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网游小说 > 我的前世大有问题 > 第一百一十章 将离

第一百一十章 将离

    “爸爸!小怜找到你啦!”

    飞剑缓缓降落在大厦的顶楼天台,只是让宁夜诧异的是,自己女儿竟然跟随着东方青月一同前来了。

    还未等飞剑落稳,在距离天台地面还有数米高的距离,小萝莉就迫不及待地从上面跳了下来。

    见到女儿的举动,真是宁夜吓出了一身冷汗,连忙伸出双臂动作轻柔将她接住。

    “以后千万不要做这么危险的动作了!万一摔伤了怎么办?”身为临时爸爸的宁夜,语重心长教育着开心腻在自己怀中的女儿。

    “没关系啦,我知道爸爸一定会接住小怜,不会让小怜受伤的!”

    小萝莉不假思索地道,那种毫无保留的信任。

    这时候,东方青月也将飞剑收回剑鞘,走了过来,站在一旁静静望着这一幕温情重逢场面。

    “对了,东方姑娘你突然怎么过来了,而且还带着小怜一起?”宁夜有些不解地开口问道。

    “是小怜让青月姐姐带我来找爸爸的,爸爸真是太坏了,这几天一直不来看妈妈和小怜!”小萝莉满腹委屈地抢先道。

    这些天来,妈妈一直不近人情地限制着自己的自由,不让她去找爸爸。

    今夜,还是她悄悄从房间溜出来,可是去到爸爸住处,却发现并不在里面,于是便找上了青月姐姐,让她带自己来找爸爸了。

    小萝莉已经打定主意,这次离家出走后就不回去了,要和爸爸在一起!

    可是她却没想过,如果不是身为神州真龙的妈妈故意放她离开,就凭她一个什么都不会的小女孩,又怎么可能从房间里悄悄溜出去呢?

    宁夜一时默然,抱紧了怀中的女儿。

    他心里很清楚,为何小怜的母亲龙流昔,这些天一直不让小怜来见自己。

    因为不想让女儿见到自己悲伤绝望的模样,从而也跟着一同悲伤难过。

    那夜在摩天轮的绚烂烟火下,亲眼看着恋人化为晶莹光点,如同纷飞的玉蝶消散的宁夜,回去后便将自己关在了小黑屋里,整整两天的时间,什么人都不见什么人都不理。

    这是少年的他,第一次见证珍视之人的离去,承受了生命不能承受之痛。

    当悲伤过后,再次走出小黑屋后的宁夜,也变得和往常一样了,至少表面上是看不出什么了,依旧和以前一般,该吃吃、该睡睡、该笑笑……就像是,完全走出了伤痛的阴影,努力地快乐地活着。

    至少这样子,不会让身边剩下的珍视之人,再担心了。

    也许,时间真是一剂治愈伤痛最好的良药吧。

    “上次和爸爸你在一起的,那位长得很漂亮的新妈妈呢?”小萝莉探出脑袋四下看了看,见到只有爸爸一个人,于是很是好奇地问道。

    虽然年龄还很小,还什么都不懂,但是小萝莉可以看出,爸爸很是喜欢那位小姐姐的,只是为什么见不到她了呢?

    这些天来,她也曾过问妈妈和青月姐姐,关于那位小姐姐的事情,是不是自己又要多一个新妈妈了,可是大家都不告诉自己。

    和女儿重逢,原本嘴角带着宠溺舒心笑容的宁夜,听到女儿的问题,嘴角的笑容僵了僵。

    不过很快的,他便不露痕迹地继续微笑着道:“那位姐姐,去了很远很远的远方呢。”

    也许这便是所谓的成长吧,当初哭得伤心欲绝的事情,现在却能够不露痕迹的,以微笑的方式说出。

    “噢噢!”

    小萝莉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然后长舒了一口气道:“我还以为爸爸有了新妈妈,就不要小怜和妈妈了呢。因为小怜以前曾偷偷听到妈妈念叨过,说爸爸你就是一个薄情寡义无情无义,穿上裤子翻脸不认人的渣男呢!只是爸爸你为什么穿上裤子后就不认妈妈了呢?”

    “咳咳!”见这话题有些歪得厉害,宁夜连忙打断转移话题道:“小怜这么可爱,爸爸怎么会不要小怜呢!”

    虽然他心里知道,小怜的母亲龙流昔,口中所说的那个霸王硬上弓后吃干抹净就跑,提上裤子不认人的渣男肯定不是自己!

    但是,现在毕竟小怜叫着自己爸爸,所以总觉得听起来有些怪怪的。

    况且,这种事可是别人家的伦理隐私,还是少听一些的好。毕竟之前龙流昔可是曾出手帮助过自己,尽管这份帮助被恋人给拒绝了,但是这份情义宁夜一直记在心中,准备以后找机会报答。

    “东方姑娘,今晚真是麻烦你了,还让你特意送小怜过来一趟。”

    宁夜转过头去,对着安静站在一旁,自己现在的大债主东方青月道。

    随着接触的深入,他越发觉得这东方青月真是个好女孩啊,人长得漂亮就不说了,最主要还是心地善良,这段时间以来帮助了自己太多太多了,搞得他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不用谢我,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毕竟现在师尊曾经嘱托过我,要好好照顾小怜。况且……”

    东方青月话语顿了顿,然后望着眼前的宁夜接着道:“……我原本就准备过来找你道别的,因为我马上就要走了。”

    “要走了?”突然说要道别,宁夜顿时有些懵。

    “嗯,家族内前几日便传来了讯息,让我早些回去,筹备接下来的婚礼事宜。”在说起这些时,东方青月的声音有些低落,似有些不舍。

    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明明以前的自己不是这样的。

    关于这场和南宫家的联姻,她以前都从未抱有过什么排斥,或者说,她根本就未曾在意过这些,哪怕即将成婚的是她。

    在她看来,所谓的成婚,无非就是以后身边多一个人同床共枕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

    可是,这些天来的特殊经历,却让她产生了某种怪异的感觉。

    人生首次离山的她,第一次见到了外面宛若倒垂星海的阑珊夜景,也第一次为对他人展露笑颜学会微笑,也曾因为一场误会,第一次为他人流泪尝到了悲伤心痛的滋味。

    而更重要的是,在跟随宁夜进行那场约会的她,也见识到了那所谓的爱情,到底是何种甜蜜却又悲伤之物。

    这让她想起了扑火的飞蛾,明知靠近会消亡,可还是义无反顾。

    假若她未曾见过这些,还是那个久居剑山上什么都不懂的少女,也自然可以坦然接受这场联姻,和那素未蒙面的南宫少主完婚。

    就像是那句话,假若未曾见过太阳,自然可以习惯黑暗。

    可是现在……

    莫名有些不舍,有些悲伤。

    真有点……不愿离开,不想嫁了。