后的事情了。

    不过这毕竟是人家的家事,又没有动用自己道盟的资源,就像是现在流行的那句“我吃你家大米了么”,所以朝赏月作为外人自然不好说些什么。

    嘛,反正试一试,也没有什么坏处,留个念想也是挺不错的,万一就见鬼出奇迹了呢!

    “真是痴情人啊!”他低声感慨道。

    这口中所提的痴情人,不知是指刚刚死去的江静怡,还是正在那里痛苦哭泣的宁夜,亦或者是,身旁的这一位……嗯,这句话放在心里想想就行了。

    但不管怎么说,这已经是最完美的解决办法了!

    朝赏月也没想到,这件事竟然如此柳暗花明,原本他见到龙流昔的所作所为,都以为“他们”的计策得逞了,可却没有想到破解这盘死局的,正是身为关键棋子的江静怡。

    可以说,“他们”的计策成功了,但也失败了!

    望着龙流昔掌心中江静怡的残魂,此时的朝赏月,不禁想起了昨夜发生之事。

    昨夜,他去找过江静怡一趟,给想要完成心愿的她,带去了能够暂时抑制住体内妖血妖性的丹药,让她在接下来的几个时辰内,能够如同常人般行动。

    但这其实是对生命的一种透支,代价是药力消失后,会立马死去。

    可让朝赏月未曾想到的是,这位叫江静怡地小姑娘,听到吃下这枚丹药的后果后,却问了一句很是稀奇的要求。

    “想要死得好看些,不想让宁夜看到自己死后的丑陋模样,想把最美的样子留在他心中。”这是她一本正经提出的要求。

    说真的,在听到这个要求的时候,朝赏月整个人都是懵逼的。

    不过身为道盟道盟的他,这点要求自然能够满足,往丹药里加份羽化毒丹就行了。

    这羽化毒丹,丹如其名,死后连尸体多不会剩下,如同羽化登仙的仙人般,很是唯美。但是,就是死之前会遭受莫大的痛苦,那种身体被一寸寸吞噬的痛苦。

    他在对江静怡说明了后果,和所要遭受的巨大痛苦之后,对方很是坚定地立马点了点头同意了。

    这搞得朝赏月就很是不懂了,不知道该说现在的小姑娘太爱美才好,还是该说她对宁夜爱得深沉才好。

    所以宁夜不知道的是,先前在自己面前随风散去的恋人江静怡,为了维持住在他心中的这份美丽,到底遭受了怎样的痛苦,还要装作若无其事的模样,不露任何痕迹。

    “也许……我当初就不该救他!死亡,对他而言反而像是一种解脱……他若是活着,不管是否愿意,都注定要背负那些……尤其是今日之事的真相……”

    龙流昔望向远处,那是宁夜所在的方向,她听着风中隐约传来的悲伤哭泣声,脸庞上少见的露出迷惘神情,还有一抹隐藏极深的心疼。

    不过身旁的朝赏月,却趁着这位真龙大人心神刹那失守之际,捕捉到了那抹对宁夜的心疼。

    “真龙大人,难道是在担心他?据说千年前真龙大人和他……”

    “我为何要担心他!”

    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白喵,不等对方说完,龙流昔便立马反驳道:“我早就和他没有半点瓜葛,也早就忘记千年前与他的事情,现在接触他只是因为他在大劫中的特殊身份!”

    朝赏月瞬间无语,自己还什么都没说呢,这有点不打自招啊。

    他原本只是想问,千年前的那场大劫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不过现在看来,还是算了吧。

    身为道盟盟主的他,抬头望向头顶的黑暗苍穹,低声叹道: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好一个天外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