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网游小说 > 我的前世大有问题 > 序章·天下第一剑(本周五中午上架,求首定!)

序章·天下第一剑(本周五中午上架,求首定!)

    一轮妖异的血色圆月,高悬于夜空之上,其间像是流动着粘稠鲜血。

    血色月光洒落,而夜幕下的世界,是刺目的猩红色。

    原本繁华的城池,此刻已被大火吞没,赤红色的烈焰冲天而起,火光将整个天空都给烧红。

    长街之上,横陈着无数具残缺而焦黑尸体,汩汩流出的鲜血染红了整座城市。

    哀嚎声、哭泣声、求饶声、咒骂声……各种各样的声音交杂在一起。

    宛若人间炼狱。

    “……别怕,哥哥在这里!”

    耳边传来这样一句柔声安慰,如同穿过溪涧的和风,有一种令人安定平和的力量。

    早就被这灭世景象吓得满脸泪水的小男孩,见到亲人的到来,扑倒在哥哥怀里嚎啕大哭。

    可在哥哥怀中寻求庇护的小男孩,却感觉到掌心触碰到了温热滑腻,摊开手掌,掌中满是鲜血。

    “哥……哥哥,你的身体……”

    小男孩这才发现,那在自己心目中宛若战神般,战无不胜无所不能的哥哥,此时浑身上下满是深可见骨的伤痕,尤其是胸口处被撕裂开的伤口,都可以见到其下跳动的心脏。

    鲜血汩汩流出,将一身如雪白衫浸染成殷红。

    “外面那些人都想要吃掉你哥哥,不过哥哥和他们又不熟,当然不会乖乖让他们吃掉……咳咳咳!”似乎是牵动了伤势,血衣少年吐一大口鲜血。

    “哥哥……”

    见到哥哥这样,小男孩悲伤地不能自已,也不知道现在该怎么办才好,只能无助弱懦的哭泣着。

    一只沾满着鲜血的手掌,轻柔为他拭去面庞上的泪水,柔声道:“哥哥就要死了,死不要紧,可我最放心不下的便是小离你。你年龄才这么小,既不会照顾自己,并且性格太善良太软弱,一遇到困难就喜欢哭,以后没了哥哥陪在你身边……咳咳咳!”

    又是一大滩夜紫色的鲜血。

    “不哭了!”

    小男孩抹去脸上的泪水,哽咽着道:“哥哥你不要死好不好,小离以后一定会好好听你的话,变得坚强起来,不会再哭了!哥哥你不要死,不要离开小离好不好?”

    血衣少年嘴角露出一丝欣慰笑意:“在临走之前,哥哥有一份最后的礼物要送给小离你。”

    “我不要什么礼物,只求哥哥你不要死!”

    小男孩拼命地摇头,仿若只要自己不接受哥哥的礼物,哥哥就不会离开自己。

    血衣少年抚摸着弟弟的脑袋,目光满是不舍和眷念:“小离你不是一直都期盼着,有朝一日能够拥有修行资质,成为向那些仙门道长一样腾云驾驭的大人物么?只要接受了哥哥的这份礼物,你的一切心愿便都可以达成了,将来说不定会成为很厉害的仙人呢。”

    “我不要学法术,也不想做什么仙人了,只要哥哥你不要离开小离就行了!”小男孩再也忍不住内心的悲伤,再次嚎啕大哭起来。

    “小离听话!刚刚你不是才答应过哥哥,会好好听话,变得坚强起来不再哭泣的么?”

    “可是我……”

    “没什么可是的了,那些人……已经要追来了!”

    血衣少年感知到远方夜空中那几道气息的逼近,神情严肃道:“小离,快来吃了哥哥我吧!这便是哥哥最后的礼物,也是现在唯一为你能够做的事情了,小离你一定要好好活下去!”

    “吃了……哥哥你?”

    小男孩直接愣住了,傻望着自己的哥哥。

    可接下来来,他便见到了终身难忘的一幕画面。

    伴随着一声如同利器贯体的闷响,自己的哥哥,竟然将手掌插入了他本已受伤的胸膛,握住了那颗正在微弱跳动的心脏。

    “反正哥哥我,生来注定的命运,就是要被人给吃掉的啊!”

    小男孩最后所见到的画面,便是自己哥哥带着泪水的面庞,还有嘴角的那抹如同注定的宿命般,无可奈何的苦笑。

    有什么血腥的东西被强行塞入了口中,很苦很涩很难吃。

    心很痛很想哭,但是已经答应了哥哥……

    再也不会哭了!

    ……

    ……

    梦境湮灭破碎。

    剑峰之顶的石舍内。

    一双眼眸自沉睡中缓缓睁开,剑峰之上的万柄剑器,此刻一齐微微颤鸣着,似是在迎接着它们共同的君主归来。

    那是怎样的一双眼眸,目光中看不见任何的悲喜情绪,一片凌驾于尘世之外的漠然。

    锐利如绝世剑芒,让人不敢直视。

    他缓缓站起身来,一袭白衣皎洁如月,皮肤白暂如玉瓷,五官精致俊美绝伦,气质飘逸出尘如仙,仿若本就不属于这个尘世。

    而垂落至腰间的长发苍白如雪,宛若经历过世间万态沧桑后,被洗尽铅华,忘记了原本的色泽。

    如此模样,真可谓是美少年中的极品美少年,就这般俊美容貌,哪怕是很多女子都会形惭自愧,自愧不如。

    而此人,自然便是东方青月的师尊,世间剑主。

    世间少有人见识到剑主的真容,因为一般能够见到剑主真容的,到最后都变成了死人,而死人是不会开口说话八卦的。

    在这过去的数百年里,“剑主”之名足以吓得很多人肝胆俱裂,因为整个修行界皆知,这位剑主向来冷酷无情杀伐果断,曾造下过数之不尽的杀孽,脚下尸骸如山鲜血成洋。

    最主要的是,无人可以制裁他。

    早些年凡是与他为敌者,现在都已经死了,就连坟头草都已经三米多高了。

    而剑主,在闭关百年后的今日,再一次准备入世了!

    就不知道,这次倒霉的会是哪些家族了,估计很多人若是知晓这个消息后,定然会食不知味夜不能寐,瑟瑟发抖了吧。

    站起身来后的他,伸出手去,握住了身旁重视堪比性命的佩剑。

    而这柄剑,则有着“天下第一剑”之称!

    可事实上,这柄让剑主珍视如性命的佩剑,并不是什么绝世神剑,甚至就连剑都算不上。

    因为它,只是一柄木剑。

    那种由最简单的木头制成的,最普通的木剑,一般用于给孩童作为玩具玩耍。

    在这柄木剑的剑柄处,雕刻着一行字迹,似是经历了漫长时光消磨,字迹已变得有些模糊朦胧。

    字体稍稍有些歪扭,宛若孩童时的信手涂鸦——

    “天下第一剑!”

    这是这柄木剑从前的名字,当初或许只是抱着玩乐的孩童心态信手一取,但如今名副其实,成为了真正的天下第一剑!

    因为这柄剑,是握在剑主的手中,那自然便是世间公认的天下第一!

    哪怕它……只是一柄平平无奇,就连最劣质铁剑都可以轻易斩断的木剑。

    “终于……等到你了,哥哥!这一世,就由我来守护你吧,为你斩断一切的宿命桎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