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网游小说 > 我的前世大有问题 > 第一百零九章 债主驾到(周五中午十二点上架!求支持!)

第一百零九章 债主驾到(周五中午十二点上架!求支持!)

    十多分钟后,接到报警的警方赶到了现场。

    “韩长官,经过指纹的对比,两名处在昏迷中的劫匪身份已经确认,正是先前犯下过数起入室抢劫与奸杀案的逃犯!”一位年轻的警员过来汇报道。

    正在勘测现场,被称之为长官的中年男子韩警官点了点头,表示自己已经知道了。

    身为刑侦组的组长,其实这种出警根本用不着他出来的,而他之所以过来,则是因为对最近几天出现的那名神秘面具人感兴趣。

    大概是在五天前,这面具人第一次出现,便制止了一场便利店抢劫事件,当警方接到报案赶到现场之时,那四名劫匪已经躺在地上不省人事,肋骨都被打断了几根,估计没个一年半载,都别想下床走路了。

    似乎是不愿意被人见到真容般,那人一直戴着白色笑脸面具示人。

    此外,也不知道那白面具人是从哪里得来的讯息,万万警方刚刚收到报案电话,等到赶过去时,事情便已经得到了解决,那些违法犯罪者已被暴力制服,像是死狗般等着他们警方来抓。

    而刚刚这起案件,都已经是今夜的第三起了,真不知道那白面具人哪来这么旺盛的精力。

    这是想修仙不成,难道这人大晚上的都不用睡觉的么?

    “张小姐,你不用害怕,我们警方会保护你的,现在麻烦配合我们调查,详细说一说事发的经过吧。”韩警官望着面前的受害人,尽量以温和的口气道。

    刚刚也是收到她的报警电话,众人才匆匆赶来。

    因为上衣衣衫已经被撕烂,此时正裹着被单的女子,缓缓讲述起事情的经过,从自己如何被这两名歹徒挟持,到被那似从天而降的白色笑面英雄所拯救。

    听完她的完整叙述,韩警官沉吟了片刻,然后问道:“那张小姐,有见到那面具人的长相么?”

    “没有。”

    “那有没有听到什么比较特殊的信息?”

    “特殊的信息?”

    刚刚得救惊魂未定的张小姐,仔细想了想然后道:“我曾听到他和两名歹徒说过,他自己是个想要赎罪的罪人。”

    想要赎罪的……罪人?

    韩警官掏出小本本立马给记下了,这句话一听就很是有故事啊,说不定和那白面具人为何会变得如此热衷于打击犯罪有关。

    “他是个好人,也是个英雄,你们警察不会对他不利吧?”

    后知后觉的张小姐,见到面前韩警官的反应,很是担忧地问道。

    “虽然他所做事情的初衷是好的,但是这种动用私刑伤人的举动,无疑是触犯法律的。不过张小姐你放心好了,我们是不会伤害他的!”

    韩警官义正言辞地道,至于话语中有几分真实性,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

    ……

    而与此同时,江城最高大厦的顶楼。

    有一句话叫做高处不胜寒,事实也确实如此。

    寒风呼啸的天台之上,宁夜坐在天台边缘,眼前是宛若星海的灯光建筑,悬空的脚下是整座江城。

    白色的笑脸面具已被摘下,静静放在一旁。

    还好现在已是深夜,下方的街道根本看不到楼顶大厦内也不会有人来天台观光,否则此刻见到坐在天台边缘的宁夜,估计就要以为他是想不开要跳楼寻短见,吓得直接报警了。

    而事实上,此时的宁夜正在做一件极其重要的事情,吃饭!

    他怀中,正抱着满满一堆的汉堡,还有一盒牛奶。

    刚刚从那两名难兄难弟身上,搜刮到了一百多块钱,正好作为今天的夜宵。

    没办法,谁让他现在不仅穷逼得要死,并且家还莫名其妙被神秘力量给炸了,而且在先前的约会事件,还欠了一屁股的债,马上就连女儿都快养不起了……

    更加悲剧的是,宁夜发现自己现在的饭量,真是越来越大了。

    将怀中的十多个汉堡,一个不剩的全部吃完,也只是勉强三分饱而已。

    吃完夜宵的宁夜,就这么坐在天台边缘,沐着高处呼啸不息的寒风,眺望着脚下的繁华夜景,静静地发呆。

    离那场约会,已经过去快一周的时间了啊,完全没有一点的感觉,一切就仿若昨日刚刚才发生过一样。

    想起那个镌刻心底的名字,他的目光有些黯然。

    可不管怎样,生活总是要继续下去的。

    原本宁夜以为自己会被悲伤所打倒所击溃,但事实上并没有,他这才发现,自己原来比自己想象中,要坚强那么一点。

    而且现在,他也找到了人生新的目标!

    第一,就是以爸爸的身份,好好照顾好像是上天派到自己身边小天使的女儿小怜。

    而第二,便是开心快乐地好好活着,然后尽自己所能地来赎罪!

    从守寂真人的口中,他也知晓了当初妖化时的恋人江静怡,曾经在妖性的驱使下,犯下过多少的杀孽。

    宁夜已经做好打算了,既然现在她已经离去,那么她所曾拥有的梦想所曾背负的期望,就由自己来替她完成好了,好好的活着,开心快乐幸福的活着,连带着她的份一起活着!

    要是就此悲伤颓然,那真的是彻彻底底的失败者了。

    至于那些所曾犯下的罪孽,也就由身为男友的自己来承担来偿还好了。

    事实上,早在数天前,宁夜就曾去悄悄看望过,那些因为恋人妖化缘故,而失去亲人的家庭。

    在面对那些失去亲人家庭的悲伤泪水时,躲在暗处的宁夜显得很是手足无措,也很是心痛。最后只能尽自己所能地,以匿名的方式给那些家庭汇去了一大笔钱,作为慰藉,让这些家庭以后的日子能够过得好些。

    这些钱,也自然是和东方青月先行借用的。

    当然,在消逝的生命面前,金钱根本算不上什么,宁夜也深深知道这一点,也从未觉得只要赔了这一笔钱,就可以赎罪。

    可毕竟人死不能复生,这也是他现今唯一能够做得补偿了。

    那天走在回去路上的宁夜,站在人来人往的喧闹街头,茫然四顾失魂落魄。

    而这时候,他看到了商场外的大屏幕上,所播报的新闻,说昨夜一名单身女子回家的路上,被歹徒以残忍的手法杀死……

    看到这新闻,宁夜如同迷糊灌顶般,终于找到了赎罪的最佳办法!

    既然先前恋人因为妖化的缘故,身不由己地夺走了几名无辜路人的性命,那么现在连带着她那份一起活下去的自己,就拯救好了!

    尽管生命不像是数学,更无法用数字来衡量,无法进行简单的加减对比,但至少这样做,心里会觉得好受一些。

    于是,此后江城的夜晚,多了一位头戴白色笑脸面具的神秘人,一个在行着拯救之事消灭罪恶的赎罪罪人。

    “叮叮叮!”

    悦耳的手机铃声,打断了坐在天台的宁夜的沉思。

    掏出手机,发现竟然是楚妈打来的。

    不过也正常,毕竟自己这些天一直都在分盟的墟界中,已经好些天没有回去过楚家了。况且,楚爸楚妈虽然和自己没有血缘关系,但却是一直把自己当做亲人对待,默默关心关怀着自己。

    接完这通电话后,宁夜脸上露出一脸懵逼的表情。

    电话里,楚妈说让他明天中午来家里吃饭,说要介绍楚然的女朋友,一个叫陆雨萌的妹子给自己认识。

    可是……楚然那小子不是失踪了么,什么时候突然冒出来一个女朋友了?

    emmmm……总觉得事情很是蹊跷啊!

    算了,反正等明天中午,便可以见到楚然那小子的女朋友,那叫做陆雨萌的妹子了,到时候好好看看交流交流就是了。

    真是令人期待啊,不知道这陆雨萌,长啥模样呢!

    将手机收回口袋,正欲离开天台的宁夜,突然见到一道只有修行者可以见到的熟悉青色剑芒,划破夜空,朝着自己这边而来。

    之所以说熟悉,因为那剑的主人便是东方青月,宁夜自己都搭乘过好几次了。

    只是,她这大半夜的不睡觉,来御剑找自己干嘛?

    聊人生、谈理想……还是说,是过来追债来了?

    一想到这最后一个可能,宁夜就觉得身体一阵虚脱,现在他可是名副其实的大负翁啊,欠下了天文数字般的债务。

    而东方青月,便是他的大债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